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通知:
当前位置:首页
 > 审判信息 > 案例研究
何思清诉章钢儿合同纠纷案
发布日期:2018-07-25浏览次数:字号:[ ]

 

何思清章钢儿合同纠纷案

 

   关键词  民事/债务承担/第三人代为履行

  裁判要点

  第三人在欠条当中向债务人表示其同意按照债务人的要求支付相应款项给债权人,该行为在法律性质上并非债务承担,而是第三人代为履行。在第三人代为履行的情况下,第三人只是履行主体而非债的当事人,对于债权人来说,只能将第三人作为债务履行的辅助人而不能将其作为债务人对待。因此,在第三人不履行或者履行债务不符合约定的情况下,基于合同相对性原则,债权人只能向债务人主张相应权利,而不能直接要求第三人履行该债务。

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五条

基本案情

原告何思清诉称:被告章钢儿系案外人徐辉所有的原余姚市陆埠镇振华学校的受让方,现为该学校受让后并更名为余姚市陆埠镇华威学校的法定代表人。因案外人徐辉向原告何思清借款29万元,在2013年3月28日,被告受让徐辉的学校后,徐辉要求对原告的借款由上述振华学校的法人变更后,由被告拨入原告的账户付清,并于同日出具欠条一份,金额29万元。被告章钢儿当场同意徐辉的要求,同意“学校法人变更以后同意拨入何思清现金人民币贰拾玖万元整,……。”当场亲笔书写该承诺,并亲笔签字承诺,此后原告一直等待并要求被告拨入现金人民币29万元,被告和徐辉总说法人还未变更好,后徐辉借债“跑路“杳无音信,原告只好去问被告情况,法人有没有变更好?被告还是推说没有变更好,这样直至去年下半年8月份左右,原告通过朋友了解到原徐辉的学校法人早已变更为被告,于是要求被告履行承诺拨入现金人民币29万元,可是被告要么避而不见,要么拒绝拨入,要么说已支付给徐辉了,跟被告不搭界了,总之,拒绝付钱,故为维护原告合法权益不受损失,特向贵院起诉,请求依法判决。

被告章钢儿辩称:原告何思清要求被告履行承诺,拨入现金人民币290 000元请求,一方面没有法律根据,另一方面此请求已超过法定的二年诉讼时效,应当驳回。事情经过是这样的:第三人徐辉将其余姚市振华学校(民办非企业单位)的股权转让给被告。为此,他与被告约定其中支付的款项29万元拨入何思清,让被告出具书面的“学校法人变更以后同意拨入何思清现金人民币贰拾玖万整(290 000)。章钢儿(2013.2.28)”的单独纸条给第三人徐辉。该份纸条第三人徐辉持有;被告于2013年3月份办妥学校股权转让的变更登记手续,成立了“余姚市陆埠镇华威学校”。然而,第三人徐辉在办妥过户手续时即向被告联系,称其与何思清之间债务已了结,对被告出具拨款的书面纸条的原件,愿意返给被告,相应29万元的款项与他结清。故被告在收回上述那份拨款的纸条原件,就学校转让款(包括29万元)也就全部与第三人徐辉结清。被告与原告何思清一直不认识的,除2016年2月14日在法庭上见过原告何思清一面的外,就没有在其他地方相互碰过面。根据上述情况经过,可知被告与第三徐辉及原告的法律关系,现分析如下:根据合同相对性原理,被告与原告何思清没有债权债务关系。虽然被告曾因第三人徐辉要求,出具拨入何思清29万的书面表述给第三人徐辉,但这只是向第三人徐辉履行支付股权转让款的方式,并不是被告向原告何思清作了还款承诺,更不是因此被告欠了原告何思清的债务。原告何思清与第三人徐辉之间民间借贷,是他们之间的当事人约定。我们要知道,不同人之间约定,仅约束于特定关系当事人之间,不能及于第三者。也就是说,原告何思清没有与被告的任何约定,对他持有的来源于第三人徐辉是被告出具的支付方式的凭条,因被告在变更支付方式条件下,不再具有约束力。这源于合同法第六十四条、第六十五条的规定合同相对性原理决定的。二、原告何思清在相隔达3年之久,再来起诉被告,不合情理,也不合法。既然原告持有了被告出具书面拨款给何思清的支付方式,为什么要三年之久,再来起诉被告,不合情理。如果第三人徐辉无视支付变更,与原告何思清窜通利用被告曾出具的书面拨入款的支付约定,再次让原告何思清起诉支付,那么可能引发的道德危机和法律责任是很严重的。因为,毕竟他们是亲戚关系。依照法律规定,被告对原告何思清与第三人徐辉之间债权债务,不能因曾出具给第三人徐辉的部分款项支付方式的约定,而发生他们的债务承担或变更。否则不合情理,也不合法。也就是说被告没有存在欠原告何思清债务的事实根据。三、被告与第三人徐辉之间的债务已结清,没有再有向原告何思清进行重复支付的责任。原告何思清主张债权,只能向与其有债务关系的第三人徐辉主张。四、退一步讲,原告何思清向被告主张履行承诺,拨入现金人民币   290 000元请求是正当的,那也已过法定的二年诉讼时效,请求驳回。根据原告提交的书面证据来看,被告出具拨入何思清29万元书面表述是2013年2月28日,第三人徐辉向原告何思清出具的借条是2013年3月28日,借条约定期限为2013年4月底前。上述内容先后在同一张纸条上书写。这样,书写的二者在一定范围内是主从关系。原告何思清与第三人徐辉的借贷是主要内容,消灭他们债务是借贷关系的责任内容。第三人徐辉与被告的支付方式约定,是可以变更或取消。因此,原告何思清主张债权的诉讼时效,应当在2015年4月底前主张,否则其胜诉丧失。而原告何思清包括曾经诉讼均在二年诉讼时效之后。故原告何思清向被告诉讼主张,已过法定诉讼时效。综合全部案情来看,被告曾出具将其中股权转让款29万元拨入何思清的书面纸条,不是向原告何思清的承诺,更不是债务清偿替代,而是被告向第三人徐辉支付股权的一种方式约定,又根据事后第三人徐辉与被告变更约定,将被告出具拨入何思清29万元书面表述收回的变更,且履行了全部股权转让款的支付,这不违背法律规定,是有效的。根据合同法第六十四、六十五条的合同相对性规定,及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五条之规定,被告与原告何思清不存在债权债务关系,向第三人徐辉出具书面的股权支付方式约定,因第三人徐辉提议协商取消拨入何思清29万元的支付而变更支付,被告没有义务去支付第三人徐辉欠原告何思清的出借款。同时,原告何思清的诉讼请求明显已超过法定的二年诉讼时效。基于上述理由,请求法院驳回原告对被告的诉讼请求。

第三人徐辉未作答辩,亦未向本院提供证据。

法院经审理查明:2013年3月16日,第三人徐辉(转让方,甲方)与罗旭孟(受让方,乙方)、吴丽珍(受让方,丙方)、被告章钢儿(受让方,丁方)签订《余姚市陆埠镇振华学校举办者股权转让协议》一份,约定:甲方已投入的各类有形、无形资产,包括场地租金、装修费等,经双方书面确认资产折价总额人民币180万元;本协议签订生效后,本协议项下的目标股权即转移,甲方应立即向乙、丙、丁方移交振华的管理权和相关财产,并在三日内配合乙、丙、丁方办理变更出资人等的相关登记、备案等。2013年3月28日,第三人徐辉出具《欠条》一份,载明:“今欠到何思清现金人民币贰拾玖万元整,学校法人变更以后付清,由章馆长直接拨入何思清账户。法人变更时间大约至2013年4月底前。”被告章钢儿在《欠条》下方书写:“学校法人变更以后同意拨入何思清现金人民币贰拾玖万元整(290000)。章钢儿(2013.2.28)”。2013年5月17日,经登记管理机关审批,“余姚市陆埠镇振华学校”名称变更为“余姚市陆埠镇华威学校”,法定代表人由徐辉变更为章钢儿。

裁判结果

浙江省余姚市人民法院于2017年7月31日作出(2017)浙0281民初7760号民事判决:驳回原告何思清的诉讼请求。宣判后,双方当事人均未上诉。

裁判理由

法院生效裁判认为:合同是平等主体的自然人、法人、其他组织之间设立、变更、终止民事权利义务关系的协议。因合同产生的权利义务关系只能发生在特定的合同当事人之间,只有合同当事人一方能基于合同向对方提出请求或提起诉讼,而不能向与其无合同关系的第三人提出合同上的请求,也不能擅自为第三人设定合同上的义务。本案中,第三人徐辉向原告何思清出具《欠条》,《欠条》明确载明“今欠到何思清现金人民币贰拾玖万元整……”,庭审中原告何思清认可该欠款实际系由其出借给第三人徐辉的借款而来,因此该欠款发生在债权人原告何思清与债务人第三人徐辉之间,也即涉案借款合同关系的当事人系原告何思清与第三人徐辉,而非原告何思清与被告章钢儿。

    本案争议之处:被告章钢儿在《欠条》下方书写 “学校法人变更以后同意拨入何思清现金人民币贰拾玖万元整(290000)”的内容究竟构成何种性质的法律行为,即属于债务承担抑或是第三人代为履行?原告何思清认为被告章钢儿亲笔签字承诺拨入现金人民币29万元,因此要求被告履行承诺向原告拨入现金人民币29万元;被告章钢儿认为这只是被告向第三人徐辉履行支付股权转让款的方式,并不是被告向原告何思清作了还款承诺,更不是因此被告欠了原告何思清的债务。依据本院采信的证据并结合当事人的陈述,原告何思清与第三人徐辉之间存在借款关系,被告章钢儿与第三人徐辉之间因学校股权转让协议而产生债权债务关系,被告章钢儿在《欠条》之后书写“学校法人变更以后同意拨入何思清现金人民币贰拾玖万元整(290000)”系对第三人徐辉书写“由章馆长直接拨入何思清账户。法人变更时间大约至2013年4月底前”的内容的回应(同意第三人徐辉的要求),也就是说,被告章钢儿所书写的内容所指向的对象并非原告何思清,而是第三人徐辉。被告章钢儿没有直接向原告何思清作出愿意承担债务的明确意思表示,换言之,被告章钢儿并未承诺以自己所有的财产代债务人第三人徐辉履行其对债权人原告何思清所负的归还借款的义务,原告何思清与被告章钢儿、第三人徐辉三方也未一起签署协议约定由被告章钢儿履行第三人徐辉的归还借款之义务,因此被告章钢儿在《欠条》中书写的内容不属于债务承担。依照法律规定,当事人约定由第三人向债权人履行债务,第三人不履行债务或者履行债务不符合约定,债务人应当向债权人承担违约责任。整体考虑本案《欠条》当中的内容以及债权债务的形成过程与牵连关系,第三人徐辉只是将自己对原告何思清应当承担的归还借款的义务,转由被告章钢儿代为履行,在被告章钢儿不履行或者履行债务不符合约定的情况下,基于合同相对性原则,作为债权人的原告何思清只能向债务人第三人徐辉主张相应权利。

 

返回顶部】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