最新通知:
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法院报-宁波
定分与止争的取舍分寸
发布日期:2015-09-09信息来源: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浏览次数:作者: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字号:[ ]

    近日,我开庭审理了一起买卖合同纠纷案件,甲起诉乙欠其货款9.8万元,加上逾期付款的利息总计11万余元。乙先是矢口否认,后来在无法抵赖的情况下,又拿出伪造的证据,称其只欠甲货款3万余元。通过开庭审理,案情非常清楚,甲的诉请应得到支持。

    这是一起最普通的合同纠纷案件,这类案件每时每刻都在发生。通常情况,这类案件会有两种处理结果,第一,判决乙支付货款及利息11万余元。第二,通过调解,做甲的工作,促使其放弃利息请求,甚至货款本金也酌情予以减少,如乙一次性支付甲7万元。

    更多情况下,我们会选择后一种方案,因为它符合调解优先的司法目标,而调解率曾是法院考核的重要指标,并且能避免当事人上诉与上访。但这一次,我却难以取舍,也许是乙的欺诈行为让我感觉到了愤怒与警醒:为什么违约者能通过法院在案件的审理中获利?两个选项的背后,存在着法治理念与司法价值的冲突。

    “律者,所以定分止争也。”韩非子在2000多年前即道出了法律的真谛,定分即确立名分,也就是明确权利义务,止争即解决争端,化解矛盾。在一个常态社会,契约精神深入人心,诚信守约成为人们的共识,二者多数情况下是统一的。

    然而,在当前的司法环境下,二者在很多情形下并不统一,有时甚至互相冲突,既有“分已定而争不止”,也有“分难定而争已止”。

    如何在定分与止争之间进行取舍,成为摆在中国法官面前的一道难题。

    当前的司法目标与法院的考核体系更重视止争,即调解结案。为了实现这一目标,即使没有明确双方当事人的权利义务,甚至在明确了当事人的权利义务后,仍然可能会牺牲一方正当利益,来满足另一方的不当需求。

    这种牺牲确实能换取纠纷的所谓和平解决,但其负面影响也是不容低估的。第一,损害了一方当事人的利益,牺牲了个案的公正;第二,个案的公平正义的缺失使社会公众形成“违约者获利”的观念,从而使更多人去效仿。

    因此,这种“止争”只着眼于眼前利益,满足于暂时的和谐,由于其是以牺牲普遍的公平正义和社会诚信为代价的,将为更多争端的发生埋下隐患。

    只有确定名分,使公平正义的观念深入人心,不让守约者受损,更不让违约者获利,才能长远地止争,从而实现社会的真正和谐。

    强调定分的重要性并非排斥调解在案件审理中的运用。当前社会矛盾多发,调解在建立和谐社会进程中的作用不可或缺。而对不同的案件,其处理方式应有所不同。

    对契约类案件,应侧重于明确双方权利义务,违约者应受到惩罚,培养社会公众的契约精神。而对非契约类案件,应侧重于调解,化解双方矛盾。如相邻关系纠纷,其权利义务关系复杂,甚至无法明确,判决多数情况下会激化矛盾。再如继承纠纷、赡养抚养纠纷,当事人之间具有特殊身份关系,没有必要明确具体数额。对这类纠纷,法官应以止争为宗旨,在双方都能接受的范围内,寻求平衡,调解结案。

    公平与正义是司法永恒的主题,只有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才能实现社会的长治久安,那时,定分与止争将不再有争。

    (作者:田兆余 单位:浙江省宁波市江北区人民法院)

返回顶部】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