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通知:
当前位置:首页
 > 审判信息 > 案例研究
王武兵诉张军辉、阮少华民间借贷纠纷案
发布日期:2018-12-25浏览次数:字号:[ ]

 

王武兵诉张军辉、阮少华民间借贷纠纷案

 

关键词  民事/民间借贷/履行义务宽限期/期间起算

裁判要点

履行义务宽限期是指未在合同中约定履行期限,债权人要求债务人履行债务应当给予债务人必要的准备时间,若无证据证明具体的履行义务宽限期,法院不应酌定;债权人在实际催讨过程中未明确履行义务宽限期,且债务人也未明确表示不履行债务,诉讼时效应从债权人向法院提起诉讼时开始起算;保证期间从债权人要求债务人履行义务的宽限期届满之日起计算,在债权人主张过权利但未明确履行义务宽限期的前提下,保证期间不应开始起算。

相关法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十三条

基本案情

原告王武兵诉称:2012年1月18日,被告张军辉因需向原告借款3 000 000元,双方口头约定月息6分。被告阮少华对上述借款提供担保,并在借条上签字确认。同日,原告应被告张军辉要求将上述款项汇入被告阮少华账户。后被告张军辉未按约归还本息,被告阮少华亦不愿承担担保责任,经原告多次催讨,二被告至今未还,酿成纠纷。为维护原告合法权益,特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1.被告张军辉立即归还原告借款本金3 000 000元,支付自2013年10月31日起至实际清偿日止、以3 000 000元为基数、按年利率24%计算的利息;2.被告阮少华对被告张军辉上述第一项诉讼请求中的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3.本案诉讼费由二被告承担。

被告张军辉辩称:被告是出具过相关的借条,但款项实际没有收到。双方对利息没有明确约定,被告张军辉已经支付给原告的款项远远超过原告诉请的3 000 000元本金。被告阮少华在答辩中提到的催讨的时间问题,原告回答是2013年,根据民法通则的相关规定,到2016年8月份原告起诉时已超过两年诉讼时效,请求法院驳回原告的诉请。

被告阮少华辩称:原告的诉请与事实不符,被告无需承担连带保证责任。本案的借条没有约定还款期限,原告可随时向被告张军辉要求在合理期限内归还借款,被告阮少华对涉案借款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期间应自原告要求被告张军辉归还借款时计算,而本案没有约定担保期间,根据担保法的相关规定,被告阮少华的担保期间为6个月。庭审中原告自认2014年向被告张军辉催讨过借款,被告张军辉认为催讨的时间为2013年10月。但是原告从来没有向被告阮少华催讨过,根据原告向法庭提交的录音资料,该证据如果真实,也仅证明原告向被告张军辉催讨,不能证明向被告阮少华催讨,原告向被告阮少华主张权利的时间应该为2016年8月8日,因此不管是从2013年10月或者2014年开始计算,原告向被告阮少华主张担保的时间均已经超过了6个月,被告阮少华的保证责任已经免除。

法院经审理查明:原告与二被告系朋友关系。2012年1月18日,被告张军辉向原告王武兵借款3 000 000元。并由被告张军辉出具借条一份,双方对借款期限及利息未作书面约定。被告阮少华在担保人栏签字确认。后被告张军辉自2012年3月至2013年10月分11次共计支付给原告1 935 000元。

裁判结果

浙江省宁波市慈溪市人民法院于2017年4月25日作(2016)浙0282民初7926号民事判决:一、被告张军辉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三日内归还原告王武兵借款 2 495 507元,并支付自2013年10月31日始至本判决确定的履行日止以2 495 507元本金为基数按年利率24%计算的利息;二、被告阮少华对上述判决第一项确定的被告张军辉的还款义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被告阮少华承担保证责任后,有权向被告张军辉追偿;三、驳回原告王武兵其余诉讼请求。宣判后,被告张军辉、阮少华不服一审判决,向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7年10月16日作出(2017)浙02民终2162号民事判决:一、维持浙江省慈溪市人民法院(2016)浙0282民初7926号民事判决第一项即上诉人张军辉于判决生效之日起三日内归还被上诉人王武兵借款 2 495 507元,并支付自2013年10月31日始至判决确定的履行日止以2 495 507元本金为基数按年利率24%计算的利息;二、撤销浙江省慈溪市人民法院(2016)浙0282民初7926号民事判决第二项、第三项;三、上诉人阮少华应在上诉人张军辉借款 2 495 507元及自2016年8月12日始至本判决确定的履行日止以2 495 507元本金为基数按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同期同类贷款基准利率计算的利息范围内承担连带清偿责任。上诉人阮少华承担保证责任后,有权向上诉人张军辉追偿;四、驳回被上诉人王武兵其他诉讼请求。

裁判理由

法院生效裁判认为:王武兵、张军辉之间借贷关系,合法有效。王武兵、阮少华之间保证合同依法成立。关于是否超过诉讼时效及保证期间的问题。张军辉、王武兵对催讨借款时间是2013年或2014年争执不一,但诉讼时效期间应从债权人要求债务人履行义务的宽限期届满之日起计算或债务人明确表示不履行义务之日起算,张军辉没有证据证明债务履行宽限期,二审中王武兵、张军辉均认可催讨时讲“这个钱怎么办,张军辉表示暂时没有能力,要求过段时间再还”,即使根据上述双方陈述,也不能判断债务履行具体宽限期或明确表示不履行债务的事实。张军辉认为本案超过诉讼时效,证据不足。因此,阮少华上诉主张本案已超过保证期间,亦缺乏依据,本院均难以支持。

那么,主债务未约定履行期限,债权人向债务人主张过权利,但债权人未明确债务人履行义务的宽限期、债务人也未明确表示不履行义务,此时主债务诉讼时效和保证人保证期间何时起算?裁判认为:债权人第一次向法院提起诉讼才产生诉讼时效和保证期间起算的法律效果。理由如下:

诉讼时效是指民事权利受到侵害的权利人在法定的时效

期间内不行使权利,当时效期间届满时,债务人获得诉讼时效抗辩权。保证期间是指根据保证合同当事人的约定或依法律推定在主债务履行期届满后,保证人能够容许债权人主张权利的最长期限。诉讼时效和保证期间的设立体现了效率与公平两种法律价值的博弈,应在公平和诚实信用的基础上,妥善衡量双方的利益。

仅以“债权人向债务人主张过权利”来作为认定未约定履行期限的合同案件诉讼时效起算的标准一方面不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事案件适用诉讼时效制度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六条的规定,该规定明确在不能确定合同履行期限时,诉讼时效期间应从债权人要求债务人履行义务的宽限期届满之日起计算;另一方面,简单的以“债权人向债务人主张过权利”作为诉讼时效期间的起算标准违背公平和诚实信用原则,不利于维护社会稳定、保障经济发展。在经济日益发展,社会矛盾纠纷呈现复杂和多样化的当今社会,债权人大多不可能在两年内未向债务人主张过权利,但若债权人在向债务人催要欠款时自始至终都未明确履行期限,仅仅是催促被告履行债务而未对给付时间作出限定,那么,诉讼时效期间就不能简单的以“债权人是否向债务人主张过权利”作为判断标准[]。不然可能造成债权人实事求是向法庭陈述,债务人或者保证人却因此免除债务或承担保证责任的情形。

法官根据生活经验酌定履行义务宽限期,这是法官自由裁量权的体现,却不利于维护司法权威。哲学家赫拉克利特曾说过,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因此司法实践中也不可能有两个一模一样的案件。借款金额、借款期限、当事人履行能力等都是影响履行义务宽限期的因素,同样标的案件,若一个酌定15天,另一个酌定30天,在不知晓其他案情的老百姓看来,就会认为法院裁判缺乏统一性,影响司法权威的树立;另外,一刀切的对履行义务宽限期统一标准,既不符合司法规律,也不符合案件实际。

民事案件还是应以“证据”为依据,讲求谁主张谁举证,这对“债权人向债务人主张过权利”和“履行义务宽限期”的认定同样适用,法官应更多地尊重当事人的合意,而不是过多的干预;法官应更多地关注双方当事人提交的证据,而不是凭经验。合同未约定履行期限,双方当事人均无证据证明双方对合同的履行期限有过约定,债权虽经催讨,无证据证明债权人限定了履行义务宽限期,即债权的给付期限至债权人起诉前都为约定不明,且无证据证明债务人已明确表示不履行债务,诉讼时效自债权人起诉之日起算。简单的以“债权人向债务人主张过权利”来认定诉讼时效和保证期间的起算或者以生活经验酌定履行义务宽限期从而推定诉讼时效和保证期间的起算都是不严谨的。

 

 

 

 

(慈溪法院  史久瑜  干盛盛)

 

 

 


[]黎鹂、黄顶峰:《无还款期限债务合同案件超诉讼时效判定》,载《人民司法·案例》2016年第29期;

 

返回顶部】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