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通知:
当前位置:首页
 > 审判信息 > 案例研究
原告夏晓立与被告赵文龙、赵壮壮、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宁波分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
发布日期:2019-10-25浏览次数:字号:[ ]

原告夏晓立与被告赵文龙、赵壮壮、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宁波分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

 

海曙法院  任啸雷  罗书君

              

关键词  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格式合同/免责条款

裁判要点

当事人具备涉案车辆的合法驾驶资格,其未提供从业资格证没有违反法律法规的禁止性规范,也无证据证明因此显著增加了涉案车辆行驶过程中的危险性。保险合同中关于“驾驶出租机动车或营业性机动车无交通运输管理部门核发的许可证书或其他必备证书”保险人不负责的条款,属于免除保险人依法应承担的义务或加重投保人、被保险人责任的条款,属于无效格式条款,不构成保险合同免责事由。

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17条、第19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39条

基本案情

原告夏晓立诉称:其于2017年12月11日早上驾驶浙BT7147出租车载客至青林渡路青林闲庭西门对面,遭到被告赵壮壮驾驶、车主为被告赵文龙的浙B509QZ小货车追尾,造成乘客受伤(交警另行处理),本车严重损坏,经保险公司定损、修理厂维修至2017年12月17日修复。造成7天停运,宁波市出租车协会出具停运损失共计3 500元。故诉请判令:三被告共同支付原告14 000元(汽车修理费10 500元、出租车停运费损失3 500元)

被告赵文龙、赵壮壮答辩称:被告赵文龙已经投保,但认为未看过免责条款,仅仅签了个字,被告中华保险宁波公司未尽到明确告知义务,且认为有无从业资格证不影响保险公司责任的承担,相关损失应当全部由本案被告中华保险宁波公司承担。

被告中华保险宁波公司答辩称:根据保险合同免责条款第二十四条第二项第六目“驾驶出租机动车或营业性机动车无交通运输管理部门核发的许可证书或其他必备证书”,及免责条款第二十五条第一项“被保险机动车发生意外事故,致使任何单位或个人停业、停驶、停电、停水、停气、停产、通讯或网络中断、电压变化、数据丢失造成的损失以及其它各种间接损失”的约定,保险人不负赔偿责任。故本案因驾驶人被告赵壮壮未取得交管部门核发的从业资格证,交强险不能赔付,根据保险合同免责条款,第三者责任商业险也不能赔付等。

法院经审理查明:2017年12月11日7时许,原告夏晓立驾驶浙BT7147出租车载客至青林渡路青林闲庭西门对面,与被告赵壮壮驾驶、车主为被告赵文龙的浙B509QZ货车发生追尾事故,造成两车损坏及原告出租车内两乘客受伤。经宁波市海曙区交通警察局海曙大队《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涉案交通事故因浙B509QZ货车与浙BT7147出租车未保持安全距离,发生追尾,被告赵壮壮负全责。经被告中华保险宁波公司定损、修理厂维修,浙BT7147出租车修理费用为10 500元另查明,原告夏晓立驾驶的浙BT7147出租车,车辆所有人为宁波市港城出租汽车有限公司,原告夏晓立是承包人。被告赵壮壮驾驶的浙B509QZ车辆,车辆所有人为被告赵文龙,车辆类型为轻型自卸货车,使用性质为货运,鄞州区道路运输管理所于2016年1月26日核发了浙交运管货字330227102402号道路运输证,道路运输证换发期限截止时间2019年1月26日。驾驶人被告赵壮壮无交管部门核发的从业资格证。被告赵文龙为浙B509QZ车辆在被告中华保险宁波公司分别投保了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以下简称交强险)和机动车综合商业保险,机动车综合商业保险中机动车第三者责任保险(以下简称商业三责险)为主险,交强险保单中财产损失赔偿限额为2 000元;商业三责险保额为1 000 000元,并投保了不计免赔险。本次交通事故发生在交强险与商业三责险保单载明的保险期间内。各被告没有向原告支付过赔偿款项。

裁判结果

浙江省宁波市海曙区人民法院于2018年3月9日作出(2017)浙0203民初13075号民事判决:一、被告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宁波分公司偿付原告夏晓立出租车修理费用10 500元,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付清;二、被告赵文龙、被告赵壮壮共同偿付原告夏晓立出租车停运损失1 800元,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付清;三、驳回原告夏晓立其他诉讼请求。

一审宣判后,双方均未提出上诉,判决已发生法律效力。

裁判理由

法院生效裁判认为:原告夏晓立在涉案交通事故中诉请的损失应由侵权人即被告赵文龙、赵壮壮承担侵权责任。在没有违反法律法规的禁止性规范,且事故的发生与无从业资格证没有得到具有因果关系的证明下,保险合同中关于“驾驶出租机动车或营业性机动车无交通运输管理部门核发的许可证书或其他必备证书”保险人不负责的条款,属于免除保险人依法应承担的义务或加重投保人、被保险人责任的条款,属于无效格式条款。本案中驾驶人员即被告赵壮壮无从业资格证驾驶保险车辆发生事故,不属于商业三责险保险合同的免责情形,被告中华保险宁波公司的主张,法院不予支持。被告中华保险宁波公司应当按照法律法规的规定和合同的约定在交强险和商业三责险的保险责任限额内承担保险责任。被告中华保险宁波公司应予偿付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理赔款2 000元,机动车第三者责任保险理赔款 8 500元,共计10 500元。法院对被告赵文龙、赵壮壮自愿共同承担原告出租车停运损失1 800元予以确认有效。

本案争议焦点为一、无从业资格证是否可为保险合同免责事由。二、被告中华保险宁波公司有无就免责条款尽到明确说明义务。

关于第一个争议焦点。本案中的浙B509QZ货运车辆,已经鄞州区道路运输管理所核发道路运输证,具有从事货运经营车辆条件,被告之间并无异议。驾驶人被告赵壮壮持准驾车型C1的机动车驾驶证,具备涉案车辆的合法驾驶资格,被告之间也无异议。被告之间的焦点问题仅是驾驶人员无从业资格证情形下是否可为保险合同免责事由。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运输条例》第二十一条“申请从事货运经营的,应当具备下列条件:(一)有与其经营业务相适应并经检测合格的车辆;(二)有符合本条例第二十二条规定条件的驾驶人员;(三)有健全的安全生产管理制度”,第二十二条“从事货运经营的驾驶人员,应当符合下列条件:(一)取得相应的机动车驾驶证;(二)年龄不超过60周岁;(三)经设区的市级道路运输管理机构对有关货运法律法规、机动车维修和货物装载保管基本知识考试合格”,第六十四条“不符合本条例第九条、第二十二条规定条件的人员驾驶道路运输经营车辆的,由县级以上道路运输管理机构责令改正,处200元以上2000元以下的罚款;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的规定可看出,行政法规并没有对无从业资格证而从事货运经营的驾驶人员设立禁止性规定。如驾驶人没有取得从业资格证,则应由交管部门依据《道路运输管理条例》第六十四条的规定进行行政处理。交管部门核发的从业资格证是交管部门行政管理的需要,与驾驶能力没有必然联系。

保险合同免责条款订立的目的是为了控制保险风险,被告赵壮壮没有取得交管部门核发的从业资格证不会显著增加发生事故的概率,保险公司也不能证明事故发生与未取得交管部门核发的从业资格证有因果关系。根据保险近因原则,保险人对于承保范围的保险事故作为最直接的、最接近的决定性原因所引起的损失承担保险责任。涉案《机动车综合商业保险示范条款》在第二十二条“保险期间内,被保险人或其允许的驾驶人在使用被保险机动车过程中发生意外事故,致使第三者遭受人身伤亡或财产直接损毁,依法应当对第三者承担的损害赔偿责任”也作了约定。本案中,《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的交通事故原因系浙B509QZ货车与浙BT7147出租车未保持安全距离,发生追尾,该事故原因是保险事故最直接的的原因,也属于约定的承保范围。在没有违反法律法规的禁止性规范,且事故的发生与无从业资格证没有得到具有因果关系的证明下,保险合同将无从业资格证作为保险免责事由予以排除保险近因原则的适用是不公正的。保险合同中关于“驾驶出租机动车或营业性机动车无交通运输管理部门核发的许可证书或其他必备证书”保险人不负责的条款,属于免除保险人依法应承担的义务或加重投保人、被保险人责任的条款,属于无效格式条款。故本院认为,本案中驾驶人员即被告赵壮壮无从业资格证驾驶保险车辆发生事故,不属于商业三责险保险合同的免责情形,被告中华保险宁波公司的主张,本院不予支持。

此外,本案中驾驶人员即被告赵壮壮无从业资格证驾驶保险车辆发生事故,不属于《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第二十二条规定的交强险免责情形,被告中华保险宁波公司的不赔付交强险主张,本院也不予支持。

关于第二个争议焦点。本院认为,被告中华保险宁波公司抗辩的在NO:J17810025004号《机动车综合商业保险免责事项说明书》及所附NO:J16810004431号《投保人声明》上以加黑加粗字体表明免责条款、在投保人声明处打印提示、投保人重复抄写提示并签名的行为,仅仅能证明被告中华保险宁波公司尽到了提醒投保人注意的义务,尚不足以证明其已就免责条款尽到明确说明义务。本案中,被告中华保险宁波公司作为格式条款的提供一方,应当始终遵守诚实信用原则,仅以保险合同中“驾驶出租机动车或营业性机动车无交通运输管理部门核发的许可证书或其他必备证书”概括性的表述条款予以框定免责范围,未明示或列举“驾驶人没有取得从业资格证,保险人不赔偿”属于免责范围,属于约定不明确。被告中华保险宁波公司应当就有关免责条款的概念、内容及其法律后果等,以书面或口头形式向投保人作出解释,以使投保人明确该条款的真实含义和法律后果。在审理过程中,被告中华保险宁波公司并无证据表明对“驾驶人没有取得从业资格证,保险人不赔偿”这一免责条款向投保人做过具体、明确说明,且NO:J16810004431号《投保人声明》的内容其本身也属于格式条款,被告中华保险宁波公司关于保险公司已尽到免责告知义务的主张,本院也不予支持。


返回顶部】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