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通知:
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法院报-宁波
《人民法院报》专版:直面痛点 宁波攻坚执行难的三个“首创”
发布日期:2018-12-29信息来源:《人民法院报》2018年12月23日5版浏览次数:字号:[ ]

 

  2018年,对于浙江省宁波法院的执行工作而言,是不平凡的一年。这一年,在宁波,全国法院被执行人信息首次向城市公共信用信息平台开放并实时共享,联合信用惩戒力度进一步提升;全国首个投入应用的移动电子诉讼平台“移动微法院”推出执行模块,解决了执行工作中当事人与法院信息不对称问题;全国首个司法援助保险项目正式启动,为涉人身损害赔偿刑附民执行不能案件的申请执行人送去温暖……

    改革创新背后,是宁波法院人攻坚“基本解决执行难”的执着与努力。他们相信,所有努力,必将有迹可循。

    ■全国失信,宁波受限 ——加大失信惩戒力度

    2018年11月底,宁波市交通运输委员会在对本市从事“网约车”业务的人员进行日常监管时发现,张先生已被江苏省徐州市贾汪区人民法院认定为失信被执行人。

    根据相关规定,市交通委立即将张先生纳入“网约车日常重点监管名录”,并将此信息通报给相关网约车运营企业,作为企业在雇用网约车司机时的重要参考。

    2018年10月,宁波某科技有限公司在争创“宁波品牌”时,也遇到了意想不到的“麻烦”。原来,宁波市质监局在对参评企业进行资格审查时,相关系统提示:宁波某科技有限公司已被江苏省沭阳县人民法院认定为失信被执行人。根据“机构及其法定代表人等为失信被执行人的,不得参加宁波名牌认定”的规定,市质监局撤销了该科技公司参选“宁波品牌”资格。

    上述两个失信联合惩戒案例的特殊之处在于:张先生和某科技公司是外地法院认定的失信被执行人,却在宁波从事经济社会活动时受到了限制。

    这一切都源于宁波市信用办于2018年5月29日发布的《宁波市失信被执行人联合惩戒2018年行动方案》。根据该方案,自2018年6月起,全国失信被执行人数据信息正式向宁波市公共信用信息平台开放,并实时共享,宁波相关部门的信用惩戒措施将对全国失信被执行人进行约束,这一做法在全国尚属首创。

    根据上述方案,全国失信被执行人在宁波地区参与各类经济社会活动时,将受到宁波市公安局、市住建委、市人力社保局等40家单位设定的信用惩戒,具体包括:限制公积金贷款、限制招录(聘)为公务人员、限制创业就业等领域补贴性资金支持等。

    据悉,为确保相关单位能及时发起信用惩戒,宁波市公共信用信息平台联合惩戒系统也已进行了升级完善,失信被执行人信息已嵌入到部门业务流程和业务系统中,实现联合惩戒发起、响应、惩戒、反馈的全流程闭环管理。

    据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党组成员、执行局局长吕宇介绍:2017年2月,宁波中院与市发改委、市信用办联合发文,提出联合34家单位,对失信被执行人实施联合惩戒,但惩戒对象仅限于宁波两级法院认定的失信被执行人,实施效果受到一定局限。

    “目前,宁波市信用联合惩戒的对象已扩大到全国失信被执行人,跨部门、跨领域的失信被执行人联合惩戒机制得到进一步完善,这对破解执行难,提升司法公信力,优化宁波信用环境具有重要的意义。”吕宇说。

    据宁波市信用办反馈,自2018年7月全国失信被执行人信息在宁波市公共信用信息平台落地以来,已有9163名失信被执行人在宁波从事经济社会生活时受到限制,其中包括1030名由外地法院认定的失信被执行人。

    在加大联合惩戒的同时,宁波法院不断加强打击拒执犯罪力度。2018年5月上旬,宁波中院与市检察院、市公安局联合发布通知,在拒执罪案件线索移送与反馈、证据审查与补充、立案、起诉、审判各环节的衔接等方面达成共识。

    5月底,三家单位再次联合发布《关于依法办理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等抗拒法院执行刑事案件的若干意见》,在相关法律法规及司法解释基础上,对拒执罪涉及的相关概念予以细化,推动各单位在办案时形成统一标准。

    7月3日上午,20余万名网友通过新浪等平台收看了一起拒执罪的庭审直播。与此同时,46名被宁波两级法院司法拘留的被执行人,在全市各拘留所也远程旁听了这场庭审直播。

    站在法庭上的被告人马某,是一起标的额达270余万元的民间借贷案件被执行人。在执行阶段,马某将房产私自转让给他人,所得款项用于偿还其他债务,导致宁波市海曙区人民法院的生效判决无法执行。最终,海曙区法院以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判处马某有期徒刑一年。

    这场庭审无疑给拘留所中的被执行人敲响了警钟。其中一名被执行人邹某因未归还18万元借款被宁波市江北区人民法院司法拘留,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邹某说:“我已经认识到自己行为的错误,会吸取教训,不再逃避执行。”事后,邹某通过执行干警联系其朋友,当天归还了2万元借款。

    2018年1月至11月,全市法院共审结拒执犯罪案件29件,判决被告人31人;其中公诉28件30人,自诉1件1人;此外,共对2439名暴力抗法、抗拒执行的人员予以司法拘留。

    ■移动微法院助力执行

    ——解决信息不对称难题

    2018年12月初的一个上午,余姚市人民法院的一辆警车飞驰在街头。

    车上,执行干警正在给申请执行人打电话:“楼某,马上打开移动微法院,点击进入你的执行案件,发送实时定位给我!”

    原来,警车正在追赶一辆载着被执行人夏某的车子,而申请执行人楼某也恰巧坐在那辆车上。

    时光倒回至2012年,楼某出借460万元给夏某夫妇,因收不回借款,楼某将夏某夫妇诉至余姚法院。后案件进入执行程序,法院未发现可供执行财产,执行干警多次根据举报赶到夏某夫妇出现的地点,但次次都扑空。

    这一天上午,楼某发现夏某行踪马上向法院汇报,执行干警立即驱车前往。夏某看到楼某后,邀请楼某上车进行协商,但当听闻执行干警正赶来,夏某慌了,也不管楼某正坐在车上,立即发动车辆逃跑。

    执行干警通过电话劝导夏某停车未果,于是立即让驾驶员通过申请执行人提供的定位开始驱车追赶,于是就有了上文那一幕。

    在定位功能的帮助下,执行干警很快就发现了夏某的车辆,驾驶员加紧追赶。在一个红绿灯路口,因前方大货车阻挡,夏某无奈停车。执行干警一个箭步将夏某从驾驶座上拽下来。

    在执行干警的主持下,夏某和楼某达成了和解:夏某当场还给楼某8万元,余款分期支付。

    助力余姚法院执行干警成功“追赶上”被执行人的移动微法院,是一款集在线立案、调解、送达、证据交换、庭审、执行等功能于一体的微信小程序。在余姚法院先行试点的基础上,移动微法院于2018年1月2日在宁波全市法院推开,目前,已在全省法院推广。

    移动互联网时代的信息技术让宁波法院的执行工作如虎添翼。借助移动微法院在改版升级中特别开发的“执行模块”,执行干警可以通过图片、视频、定位等方式向申请执行人实时推送查封、扣押、司法拘留等14个节点信息,申请执行人也可以用同样的形式,向执行干警发送执行线索,还能视频连线执行现场见证执行,执行案件中当事人与法院信息不对称的问题得到了有效解决。

    在2018年夏天开展的宁波两级法院集中拘留拘传专项执行活动中,余姚法院执行干警接到举报称,一起民间借贷案件的被执行人周某正在余姚某商店内,便立即前往现场,并将周某抓获。

    该案申请执行人陈某通过移动微法院直播连线执行现场,全程见证了该案的执行过程,并在执行干警的组织下与被执行人在移动微法院上达成和解。当晚,周某的家人就带着3万元现金来到法院,该案顺利执结。

    “坐在家里看直播、拿执行款,这样的执行体验,从未想过。”陈某事后来电向执行干警致谢,为这全新的执行模式点赞。

    2018年1月2日至11月30日,全市法院在该平台上流转执行案件达32252件,占同期案件的68.56%。通过该平台,全市法院已完成执行案件送达、执行节点推送、联系交流和终本约谈等信息交互近55万条,平均每个案件发送17条,较好满足了当事人的知情权、监督权。

    ■全国首创司法援助保险

    ——直击“执行不能”痛点

    “原本对余下的20多万元执行款不抱任何希望了,真的没有想到宁波中院为我们申报了这个保险金,对我们而言真是雪中送炭。我和老太婆无论如何要把身体养好,能把外孙带到多大就带到多大!”

    2018年1月15日,保险公司向宁波一对老夫妇发放了全国首笔司法援助保险金。当他们从保险公司工作人员手中接过厚厚一沓保险金时,不禁老泪纵横。

    这对老夫妇的女儿被害,被告人邵某因犯故意杀人罪被宁波中院判刑,法院另判决被告人邵某赔偿老夫妇相关经济损失50万元。案件进入执行阶段后,宁波中院穷尽所有执行手段,这对老夫妇也仅领到24万余元的赔偿款,2018年1月10日,宁波中院裁定终结本次执行程序。

    两位老人均已70多岁,健康状况欠佳,虽还有一个儿子,却因为患有先天性疾病,在老家由亲戚代为照顾。女儿走后,老夫妇还要替她抚养两岁多的儿子。夫妇俩仅有微薄的退休工资,生活较为困难。

    考虑到老夫妇生活困难,宁波中院作出了为其发放司法救助金5万元的决定。同时,借助司法援助保险机制,老夫妇又从保险公司领到了7.2万元的保险金。

    什么是司法援助保险机制?怎样才能领到司法保险金?这要从2017年12月26日说起。那一天,宁波中院与中国人寿财险宁波市分公司签订了宁波市司法援助保险合同,这是全国首个司法援助保险项目。

    在该保险项目中,投保人是宁波中院,投保费由财政支付,受益人是部分刑事附带民事案件申请执行人。具体而言,从2018年1月起,涉及到人身损害赔偿的刑事附带民事执行案件,宁波中院穷尽执行手段,发现确无财产可供执行,作出终结本次执行程序裁定的,申请执行人可以向保险公司申请理赔。

    为什么要设立这个司法援助保险项目呢?吕宇介绍说:“对涉及民生的执行不能案件,人民法院如何有所作为,一直是执行工作中的一道难题。借助宁波保险创新的有关政策,宁波中院与宁波市财政局、金融办、保监局共同探索试行司法援助保险制度。鉴于涉人身损害赔偿的刑事附带民事执行案件的申请执行人是最困难的群体之一,是最需要救济的,我们先行对这类案件进行试点。”

    宁波市司法援助保险有着独特的优势,它属于普惠制托底型经济补偿,理赔标准明确,理赔过程透明规范,能在一定程度上弥补受害人或其近亲属的经济损失。对其中特别困难的当事人,还可以再给予司法救助。这样使国家救济保障体系更加完善,各项制度之间形成互补。

    今年截至12月20日,宁波中院已有35个案件的当事人获得329万余元的理赔。目前,辖区10家基层法院全部与保险公司完成签约工作,并有5个案件获得理赔,司法援助保险制度在宁波两级法院实现了全覆盖。

 

返回顶部】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