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通知:
当前位置:首页
 > 审判信息 > 案例研究
宁波锦鹏物流有限公司与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宁波市镇海支公司财产保险合同纠纷案
发布日期:2018-03-28浏览次数:字号:[ ]

宁波锦鹏物流有限公司与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宁波市镇海支公司财产保险合同纠纷案

——保险合同中选择性条款的合同补充功能

 

关键词  保险合同/选择性条款/补充功能

裁判要点

保险合同在保险条款《赔偿处理》部分约定了保险事故发生时被保险车辆实际价值的计算公式,但是未约定车辆折旧率和最高折旧金额。在同一条款中的《保险金额与责任限额》部分对车辆折旧率和最高折旧金额进行了约定,在最终计算险车辆实际价值时应予以适用。

相关法条

无。

基本案情

20144月,原告宁波锦鹏物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锦鹏公司)将其所有的车牌号为浙B65310/B6S07挂的机动车在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宁波市镇海支公司(人保镇海支公司)处投保了交强险、车辆损失险、机动车第三者责任险等险种,并投保了不计免赔险,保险期限自20144272015426止。被告向原告出具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单1份和保险单尾号为099100的机动车保险单2份,尾号为099的保险单载明:保险车辆号牌号码浙B65310,已使用年限8年,初始登记日期200643,新车购置价190530元,机动车损失保险保险金额/责任限额   190530元。

保险单所附《特种车保险条款》第四条约定:本保险合同为不定值保险合同……”第四十六条约定:本保险合同(含附加险)中下列术语的含义:不定值保险合同:指双方当事人在订立保险合同时不预先确定保险标的的保险价值,而是按照保险事故发生时保险标的的实际价值确定保险价值的保险合同。……”第五条规定:(一)保险期间,被保险人或其允许的合法驾驶人或操作人员在使用被保险机动车过程中,因下列原因造成被保险机动车的损失,保险人依照本保险合同的约定负责赔偿:1.碰撞、倾覆、坠毁;……《保险金额与责任限额》部分的第十四条约定:机动车损失保险的保险金额由投保人和保险人从下列三种方式中选择确定,保险人根据确定保险金额的不同方式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一)按投保时被保险机动车的新车购置价确定。……(二)按投保时被保险车辆的实际价值确定。本保险合同中的实际价值是指同类型车辆新车购置价减去折旧金额后的价格。投保时被保险机动车的实际价值根据投保时的新车购置价减去折旧后的价格确定。矿山专用车月折旧率1.10%,其他车辆0.90%。折旧金额按月计算,不足一个月的部分,不计折扣。最高折旧金额不超过投保时被保险机动车新车购置价的80%。折旧金额=投保时的新车购置价×被保险机动车已使用月数×月折旧率……”《赔偿处理》部分的第三十三条约定:机动车损失保险按下列方式赔偿:(一)按投保时被保险机动车的新车购置价确定保险金额的:1.发生全部损失时,在保险金额内计算赔偿,保险金额高于保险事故发生时被保险机动车实际价值的,按保险事故发生时被保险机动车的实际价值计算赔偿。保险事故发生时的被保险机动车实际价值根据保险事故发生时的新车购置价减去折旧金额后的价格确定。保险事故发生时的新车购置价根据保险事故发生时保险合同签订地同类型新车的市场销售价格(含车辆购置税)确定,无同类型新车市场销售价格的,由被保险人和保险人协商确定。折旧金额=保险事故发生时的新车购置价×被保险机动车已使用月数×月折旧率。

2014519,吕建远驾驶原告所有的浙B65310/B6S07挂号车在甬台温高速行驶时,车前部与停于第二车道与硬路肩之间由张新生驾驶的车辆的车尾发生碰撞,导致张新生驾驶的车辆与其前方停放的由胡志中驾驶的另一车辆发生碰撞。造成浙B65310号车和另两车不同程度损坏。经交警部门认定,吕建远、张新生负事故的同等责任,胡志中负事故的次要责任。

2015723原告起诉至法院,要求被告赔偿包含车辆损失费106500元在内的各项损失120520元。被告答辩:1.保险车辆在出险时实际价值只有38106元,扣除残值后原告方的实际损失是38000元;2.应由事故相对方交强险赔偿的部分是被告的免责范围,共计4100元;3.保险事故的赔付应按照事故责任比例的划分,本次事故并非原告全责,按照公安部门出具的事故责任认定结论,原告承担40%的责任较为合理。

B65310号车辆现未修复。

裁判结果

宁波市镇海区人民法院于2015128日作出(2015)甬镇商初字第1160好民事判决:一、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宁波市镇海支公司赔偿原告宁波锦鹏物流有限公司保险金38106元,施救费7560元,合计45666元,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履行完毕;二、驳回原告宁波锦鹏物流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判决后,原被告双方均未上诉,判决生效并已履行完毕。

裁判理由

宁波市镇海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是:保险公司应赔偿原告机动车损失保险的金额。

原告与被告之间的保险合同成立并有效,保险期间内,被保险车辆发生保险事故,造成原告财产损失,被告应当依约予以理赔。对此,被告并无异议,但被告主张依据公安部门出具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确定的责任比例进行赔偿。本院认为,虽然保险条款第三十二条约定了:保险人依据被保险机动车驾驶人或操作人员在事故中所负的责任比例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但排除投保人、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依法享有权利的格式条款无效。本案中原告投保的机动车辆损失险的保险标的是车辆,而不是责任,被告的机动车损失保险条款第三十二条规定的保险人按事故责任比例承担赔偿责任的内容,在客观上免除了保险公司依法应承担的义务,排除了被保险人依法获得赔偿这一主要权利,该条款无效。被告提出的应当由事故相对方在交强险范围内赔偿原告的款项是被告的免责范围的抗辩于法无据,因在事故发生后,作为交通事故的侵权受害人和保险事故的索赔权利人,原告有权就其损失依据保险合同选择向保险公司主张理赔或依据侵权法律关系向事故相对方主张赔偿,现原告选择向保险公司主张理赔并无不当,应予支持。

本案出险车辆的保险金额与新车购置价相同,为190530元,投保时间与出险时间仅相隔1月有余,双方均予认可出险时的新车购置价为190530元。发生事故时距该车初始登记日期已满97个月。其实际价值已远低于新车购置价。保险条款第十四条和第三十三条都约定了折旧金额的计算方法,而第三十三条则是保险赔付的直接依据,但是该条款并未直接规定月折旧率。从保险合同体系上分析,该条应直接适用第十四条关于月折旧率的规定。被告在答辩中也根据第三十三条的规定直接适用了第十四条规定的月折旧率数字进行计算。同时,保险条款第十四条第一款第二项中又规定了最高折旧金额不超过投保时被保险机动车新车购置价的80%,但保险条款第三十三条却无此规定。本院认为,保险条款第三十三条在引用第十四条被保险车辆月折旧率的同时,自然适用关于被保险车辆最高折旧金额的规定。据此,可计算出险车辆的实际价值为投保时新车购置价的20%,即38106元。《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五十五条第二款规定:投保人和保险人未约定保险标的的保险价值的,保险标的发生损失时,以保险事故发生时保险标的的实际价值为赔偿计算标准。本案保险理赔金额应以保险事故发生时的车辆实际价值38106元为限,无论出险车辆报废、维修均不能超过此限额。至于车辆残值的处理,双方可视车辆实际情况选择报废或维修,另行协商处理。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五十五条第二款、第三款的规定不定值保险只能以保险事故发生时保险标的的实际价值为赔偿依据,在保险金额超过保险价值时,均不以保险金额作为理赔依据,而应以保险价值为理赔依据。因此,锦鹏公司要求人保镇海支公司赔偿保险金106500元的诉请于法无据。本院对锦鹏公司要求被告赔偿保险金38106元的诉讼请求部分,予以支持。

 

(本文作者是该案的主审法官)

 

(一审独任审判员:刘明奎)

编写人:宁波市镇海区人民法院  刘明奎

编写人联系方式:手机15825573895

 

 

 

 

 

 

 

 

附:裁判文书

  

2015)甬镇商初字第1160

原告:宁波锦鹏物流有限公司(组织机构代码:56703728-5)。住所地:浙江省宁波市大榭开发区海城路643号。                                  

法定发表人:曹广勇,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陈军,浙江之星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徐帅,浙江之星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宁波市镇海支公司(组织机构代码:71338282-X)。住所地:浙江省宁波市镇海区车站路333号。

代表人:曹默君,该公司经理。

委托代理人:戎奇寅,浙江和义观达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宁波锦鹏物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锦鹏公司)为与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宁波市镇海支公司(人保镇海支公司)财产保险合同纠纷一案,于2015723向本院起诉,本院于同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刘明奎适用简易程序独任审判,于20159102015124两次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锦鹏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徐帅、被告人保镇海支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戎奇寅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锦鹏公司起诉称:20144月,原告将其所有的浙B65310/B6S07挂号车在被告处投保了交强险、车辆损失险、机动车第三者责任险100万元,并相应投保了不计免赔险,保险期限自2014427日起2015426止。

2014519225分许,吕建远驾驶原告所有的浙B65310/B6S07挂号车在甬台温高速由东往西行驶至16K+800M处时,车前部与停于第二车道与硬路肩之间由张新生驾驶的浙L09931/L2102挂号车尾发生碰撞,并导致浙L09931/L2102挂号车驾驶员张新生及该车乘坐人员受伤及三车不同程度损坏的交通事故。经交警部门认定,吕建远负事故的同等责任,张新生负事故的同等责任,胡志中负事故的次要责任,田喜荣不负事故责任。

事故发生后,因被告迟迟未对车辆定损,原告为此委托了中衡保险公估有限公司对原告所有的B65310号车进行了评估。经评估,浙B65310号车损失金额为106 500元。原告因评估支付评估费4 800元。原告还支付了车辆施救费9 220元。原告认为,双方之间签订的保险合同合法有效。原告因本次车辆事故产生的经济损失被告应当予以赔付。因双方无法协商,原告诉至法院。请求判令:被告人保镇海支公司赔偿原告锦鹏公司车辆损失费   106 500元、施救费9 220元、评估费4 800元,合计120 520元。

被告人保镇海支公司答辩称:1.保险车辆在出险时实际价值只有38 106元,扣除残值后原告方的实际损失是38 000元;2.应由事故相对方交强险赔偿的部分是被告的免责范围,共计4 100元;3.保险事故的赔付应按照事故责任比例的划分,本次事故并非原告全责,按照公安部门出具的事故责任认定结论,原告承担40%的责任较为合理;4.对施救费有异议,原告提供的证据显示,施救费明显高于浙江省物价局发布过施救费收费标准;5.评估费是原告自行扩大的损失,不应由被告承担。

为支持其主张,原告向本院提供了如下证据:

1.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单1份、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机动车保险单2份,拟证明原被告之间存在保险合同关系。被告质证称,无异议,本院对该组证据予以认定。

2.道路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1份,拟证明事故发生的经过和责任认定情况。被告质证称,无异议,本院对该组证据予以认定。

3.车辆行驶证1份,拟证明原告系浙B65310/B6S07挂号车辆的所有人及发生事故时车辆在检验有效期。被告质证称,无异议,本院对该份证据予以认定。

4.从业资格证1份,拟证明事故发生时,驾驶员吕建远具有道路货物运输资格。被告质证称,无异议,本院对该份证据予以认定。

5.浙江省宁波市地方税务局通用手工发票、清障服务告知委托协议书各1份,拟证明原告支付了施救费9 220元。被告质证称,对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但收费标准明显高于浙江省的收费标准,本院对该份证据的真实性予以认定。

6.中衡保险公估报告书、照片、资质证书、营业执照、许可证资格证书、评估明细表、浙江省宁波市国家税务局通用机打发票1组,拟证明经评估浙B65310号车的车辆损失金额为106 500元,评估费为4 800元。被告质证称,对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但修复该车辆的价格已经远远超出车辆的实际价值,没有必要进行修复,评估费是原告自行扩大的损失,被告无义务赔付。本院对该组证据的真实性予以认定。

被告向本院提供的证据有:

1. 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机动车保险单(副本)、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特种车保险条款各1份,拟证明涉险车辆的实际价值,及保险公司应按责任比例承担保险责任。原告质证称,对该组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本院对该组证据的真实性予以认定。

2.投保单、免责条款特别提示各1份,拟证明被告在原告投保时对免责条款尽到了特别提示义务。原告质证称对该组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本院对该组证据的真实性予以认定。

3.机动车保险报案记录(代抄单)、电话录音、机动车保险车辆损失情况确认书、修理项目清单各1份,拟证明原告直到201527才要求被告对出险车辆进行定损,被告随即进行了定损。原告质证称对机动车保险报案记录(代抄单)、电话录音无异议,对被告于27对出险车辆定损的事实无异议,机动车保险车辆损失情况确认书、修理项目清单是被告单方面制作的,对其证明的内容有异议。本院对机动车保险报案记录(代抄单)、电话录音予以确认,对机动车保险车辆损失情况确认书、修理项目清单证明的被告于2对出险车辆定损的事实予以认定。

根据原被告提供的有效证据和当事人的当庭陈述,本院认定的事实如下:

20144月,原告将其所有的车牌号为浙B65310/B6S07挂号的机动车在被告处投保了交强险、车辆损失险、机动车第三者责任险等险种,并投保了不计免赔险,保险期限自20144272015426止。被告向原告出具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单1份和保险单号为PDAA201433020000047099PDAA201433020000047100的机动车保险单2份,保险单号为PDAA201433020000047099的保险单另载明:保险车辆号牌号码浙B65310,已使用年限8年,初始登记日期200643,新车购置价190 530元,机动车损失保险保险金额/责任限额   190 530元。保险单所附《特种车辆保险条款》第四条约定:本保险合同为不定值保险合同……”第四十六条约定:本保险合同(含附加险)中下列术语的含义:不定值保险合同:指双方当事人在订立保险合同时不预先确定保险标的的保险价值,而是按照保险事故发生时保险标的的实际价值确定保险价值的保险合同。……”第五条规定:(一)保险期间,被保险人或其允许的合法驾驶人或操作人员在使用被保险机动车过程中,因下列原因造成被保险机动车的损失,保险人依照本保险合同的约定负责赔偿:1.碰撞、倾覆、坠毁;……(二)发生保险事故时,被保险人为防止或者减少保险机动车的损失所支付的必要的合理的施救费用,由保险人承担,最高不超过保险金额的数额。第十四条约定:机动车损失保险的保险金额由投保人和保险人从下列三种方式中选择确定,保险人根据确定保险金额的不同方式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一)按投保时被保险机动车的新车购置价确定。……(二)按投保时被保险车辆的实际价值确定。本保险合同中的实际价值是指同类型车辆新车购置价减去折旧金额后的价格。投保时被保险机动车的实际价值根据投保时的新车购置价减去折旧后的价格确定。矿山专用车月折旧率1.10%,其他车辆0.90%。折旧金额按月计算,不足一个月的部分,不计折扣。最高折旧金额不超过投保时被保险机动车新车购置价的80%。折旧金额=投保时的新车购置价×被保险机动车已使用月数×月折旧率……”第三十三条约定:机动车损失保险按下列方式赔偿:(一)按投保时被保险机动车的新车购置价确定保险金额的:1.发生全部损失时,在保险金额内计算赔偿,保险金额高于保险事故发生时被保险机动车实际价值的,按保险事故发生时被保险机动车的实际价值计算赔偿。保险事故发生时的被保险机动车实际价值根据保险事故发生时的新车购置价减去折旧金额后的价格确定。保险事故发生时的新车购置价根据保险事故发生时保险合同签订地同类型新车的市场销售价格(含车辆购置税)确定,无同类型新车市场销售价格的,由被保险人和保险人协商确定。折旧金额=保险事故发生时的新车购置价×被保险机动车已使用月数×月折旧率。

2014519,吕建远驾驶原告所有的浙B65310/B6S07挂号车在甬台温高速由东往西行驶至16K+800M处时,车前部与停于第二车道与硬路肩之间的由张新生驾驶的浙L09931/BL2102挂号车尾发生碰撞,导致浙L09931/L2102挂号车与其前方停放的由胡志中驾驶的另一车辆发生碰撞。造成浙L09931/L2102挂号车驾驶员张新生及该车乘坐人员田喜荣受伤及浙B65310号车和另两车不同程度损坏的交通事故。经交警部门认定,吕建远负事故的同等责任,张新生负事故的同等责任,胡志中负事故的次要责任,田喜荣不负事故责任。

事故发生后,原告联系宁波公运车辆急救有限公司将涉案车辆拖至公安部门指定的地点,双方一致认可,涉案车辆被拖离高速公路的出口距离公安部门指定的事故处理点10公里。原告于事发当日向保险公司报案,宁波市公安机关于2014612出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原告于20148月要求公估公司对出险车辆的损失进行评估,2015114公估公司出具评估报告书,评估维修费为106 550元,原告支付评估费4 800元。201527原告要求被告对出险车辆进行定损,被告于当日对出险车辆进行了定损。

另查明,浙B65310号车现未修复。

本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是:1.保险公司应赔偿原告机动车损失保险的金额;2.被告应承担的原告支付的施救费用为多少;3.被告是否应承担原告支出的评估费。

关于争议焦点1,原告与被告之间的保险合同成立并有效,双方均应依照合同的约定行使权利和履行义务。保险期间内,被保险车辆发生保险事故,造成原告财产损失,被告应当依约予以理赔。对此,被告并无异议,但被告主张依据公安部门出具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确定的责任比例进行赔偿。本院认为,虽然保险条款第三十二条约定了:保险人依据被保险机动车驾驶人或操作人员在事故中所负的责任比例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但排除投保人、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依法享有权利的格式条款无效。本案中原告向被告投保了机动车辆损失险、不计免赔特约条款险等机动车商业保险,双方之间的保险合同关系合法成立。原告投保的机动车辆损失险的保险标的是车辆,而不是责任,根据保险法理,被保险车辆在保险期间发生保险事故造成损失,保险公司应予赔偿。被告的机动车损失保险条款第三十二条规定的保险人按事故责任比例承担赔偿责任的内容,在客观上免除了保险公司依法应承担的义务,排除了被保险人依法获得赔偿这一主要权利,该条款无效。对被告提出的应当由事故相对方在交强险范围内赔偿原告的款项是被告的免责范围的抗辩,因在事故发生后,作为交通事故的侵权受害人和保险事故的索赔权利人,原告有权就其损失依据保险合同选择向保险公司主张理赔或依据侵权法律关系向事故相对方主张赔偿,现原告选择向保险公司主张理赔并无不当,应予支持。保险公司在理赔后,可以依据法律规定对造成损失的事故相对方行使追偿权。

本案出险车辆的保险金额与新车购置价相同,为190 530元,投保时间与出险时间仅相隔1月有余,双方均予认可出险时的新车购置价为190 530元。发生事故时距该车初始登记日期已满97个月。其实际价值已远低于新车购置价。保险条款第十四条和第三十三条都约定了折旧金额的计算方法,而第三十三条则是保险赔付的直接依据,但是该条款并未直接规定月折旧率。从保险合同体系上分析,该条应是直接适用第十四条关于月折旧率的规定。被告在答辩中也根据第三十三条的规定直接适用了第十四条规定的月折旧率数字进行计算。因此,本院亦采纳月折旧率为0.9%进行折旧金额的计算。同时,保险条款第十四条第一款第二项中又规定了最高折旧金额不超过投保时被保险机动车新车购置价的80%,但保险条款第三十三条却无此规定。根据常理,一辆机动车无论使用年限为多久,只要不报废其实际价值不至于为0,即使是报废亦含有少部分残值。但是根据保险条款三十三条的约定,一辆机动车在适用若干年限后,其实际价值是0,这与常理不符,保险公司也可藉此免除保险责任。保险条款在确定保险金额时约定了最高折旧金额,而在实际赔付时未约定最高折旧金额,加重了投保人的义务,排除了投保人应享有的权利,免除自己的责任,是为不妥。因此,本院认为,保险条款第三十三条在引用第十四条被保险车辆月折旧率的同时,自然适用关于被保险车辆最高折旧金额的规定。据此,可计算出险车辆的实际价值为190 530-  190 530×97×0.9%=24 197.31元。但该价值已不足新车购置价的20%,依照保险条款第十四条最高折旧金额不超过投保时被保险机动车新车购置价的80%”的约定,本案出险车辆的实际价值应为投保时新车购置价的20%,即190 530×20%=38 106元。人保镇海支公司答辩时计算的车辆实际价值也是按照新车购置价×20%进行计算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五十五条第二款规定:投保人和保险人未约定保险标的的保险价值的,保险标的发生损失时,以保险事故发生时保险标的的实际价值为赔偿计算标准。本案保险理赔金额应以保险事故发生时的车辆实际价值  38 106元为限,无论出险车辆报废、维修均不能超过此限额。至于车辆残值的处理,双方可视车辆实际情况选择报废或维修,另行协商处理。《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五十五条第三款规定:保险金额不得超过保险价值。超过保险价值的,超过部分无效,保险人应当退还相应的保险费。本案原告投保时,其被保险车辆的实际价值远低于保险金额,故人保镇海支公司应当依法退还锦鹏公司相应的保险费,双方可另行解决。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五十五条第二款、第三款的规定不定值保险只能以保险事故发生时保险标的的实际价值为赔偿依据,在保险金额超过保险价值时,均不以保险金额作为理赔依据,而应以保险价值为理赔依据。因此,锦鹏公司要求人保镇海支公司赔偿保险金    106 500元的诉请于法无据。本院对锦鹏公司要求被告赔偿保险金38 106元的诉讼请求部分,予以支持。

关于争议焦点2,《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五十七条第二款规定:保险事故发生后,被保险人为防止或者减少保险标的的损失所支付的必要的、合理的费用,由保险人承担;保险人所承担的费用数额在保险标的的损失金额以外另行计算,最高不得超过保险金额的数额。双方亦在保险条款中约定了必要的、合理的施救费由被告承担,对此双方并无异议。涉案交通事故发生在高速公路上,事故发生后请求施救由此产生的施救费是必然的。原告提供的证据显示施救费包含四部分:吊机费用6 000元、拖车拖头费用2 460元、松刹车费用400元、换轮胎费用360元。救援车辆为8吨拖车和50吨吊机。根据《浙江省物价局关于调整高速公路救援服务收费标准的通知》(浙价服【2012327号)的规定动用50吨(含)以上吊车的,费用由双方协商,故本院对吊车费用6 000元予以支持,拖车费用按照涉案车辆为五类车的标准在事故发生地至高速公路最近出口收费标准为650/·次,出高速到达公安部门指定的事故处理点10公里,按照双方约定的15/·公里的标准,费用为150元,故拖车费用应为650+150=800元。事故发生后松刹车的费用和换轮胎的费用亦属合理的救援费用,被告应于承担,故本院对原告主张的施救费用7 560元予以支持。

关于争议焦点3,交通事故发生后,出险车辆应首先向保险公司报案,待车辆拖至安全地点后应要求保险公司对出险车辆进行评估以确定损失。但本案原告在车辆被救援至安全地点后直接要求其他公估公司对出险车辆的损失进行了评估,其后,再一次要求保险公司进行评估,而被告也对出险车辆进行了评估。因此,原告主张的评估费用显然属于原告自行造成的,应由原告承担。

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十四条、第五十五条、第五十七条第二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宁波市镇海支公司赔偿原告宁波锦鹏物流有限公司保险金38 106元,施救费7 560元,合计45 666元,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履行完毕;

二、驳回原告宁波锦鹏物流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及相关司法解释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加倍部分债务利息=债务人尚未清偿的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除一般债务利息之外的金钱债务×日万分之一点七五×迟延履行期间)。

本案案件受理费2 710元,减半收取1 355元,由原告宁波锦鹏物流有限公司负担842元(已预交),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宁波市镇海支公司负担513元,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交纳本院。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上诉人在收到本院送达的上诉案件受理费缴纳通知书后七日内,凭判决书到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立案大厅收费窗口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如银行汇款,收款人为宁波市财政局非税资金专户,账号:376658348992,开户银行:宁波市中国银行营业部。如邮政汇款,收款人为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立案室。汇款时一律注明原审案号。逾期不交,作自动放弃上诉处理。  

本法律文书生效后,有执行内容的部分,当事人应自法律文书确定的履行期间最后一日起二年内向本院申请执行;逾期未申请,将丧失向法院申请执行的权利。

                    

 

                                  

 

 

 

                       一五年十二月八日

本件与原本核对无异

                       代书        

 

 

返回顶部】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