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通知:
当前位置:首页
 > 审判信息 > 案例研究
杭州博廷家具有限公司诉魏岚等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案
发布日期:2018-11-26浏览次数:字号:[ ]

杭州博廷家具有限公司诉魏岚等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案

 

  关键词 民事/所有权保留/执行异议之诉审理范围

  裁判要点

   买卖合同当事人约定所有权保留,在标的物所有权转移前,买受人未按约支付价款的,出卖人主张取回标的物,法院应予支持。本案审理的是执行异议之诉,只能根据执行部门查封载明的内容而提出,未查封的财产不在本案审理范畴。

  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三十四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三十五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执行异议和复议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四条、第二十五条

  基本案情

原告杭州博廷家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博廷公司)诉称:20151023日,第三人宁波海都水会洗浴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都水会)因经营所需与原告签订一份《工艺家俱采购合同》,该合同约定由海都水会向原告采购家具,总计货款约400 000元。合同第九条约定了所有权保留条款:在海都水会未支付清博廷公司全部货款期间,博廷公司拥有所有货品的支配权。原告博廷公司交付家具后,海都水会陆续支付货款共计250 318元,尚欠货款134 000元经原告多次催讨未果。

201715,博廷公司起诉海都水会要求其将所购家具返还给博廷公司,后因被法院告知涉案家具已被他人采取财产保全措施且已进入执行程序而申请撤诉。

2017417,原告向法院执行部门提交了执行异议申请书,执行部门作出了驳回原告异议的裁定书。原告起诉要求排除对存放在海都水会处有关家具的执行,并确认原告对讼争家具享有所有权。

被告魏岚答辩称:被告与原告一样都是受害者,对于原告与海都水会之间债务、合同约定的情况表示认可。对查封财产希望法院及时依法处理。

第三人海都水会未作答辩。

法院经审理查明:魏岚为与海都水会合同纠纷,于20161018日向本院起诉,并申请保全,本院于20161116日查封海都水会名下的财产,其中包括电动(足浴)沙发104套。该案在执行期间,本院继续查封了海都水会名下上述财产。为此,原告以包括电动(足浴)沙发在内的家具为其所有为由向本院提出执行异议。2017822日本院作出(2017)浙0226执异12号执行裁定书,驳回原告的异议。

20151023,第三人海都水会因经营洗浴中心所需向原告订制购买一批工艺家俱,签订一份《工艺家俱采购合同》,该合同约定:货品数量、单价、规格详见清单,共计货款400 000元,付款方式为首付定金100 000元,原告生产完工组装结束,经第三人验收合格后再付150 000元,余款按实结算,一个月内付清;合同第九条约定了所有权保留条款,在第三人未付清原告全部货款期间,原告拥有所有货品的支配权。嗣后,第三人又向原告增购了部分家具,累计交易金额为384 318元。第三人陆续支付给原告货款250 318元,尚欠余款134 000元未付。201715,原告起诉第三人要求将讼争家具全部返还,后申请撤诉,本院于201746作出(2017)浙0226民初206号民事裁定书,准许撤诉。

  裁判结果

浙江省宁波市宁海县人民法院于201826日作出(2017)浙0226民初8103号民事判决:一、原告杭州博廷家具有限公司对第三人宁波海都水会洗浴有限公司名下的电动(足浴)沙发104套享有所有权;二、排除对电动(足浴)沙发104套的执行;三、驳回原告杭州博廷家具有限公司其他的诉讼请求。宣判后,原、被告均未上诉。

  裁判理由

法院裁判认为:买卖合同当事人约定所有权保留,在标的物所有权转移前,买受人未按约支付价款的,出卖人主张取回标的物,法院应予支持。鉴于本案审理的是执行异议之诉,只能根据执行部门查封载明的内容而提出,未查封的财产不在本案审理范畴,因此原告提出确认原告对讼争家具享有所有权的诉请,本院予以部分支持。原告对电动(足浴)沙发104套享有所有权,且该权利能够排除执行,因此本案原告要求排除对讼争家具执行的诉请,本院应予以部分支持。  

本案的争议焦点有二:一是合同中所有权保留条款的约定能否对抗法院的执行;二是能否根据合同中的所有权保留条款在执行异议之诉中确认所有货物的所有权。

关于第一个争议焦点,换一个角度说就是所有权保留条款在本案中的效力问题。所有权保留制度在我国适用存在严格的条件限制,如所有权保留制度只存在于买卖合同中,不适用不动产,且只有在买受人未支付价款,未按约定完成特定条件,或将标的物出卖、出质或者作出其他不当处分时,出卖人才能使用此权利。另外,买受人履约状态也会对所有权保留条款产生限制。《关于审理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36条第1款规定:买受人已经支付标的物总价款的百分之七十五以上,出卖人主张取回标的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本案中,原告与海都水会签订的买卖合同系双方真实的意思表示且未违反法律的强制性规定,双方交易的家具属于动产,累计交易金额为384 318元,海都水会未按约支付价款,仅支付了250 318元,未达到总价款的75%,因此所有权保留条款在本案中是有效的。根据合同的约定,本案被查封的104套电动(足浴)沙发的实际所有权人为原告,原告可据此排除法院对上述沙发的执行。值得一提的是,为平衡双方之间的利益,如果被告愿意支付海都水会欠原告剩余货款的,原告的排除执行请求不予支持,这一点非常重要,应引起足够重视。

关于第二个争议焦点,要从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的性质说起,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兼具确认实体法律关系与阻却执行的双重作用。因此,审理过程中既要对案外人就执行标的是否享有某种实体权利作出判断,又应该对该实体权利能否阻却执行进行审查,并据此作出判决。对于案外人要求继续履行合同、交付标的物或支付违约金等给付内容的其他诉讼请求,或提出确认合同效力的,均不应在执行异议之诉案件中予以处理。执行异议之诉只能根据执行部门的裁定内容而提出要求确认实体权利与对执行标的停止执行的诉请,与其他诉讼请求是两个不同性质的法律关系。同时诉讼对象必须是有关的执行标的物,超出执行标的物范围而提起的确认诉请与排除执行都不是执行异议之诉案件中处理的问题。                     

本案中,虽可根据所有权保留条款的约定而明确家具的实际所有权人,但因执行标的,即执行部门查封载明的内容只包含部分讼争家具,因此对于原告要求确认所有讼争家具所有权的诉情,因不属于本案的审理范围而予以部分支持。

 

返回顶部】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