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通知:
当前位置:首页
 > 审判信息 > 案例研究
台化塑胶(宁波)有限公司与浙江中科旭能进出口有限公司、宁波科元塑胶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案
发布日期:2019-10-25浏览次数:字号:[ ]

台化塑胶(宁波)有限公司与浙江中科旭能进出口有限公司、宁波科元塑胶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案

 

关键词   民事/买卖合同/刺破公司面纱

裁判要点

关联公司之间收付严重失衡,财务严重异常,可以认定该两家公司存在人格混同。

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二十条第三款

基本案情

原告台化塑胶(宁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台化宁波)诉称:其与被告浙江中科旭能进出口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科旭能)签订了一份《产品销售合同》,约定台化宁波每月向中科旭能购买工业用苯乙烯3 000(+/-5%)吨。至2014年11月26日,台化宁波支付三笔预付款合计94 432 665.60元,中科旭能交付了价值64 684 023.33元的货物(其中32 270 196.27元的货物未开具等额的增值税发票),另有29 748 642.27元对应的货物未予交付。

同时,基于被告宁波科元塑胶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科元塑胶)的股东与科元塑胶共同设立中科旭能,两被告实际负责人同一、人事混同、财务混同,科元塑胶应当对本案所涉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故诉请判令:一、中科旭能返还台化宁波货款29 748 642.27元;二、中科旭能支付台化宁波利息损失756 448.77元(自2014年12月1日起算至起诉日,并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继续计算至实际履行日止);三、中科旭能履行开具增值税发票税款合计32 270 196.27元的义务,若不履行或者无法履行,则赔偿台化宁波可抵扣税款损失4 688 831.94元;四、科元塑胶对上述中科旭能的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被告中科旭能辩称:一、与台化宁波签订《产品销售合同》是实,涉案货物系中科旭能从上海嘉盛石油化学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嘉盛公司)购买,因嘉盛公司未及时供货,导致中科旭能无法向台化宁波供货,对中科旭能收到台化宁波预付款29 748 642.27元而未交付相应货物以及就已经交付的价值32 270 196.27元的货物尚未开具增值税发票的事实没有异议。鉴于台化宁波未明确要求解除合同,故其要求返还预付款的诉讼请求不能成立。二、台化宁波要求中科旭能承担利息损失没有法律依据。三、因嘉盛公司未向中科旭能开具增值税发票,致中科旭能无法抵扣,也不能向台化宁波开具增值税发票,台化宁波要求中科旭能赔偿税款损失没有法律依据,就此问题应向税务部门举报。

被告科元塑胶辩称:一、《产品销售合同》的双方主体为台化宁波中科旭能,该合同也被双方遵照和履行,中科旭能始终以自己名义与台化宁波发生交易,台化宁波也清楚其交易的相对方为中科旭能。而台化宁波科元塑胶则不存在合同关系。二、台化宁波应当对中科旭能科元塑胶人格混同以及因人格混同致其公司受到严重损失承担举证责任。三、中科旭能科元塑胶彼此独立,不存在人格混同情形:两家公司有各自的员工和人事架构,彼此既不交叉,也不重复;经营范围不同,与业务活动有关的办公场所、联系电话都不同;财产各自独立,银行账户和财务管理制度都不混同。综上,请求驳回台化宁波科元塑胶的诉讼请求。

法院经审理查明:

一、案件基本事实

2014年9月1日,台化宁波与中科旭能签订了一份《产品销售合同》,约定台化宁波每月向中科旭能购买工业用苯乙烯3 000(+/-5%)吨,交货时间为2014年12月31日前,交货地点为台化宁波码头。价格以A、B款价格的平均价×99%结算,其中A款价格为ICIS安迅思月度平均价×(1+关税)×1.17×计价周期内有效工作日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美元兑人民币基准价的平均值,B款价格为ICIS安迅思(华东张家港出罐)每日收盘平均价。结算方式为双方依定价公式协商暂定价格,并在提货前按暂定价格付清所有货款,实际结算金额以实际供货额为准,多退少补,月底前结清货款。合同还约定违约方按照实际损失向对方承担违约责任。合同有效期自2014年9月1日起至2014年12月31日止。合同签订后,至2014年11月26日,台化宁波支付三笔预付款合计94 432 665.60元,至2014年12月31日,中科旭能交付了价值64 684 023.33元的货物,但其中32 270 196.27元的货物未开具等额的增值税发票,另有29 748 642.27元对应的货物未予交付。

二、本案交易经过

本案交易中的磋商大多通过电子邮件。2014年5月6日,科元塑胶员工郑柯回复台化宁波员工许嘉文,称“领导也要求努力促成此次合作,我司基本同意合作的定价公式。不过1%的折扣率已经是建厂以来的最惠价格。现我司提出给予0.8%的折扣,……如贵司觉得价格还是很高,可再调整”。

2014年6月26日,郑柯就苯乙烯供应事宜回复许嘉文,附件为科元塑胶发给许嘉文的函,称“前周电联,关于3 000吨苯乙烯长约,知悉贵司已经在走公司流程,有望7月开启长约合作。不过恰逢我司7月有检修计划,……无法在7月给贵司供货。PS:从7月开始,所有宁波科元塑胶有限公司的苯乙烯销售,将交由浙江中科旭能进出口有限公司代理。故贵司的苯乙烯长约合同将由浙江中科旭能进出口有限公司与贵司签订”。

2014年8月12日,王洁向许嘉文发送了一份《关于我司的检修计划的说明》,称“恰逢8月份我司又有检修计划,……故无法在8月份给贵司供货”,该“说明”以中科旭能名义出具,并加盖中科旭能印章。之后,王洁于2014年8月19日以科元塑胶“krcc.cn”邮箱向许嘉文发送合同文本以及中科旭能开具发票资料、税务登记证、营业执照等文件。该合同文本与前述2014年9月1日台化宁波与中科旭能签订的《产品销售合同》一致。2014年11月13日,王洁向台化宁波的员工陈宏诚发邮件,称“我们周总还在协商船期”。2014年12月24日,中科旭能员工王党发邮件给许嘉文,称“陶总已签字”,该邮件附中科旭能于2014年12月23日发给台化宁波的函,该函称“我司将在2015年3月底前完成11月3 000吨苯乙烯合约”,科元塑胶董事长陶春风在该函上手书“作为股东之一,会积极督促该公司履行合约”。2015年3月31日,乐佳丽向许嘉文发送了一份《中科旭能关于交付3 000吨苯乙烯情况说明函》,中科旭能在该函中称因与嘉盛公司进行诉讼,正在尽力处理相关事项,以便尽快向台化宁波交付。

三、相关公司关系

Keyuan International Group Limited(以下简称科元国际)于2009年6月在英属维尔京群岛成立,Delight Reward Limited为科元国际的唯一股东。2012年10月,科元国际更名为Sinotech Group Limited(中译名为中科集团有限公司),2014年2月,Sinotech Group Limited又更名为CNTECH Group Limited(中译名不变,仍为中科集团有限公司)。

科元国际成立后,即于同年在香港特别行政区成立了全资子公司Keyuan Group Limited(科元集团有限公司)。

科元塑胶于2007年成立,其股权结构几经变更。至2009年底,股权结构变更为科元集团100%控股,即此时科元塑胶成为科元集团的全资子公司。目前科元塑胶主要管理人员为陶春风董事长、黄雨水董事、吕国湘董事和黄志坚监事。2013年8月科元塑胶变更后的经营范围为:溶液丁苯橡胶、混合轻芳烃、混合重芳烃、4#燃油料、重质芳烃(固态)的生产(以上产品除危险化学品外);精丙烯、丙烷、异丁烷、液化石油气、甲基叔丁基醚、苯乙烯的生产(在许可证有效期内经营);燃料油及一般化工产品的国内批发(除危险化学品外)等。

中科旭能于2014年5月成立,其股东为科元塑胶和中科集团,股权比例为30%和70%。公司成立时,法定代表人(董事长)为黄雨水,张帆和吕国湘为董事。2014年底,董事长变更为周世荃,黄雨水退出董事会,增补黄志坚为董事。其办公场所为科元塑胶所有。其经营范围中的一般经营项目为:溶液丁苯橡胶、混合轻芳烃、混合重芳烃、燃油料(不包括成品油)等一般化工产品(上述产品除危险化学品外)的国内批发,自营和代理各类商品和技术的进出口;许可经营项目为:易燃气体、不燃气体、有毒气体等的国内批发(票据贸易)。

Silver Pearl Enterprises,Inc.(以下简称银珍珠公司)及其附属公司于20045月在美国德克萨斯州成立。之后该公司在美国纳斯达克股票市场上市。

2010年4月至12月,银珍珠公司与科元国际进行了股权置换,其结果是科元国际成为银珍珠公司的全资子公司,Delight Reward Limited成为银珍珠公司的控股股东。

2010年5月12日,银珍珠公司在美国内华达州成立了Keyuan Petrochemiacls,Inc.(科元石化有限公司,即前述科元石化)。同一天,银珍珠公司付现收购了科元石化100%的实体股份,后者成为前者的全资子公司。2015年5月17日,后者并入前者。由于此次兼并,后者不复存在,前者更名为Keyuan Petrochemiacls,Inc.,即科元石化。2011年10月5日,纳斯达克听证委员会将科元石化证券从纳斯达克股票市场退市,2011年10月7日,科元石化股票开始在美国纳斯达克股票市场中的粉单市场恢复交易。2013年7月2日,美国哥伦比亚特区地区法院出台终审判决,批准科元石化与SEC就SEC控诉科元石化违反美国1933年《证券法》规定一案达成和解。

四、中科旭能与科元塑胶账户往来

根据宁波中院调取的中科旭能2014年6月至2015年10月的北仑分行的账户交易明细单以及中科旭能2014年6月至2015年5月的部分记账凭证,该院作出如下分析:

1.中科旭能在2014年6月至2015年10月期间共支出金额629 561 061.23元,总收入629 562 722.72元,其中中科旭能汇给科元塑胶的金额329 189 200元,占总支出的52%,中科旭能从科元塑胶收到的金额142 904 852元,占总收入的23%。

2.根据2014年6月至2015年10月中科旭能银行交易明细单,中科旭能与科元塑胶往来频繁,中科旭能与其他单位的往来大部分能在中科旭能与科元塑胶的大额往来中找到对应的类似金额。例如2014年6月12日中科旭能收到江阴金辰进出口有限公司10 629 900元,次日中科旭能向科元塑胶汇付同样金额的货款。2014年6月18日中科旭能收到嘉盛公司货款1 413万元,同日,中科旭能向科元塑胶汇付货款1 410万元。就本案台化宁波的付款情况来看,2014年9月30日台化宁波支付3 300万元货款前,中科旭能的账户余额为1 196 715.84元,同日中科旭能向嘉盛公司汇付1 000万元,2014年10月8日,中科旭能向科元塑胶汇付500万元,2014年10月9日又向科元塑胶汇付1 900万元,至此,中科旭能账户余额为192 435.14元。2014年10月23日台化宁波向中科旭能支付32 413 827.06元货款前,中科旭能账户余额为218 658.92元,中科旭能于同日汇付嘉盛公司9 681 300元,汇付科元塑胶2 000万元,至此中科旭能账户余额为2 951 185.98元。2014年11月26日台化宁波向中科旭能支付29 018 838.54元货款前,中科旭能账户余额为348 300.76元,中科旭能于同日向嘉盛公司汇付900万元,向科元塑胶汇付2 002万元,至此中科旭能账户余额为347 139.30元。

3.自2014年12月起,从银行对账单来看,中科旭能基本经营已经停滞,但是唯与科元塑胶的往来比较频繁,金额较小,但银行备注却为货款,如2015年5月27日向科元塑胶支付500元用于工业用苯乙烯。2015年4月1日银行对账单余额为29.06元,截止2015年10月31日的余额为1 661.49元,在此期间合计收入592 878.82元,其中来自科元塑胶以货款名义的收入为481 352元。在此期间合计支出591 246.39元,用于支付公积金、诉讼费、通讯费、生育金等。

4.凭证编号2015年1月银行460号、461号和462号后附的合同需方为南京卓彩化工有限公司,供方为科元塑胶,但是后附的银行客户回单付款人却为中科旭能,收款人为科元塑胶。

5.凭证后附的KAXA-20140612-53号和KAO-20140612-108号合同,前者供方为科元塑胶,需方为中科旭能,后者反之,但均未明确货物数量,两份合同均为传真件,前一份传真时间为2014年3月16日下午3:14,后一份传真时间为2014年3月16日下午3:13。该两份合同约定的交货时间均为2014年12月31日,但从科元塑胶的银行凭证发现,该两份合同反复用于2015年科元塑胶与中科旭能的往来事项的附件支持,其中2015年以KAXA-20140612-53号合同为附件共发生12笔,金额合计102 432 500元,2015年以KAO-20140612-108号合同为附件共发生10笔,金额合计19 253 000元。

6.中科旭能未提供其与科元塑胶就办公场所签订的租赁合同以及支付租金的凭证。

裁判结果

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6年6月24日作出(2015)浙甬商外初字第70号民事判决:一、中科旭能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返还台化宁波货款29 748 642.27元;二、中科旭能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赔偿台化宁波利息损失(以29 748 642.27元为基数,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自2015年6月10日计算至上述第一项义务实际履行之日);三、科元塑胶对中科旭能上述第一、二项义务承担连带责任;四、中科旭能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向台化宁波开具价税合计金额为32 270 196.27元的增值税专用发票;五、驳回台化宁波的其他诉讼请求。宣判后,科元塑胶以其与中科旭能不存在人格混同为由,提起上诉。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17年5月27日作出(2016)浙民终599号民事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裁判理由

宁波中院认为:一、中科旭能和科元塑胶为关联公司。2014年5月中科旭能成立时,科元塑胶和中科集团分别投资30%和70%,根据科元石化向SEC提供的相关公司图谱,从科元石化→中科集团→科元集团→科元塑胶,前后公司之间均为100%控股,中科集团和科元集团又分别为英属维尔京群岛公司和香港特别行政区公司,而中科旭能又是中科集团70%+科元塑胶30%的股权结构,也即中科集团、科元集团、科元塑胶、中科旭能最终的利益归属均指向科元石化。

二、关于中科旭能和科元塑胶的业务、组织机构、财务之间关系的评价。从科元塑胶和中科旭能的经营范围来看,两家公司的经营范围存在着交集。本案中科元塑胶员工郑柯告知台化宁波科元塑胶的苯乙烯销售交由中科旭能代理,也表明了涉案的《产品销售合同》原本就属于科元塑胶的业务范围。

科元塑胶改为科元集团100%控股后,其公司主要管理人员为陶春风董事长、黄雨水董事、吕国湘董事和黄志坚监事。中科旭能成立时,法定代表人(董事长)为黄雨水,张帆和吕国湘为董事。2014年底,董事长变更为周世荃,黄雨水退出董事会,增补黄志坚为董事。中科旭能的董、监事变更前后,均有一半以上的成员与科元塑胶的董、监事成员重合。

中科旭能的办公场所为科元塑胶所有,两家公司均未提交租赁合同以及支付租金的相应证据,宁波中院调取的账户交易明细单以及记账凭证、合同等证据,也未能反映中科旭能向科元塑胶支付过租金,故该院认定中科旭能无偿使用科元塑胶场所。

在中科旭能和科元塑胶两家公司本来已经属于关联公司,并且存在组织机构和业务的交集,中科旭能无偿使用科元塑胶场所办公的情形下,评判中科旭能和科元塑胶的员工是否混同时,不仅要看表面上的社保证明或者QQ聊天记录中的备注名称,更应当考察员工实际上的履职行为,当两者冲突时,应当以员工的实际履职行为认定其所属公司。如前所述,科元塑胶提交的员工社保证明因内容相互矛盾而被否定,即使为本院采纳,仍需考察相关人员的实际履职情况。反之,台化宁波也不能仅仅以QQ聊天记录中的“科元王洁”来认定王洁即为科元塑胶员工。中科旭能和科元塑胶均指认乐佳丽、王洁为中科旭能员工,但是乐佳丽既代表中科旭能向台化宁波开具增值税发票,又在之前向嘉盛公司提供科元塑胶2013年及2014年上半年的财务报表;王洁在郑柯已经告知台化宁波中科旭能代理科元塑胶苯乙烯销售的情形下,仍在2014年8月向台化宁波声称“我司又有检修计划”,用科元塑胶“krcc.cn”邮箱向台化宁波发送合同文本及相关资料。该两名员工造成的“混淆”不能用简单的工作失误来解释,尤其是作为财会人员的乐佳丽,职责本身要求的谨慎使得其未经许可对外提供财务报表的可能性非常低,故法院认定乐佳丽、王洁在中科旭能和科元塑胶两家公司交叉任职。

至于中科旭能和科元塑胶之间的财务关系,从前述事实可以看出,中科旭能与科元塑胶的收支存在严重不平衡,中科旭能汇付科元塑胶的款项金额比反向汇付高出186 284 348元。中科旭能与其他单位的往来大部分能在中科旭能与科元塑胶的大额往来中找到对应的类似金额。在2014年12月底中科旭能经营已经陷入停滞的状态下,2015年中科旭能和科元塑胶却以两份几乎同时签订的合同为附件,先后产生22笔交易,收付相抵后,科元塑胶净收入83 179 500元。 2015年中科旭能的维持费用如公积金、通讯费、诉讼费等均由科元塑胶以货款名义汇付。个别帐目处理也明显违背事实和会计原则,如作为记帐凭证的合同及银行水单之间相互矛盾。故法院认定两家公司的财务存在严重异常。

三、本案及其相关交易反映的问题。台化宁波、中科旭能和科元塑胶均认可,涉案《产品销售合同》的前期谈判由科元塑胶的员工郑柯负责,郑柯提出的“1%的折扣率已经是建厂以来的最惠价格。现我司提出给予0.8%的折扣”与涉案《产品销售合同》中的1%的折扣率也印证了《产品销售合同》承继了郑柯、许嘉文前期的磋商成果。而在与本案相关的中科旭能与嘉盛公司之间的交易中,向本案买方台化宁波开具发票的乐佳丽又向嘉盛公司提供科元塑胶的财务报表。至于台化宁波认为嘉盛公司与中科旭能之间买卖合同上约定的交货地点为科元塑胶,法院认为,本案所涉苯乙烯均为嘉盛公司直接交付至台化宁波码头,故合同上约定的交货地点与争议的中科旭能与科元塑胶之间是否构成人格混同并无关联。

四、关于中科旭能和科元塑胶法人人格关系的评价。诚然,人民法院在审理公司人格否认案件时,应当严格遵循公司独立人格和股东有限责任,不得滥用法人人格否认制度。但是纵观本案,中科旭能和科元塑胶两家公司经营范围交集,中科旭能无偿使用科元塑胶场所办公,一半以上高管与科元塑胶重合,部分员工尤其是财务人员交叉任职,本案买卖合同承继前期科元塑胶与台化宁波的磋商成果,并且最为关键的是两家公司的收付严重失衡,财务严重异常。故法院认定科元塑胶和中科旭能存在一定的人格混同。

应当指出的是,唯有中科旭能失去独立人格导致债权人利益严重受损,方可启动公司人格否认制度予以救济。本案所涉未交付货物的金额高达29 748 642.27元,中科旭能虽然辩称其有能力继续履行交货义务,但经台化宁波催告后仍未履行,且其目前财务状况以及其与嘉盛公司相关诉讼的判决结果,均未能支撑该辩称意见,故本案合同事实上已无履行可能。台化宁波虽未明确提出解除合同,但其返还货款的诉讼请求正是建立于合同不能履行致使其不能实现合同目的的基础上,解除合同为返还货款的逻辑前提。因中科旭能违约,台化宁波有法定解除权,鉴于台化宁波未举证证明其向中科旭能主张解除合同的时间,法院认定涉案《产品销售合同》自本案起诉状副本送达中科旭能之日即2015年6月10日起解除。中科旭能应当返还台化宁波29 748 642.27元货款并自解除之日起赔偿利息损失。因中科旭能不能返还上述货款,势必会对台化宁波造成重大损害,故本案中应当否认中科旭能的公司人格,判令科元塑胶对中科旭能返还货款的义务承担连带责任。此外,是否认定中科旭能与科元塑胶构成人格混同并不以与中科旭能交易的相对方在交易过程中对其主体的混淆为前提,故科元塑胶辩称的嘉盛公司认定中科旭能为其交易对象与是否认定中科旭能与科元塑胶构成人格混同并无关联。

关于台化宁波要求中科旭能履行开具增值税发票,否则赔偿可抵扣税款损失的请求,法院认为,开具增值税发票虽为中科旭能的法定义务,但是只有在中科旭能已无法开具增值税发票或开具增值税发票已无实际意义的情况下,台化宁波才得请求赔偿可抵扣税款损失。现北仑法院187号判决判令嘉盛公司向中科旭能交付总金额为49 817 094.25元的增值税发票,中科旭能可以据此向台化宁波开具金额为32 270 196.27元的增值税发票,尚未存在中科旭能赔偿税款损失的适用条件,故法院不作判令中科旭能赔偿税款损失。

 


返回顶部】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