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通知:
当前位置:首页
 > 审判信息 > 案例研究
林满助、林服意、林畅、林玚诉宁波市奉化区交通投资发展集团有限公司触电人身损害责任纠纷案
发布日期:2018-04-03浏览次数:字号:[ ]

林满助、林服意、林畅、林诉宁波市奉化区交通投资发展集团有限公司触电人身损害责任纠纷案

 

关键词

被扶养人生活费  生活来源  成年近亲属 

裁判要点

对“丧失劳动能力又无其他生活来源的成年近亲属”的规定,不应理解成只要有其他生活来源就不能再要求赔偿被扶养人生活费。如果丧失劳动能力的成年近亲属虽然有其他生活来源,却不足以维持当地通常生活水平的,也可以要求赔偿被扶养人生活费。但此时并非需要全额赔偿,只需要补足被扶养人的收入和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或农村居民人均年生活消费支出之间的差额即可。

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八条

本案情

宁波市奉化区交通投资发展集团有限公司原名为宁波市奉化区交通投资公司(以下简称交投公司),于2017年10月19日进行更名,法定代表人由原来的张洪波变更为吴波。死者林鲁斌生前在交投公司从事工程监理工作。2016年7月17日下午,林鲁斌在交投公司处使用公司洗车设备清洗私家车,根据监控视频显示,林鲁斌在冲洗完车辆与汽车脚垫后,将一大桶清洗用水倒翻在地,其一手拿起挂在水桶壁沿的冲水喷头弯腰,后倒地。当日下午,公安机关接警后到达现场,发现林鲁斌躺在洗车处地上,经抢救后未果,已死亡。2017年3月23日,林满助、林服意、林畅、林及李秀蕾共同诉至法院,要求依法判令交投公司赔偿死亡赔偿金957 040元、丧葬费用10 000元、精神抚慰金50 000元,合计1 017 040元,扣除交投公司已赔偿300 000元,尚需赔偿717 040元。2017年11月3日,宁波市奉化区人民法院作出(2017)浙0213民初2301号民事判决书,认定现有证据可以证实死者林鲁斌在交投公司处使用洗车设备清洗私家车过程中触电死亡。交投公司设立洗车场地及放置洗车设备虽是公司工作需要,但应当预料到其员工会在周末至公司的洗车场地清洗私家车,交投公司作为案涉场地及设备的管理者与所有者应保障洗车设备的安全性,同时交投公司在事故发生后擅自变动事故现场导致事故原因鉴定无法进行,据此要求林满助、林服意、林畅、林等人承担举证责任已不可能,故交投公司应就案涉事故承担相应赔偿责任。死者在清洗车辆过程中,未尽足够的安全注意义务,对事故的发生也有一定的过错,可以减轻交投公司的责任。结合案情,由交投公司对林满助、林服意、林畅、林的合理损失承担60%的赔偿责任为宜,并据此判决:1.交投公司赔偿给林满助、林服意、李秀蕾、林畅、林死亡赔偿金、办理丧葬事宜支出的交通费、住宿费和误工损失、精神损害抚慰金共计307 224元;2.驳回林满助、林服意、李秀蕾、林畅、林的其余诉讼请求。另查明,死者父亲林满助出生于1947年12月30日,母亲林服意出生于1949年1月8日,现每月领取养老金分别为1 654.57元和1 722.25元。林满助和林服意生育二子,为死者林鲁斌和案外人林鲁民。李秀蕾系死者的配偶,共同生育一子一女,儿子林畅出生于2006年2月9日,女儿林出生于2016年11月5日,子女现每人每月领取1 100元生活困难补助费。

前述判决生效后,原告林满助、林服意、林畅、林玚又单独就被扶养人生活费向浙江省宁波市奉化区人民法院提出诉讼请求:判令被告交投公司赔偿原告被扶养人生活费合计473 760元。事实和理由:原告林满助、林服意育有林鲁斌、林鲁民二子。林鲁斌与李秀蕾婚后育有一子一女,分别取名为原告林畅、林,均为未成年人。林鲁斌生前为宁波市奉化区交通工程建设管理所的工作人员,被派至被告交投公司从事工程监理工作。2016年7月17日下午,林鲁斌加班后在被告处洗车,因被告私自安装喷水枪插头,未按规范搭接地线亦未安装漏电保护装置,导致林鲁斌在洗车过程中不幸惨遭电击,当场身亡。因原告方均为林鲁斌应依法承担扶养义务的被扶养人,其不幸身亡给原告方带来了巨大的精神伤害且对今后生活造成巨大影响,严重损害了原告方的合法权益。以上事实有户口簿等为证,事实清楚、证据充分。为维护原告方的合法权益了,故诉至法院。

裁判结果

宁波市奉化区人民法院于2018年1月9日作出(2017)浙0213民初4618号民事判决:一、宁波市奉化区交通投资发展集团有限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赔偿给林满助、林服意、林畅、林玚被扶养人生活费 212 368.68元;二、驳回林满助、林服意、林畅、林玚的其余诉讼请求。

宣判后,原告林满助、林服意、林畅、林玚以一审法院将林满助、林服意的被抚养人生活费扣除二人每月领取的养老金于法无据以及一审法院将林畅、林玚的被抚养人生活费扣除二人每月领取的生活困难补助费不当等为由提起上诉。

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8年3月20日作出(2018)浙02 民终832号民事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裁判理由

浙江省宁波市奉化区人民法院认为: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造成受害人死亡的,应赔偿被扶养人生活费。交投公司提出林满助、林服意、林畅、林玚在(2017)浙0213民初2301号案件中对要求赔偿的被扶养人生活费已经明确表示放弃,不能再另案诉讼,但前案中林满助、林服意、林畅、林玚方仅是撤回了该项诉讼请求,并没有明确表示放弃,故对交投公司的上述抗辩不予采纳。林满助、林服意均已年满六十周岁,除按月领取养老金外无其他收入来源,林满助、林服意主张死者父母的被扶养人生活费,依法有据,该院综合考虑扶养人及养老金领取情况,酌情按照宁波市2016年度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与死者父母现领取养老金的差额确定死者父亲林满助及母亲林服意的被扶养人生活费分别为58 645.80元[(31 584元/年-1 654.57元/月×12个月)÷2×10年]和65 502元[(31 584元/年-1 722.25元/月×12个月)÷2×12年]。林畅、林玚均未年满十八周岁,除按月领取政府发放的生活困难补助费外无其他收入来源,林畅、林玚主张死者子女的被扶养人生活费,依法有据,该院综合考虑扶养人及生活困难补助费领取情况,酌情按照宁波市2016年度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与死者子女现领取生活困难补助费的差额确定死者儿子林畅及女儿林玚的被扶养人生活费分别为64 344元[(31 584元/年-1 100元/月×12个月)÷2×7年]和165 456元[(31 584元/年-1 100元/月×12个月)÷2×18年]。以上被扶养人生活费合计353 947.80元,根据(2017)浙0213民初2301号民事判决书的责任认定,由交投公司承担其中的60%即212 368.68元为宜。

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生效裁判认为:根据我国法律和有关司法解释,受害人遭侵权死亡的,其近亲属有权要求侵权人承担被抚养人生活费。但被抚养人生活费的具体数额应根据各被抚养人的年龄、有无其他抚养人、丧失劳动能力的程度以及有无其他生活来源等因素综合考量予以确定。本案中,上诉人林满助、林服意已年满六十周岁,上诉人林畅、林系未成年人,依法均可以享受被抚养人生活费,但林满助、林服意二人均有按月领取的养老金收入,林畅、林二人亦有按月领取政府发放的生活困难补助费,原审法院根据四上诉人的相关情况在计算四人被抚养人生活费时依法扣除四人相应的收入部分,判决适当。被抚养人生活费的计算年限以事故发生时间为起算点,故上诉人林满助、林服意、林畅、林四人的被抚养人生活费的计算年限应以2016年7月17日为起算点,即上诉人林满助抚养年限本应计算为11年,上诉人林服意抚养年限本应计算为13年,上诉人林畅抚养年限本应计算为8年,上诉人林抚养年限本应计算为18年,但四上诉人在一审庭审中已明确表示对林满助以10年、对林服意以12年、对林畅以7年、对林以18年计算各自的抚养年限,一审法院按照四上诉人的请求计算其各自的抚养年限,并无不当。林满助、林服意、林畅上诉请求重新计算抚养年限的理由,该院难以支持。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

 

返回顶部】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