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通知:
当前位置:首页
 > 审判信息 > 案例研究
阮秀春诉高龙降民间借贷纠纷案
发布日期:2018-09-25浏览次数:字号:[ ]

阮秀春诉高龙降民间借贷纠纷案

——通过清算形成的债权债务按民间借贷法律关系审理的事实基础和法律依据

 

关键词  民事/民间借贷纠纷/清算

裁判要点

当事人通过清算形成的债权债务,虽然非因民间借贷行为引起,但其内容符合民间借贷法律关系的特征,当事人依据民间借贷关系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应按照民间借贷法律关系进行审理。

相关法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问题的规定》第15条

基本案情

原告阮秀春诉称:2013年12月15日的结帐单确认了被告应支付原告垫付的投资款,后被告于2015年10月15日向原告出具欠条,对尚欠原告的款项及利息进行了确认,并且承诺6个月未还清转借条,后被告又于2016年9月15日向原告出具欠条,对2015年10月15日至2016年9月15日的利息予以确认。上述款项根据被告承诺已转为借款,被告理应即时给付原告。故诉请:判令被告归还原告借款905000元,支付截至2016年9月15日的利息123000元,并按本金905000元为基数、按月利率1%继续支付自2016年9月16日至实际清偿日止的利息

被告高龙降辩称:其一,原、被告之间系保旗公司股东之间的关系,2013年12月15日四股东对投资款项内部结算,系对公司经营期间的盈利亏损情况所作结算,是为了提交给会计师事务所审计后清算所用,并不代表四股东之间的自行结算,故本案所涉欠条所载债务,形为被告个人与原告个人之间的债务,实为公司对外即对作为股东的原告的欠款,该款应由保旗公司偿还,而非由被告偿还,故本案案由也应系与公司有关的纠纷,而非民间借贷纠纷。其二,从保旗公司的企业纳税年报表及财务月报表看,截至2013年12月,保旗公司实际总亏损仅为106629.16元,并非结账单上的每人亏损139.4535万元,故在2013年12月15日四股东结算时,原告虚报了公司亏损,该结算并非真实,基于此次结算形成的被告与原告之间的债务也非真实。综上,原告诉请应予以驳回

法院经审理查明:原、被告与案外人沈祝万、王长先于2011年设立慈溪市保旗金属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保旗公司),四人为该公司股东。2013年12月15日,四股东就各自投资款及公司亏损进行对帐结算,形成未签名的结帐单,主要内容为四股东入帐投资款数额(其中阮秀春240万余元、高龙降20万余元、沈祝万156万余元、宋长先141万余元)、每人亏损额为139万余元,故高龙降应找出1193785.50元,其中找补阮秀春1011516.50元,找补沈祝万165804.50元,找补王长先16464.50元。结帐单一式四份,由四股东各持一份。后被告支付了原告部分款项。2015年10月15日,被告对尚欠原告的款项本息向原告出具欠条一份进行确认,欠条载明:“因保旗公司四人合股做铜生意亏损,欠阮秀春人民币905000元,另欠截止到2015年10月15日的利息68000元。6个月未还清转借条。”后被告支付了部分利息。2016年9月15日,被告对尚欠原告的款项利息再次向原告出具欠条一份进行确认,欠条载明:“今欠阮秀春从2015年10月15日至2016年9月15日尚未结清的利息55000元,利息以一分计算。”被告在上述两份欠条的欠款人处均签名。上述欠款被告至今未给付原告

裁判结果

浙江省慈溪市人民法院于2017年6月15日作出(2016)浙0282民初11163号民事判决:被告高龙降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归还原告阮秀春借款本金905000元,支付原告截止2016年9月15日的利息123000元,并支付原告自2016年9月16日起至款项实际清偿日止、以本金905000元为基数、按月利率1%计算的利息宣判后,被告不服,持一审答辩意见向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7年9月5日作出(2017)浙02民终2402号民事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裁判理由

法院生效裁判认为:涉案“欠条”系通过清算达成,是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也是当事人意思自治的结果,可根据或通过该债权债务协议确定各自的权利和义务,现被告承诺的6个月还款期限已过,该欠条按其承诺转为借条,原告按民间借贷关系向法院主张权利,并无不妥,决定本案按民间借贷关系审理亦未违反法律规定。被告尚欠原告借款本金905000元及截至2016年9月15日的利息123000元,事实清楚,证据确凿,该款理应及时给付。因双方约定所涉欠款按月利率1%计付利息,故对原告关于要求被告支付相应利息的诉讼请求,法院亦予以支付。

本案的争议焦点为,涉案结账单、欠条是否为当事人因清算达成的债权债务协议,被告是否应按欠条内容清偿原告借款利息。《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问题的规定》第十五条规定,“原告以借据、收据、欠条等债权凭证为依据提起民间借贷诉讼,被告依据基础法律关系提出抗辩,并提供证据证明债权纠纷非民间借贷行为引起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据查明的案件事实,按照基础法律关系审理。当事人通过调解、和解或者清算达成的债权债务协议,不适用前款规定”。 本案中,2013年12月15日,保旗公司四股东就投资款及亏损进行对帐结算。涉案结账单,确认了被告应支付给原告及沈祝万、王长先垫付的款项,虽无四位股东的签名,但一审法院依职权对另二位股东沈祝万、王长先进行调查并制作谈话笔录,且谈话笔录的内容与结账单等相关事实相互印证,能够证明当事人已于2013年12月15日进行对账结算,结账单载明事项系当事人意思自治的表现,故本院对结账单所载明的事实予以确认。2015年10月15日,被告向原告出具欠条,对尚欠原告上述款项905000元以及截至2015年10月15日的利息68000元进行确认,并承诺6个月未付清转借条。涉案两份欠条系高龙降对应应支付给阮秀春的款项通过结算投资款本息,进行确认后出具的,系双方形成债权债务关系的凭据,其内容表述符合借贷法律关系,也符合最高院《民间借贷规定》第十五条之规定,根据查明的事实,应按照基础的法律关系进行审理,将案由确定为民间借贷纠纷。因本案法律关系确系高龙降与阮秀春通过结算而形成的债权债务关系,故法院应适用《民间借贷规定》第十五条第二款之规定,被告应按欠条内容清偿借款利息。

 

 

编写人:慈溪市人民法院  钟志平  张景华

返回顶部】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