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通知:
当前位置:首页
 > 数说审判 > 审判执行白皮书
2014-2018年度宁波民营企业知识产权保护白皮书
发布日期:2019-10-25浏览次数:字号:[ ]

内容摘要:

凭着不甘居人后的开拓精神、大海容百川的开明思想、至实而无妄的诚信品德、励业重义理的互助风格、树高不忘根的赤子情怀,“宁波帮”逐鹿市场,顽强进取,推动着全市民营经济实现从小到大、从弱到强的历史性变化,民营经济成为推动我市经济发展的主力军,贡献了全市80%的税收、约65%的GDP和出口、85%的就业岗位、95%以上的上市公司与高新技术企业。

习近平总书记2018年11月1日在民营企业座谈会上指出,创造中国奇迹,民营经济功不可没!民营经济贡献了70%以上的技术创新,已经成为技术创新的重要主体。要为民营经济营造更好发展环境,帮助民营经济解决发展中的困难,支持民营企业改革发展,变压力为动力,让民营经济创新源泉充分涌流,让民营经济创造活力充分迸发。目前,我市经济正处于制造走向创新的关键转型期,民营企业作为创新的活跃生力军,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解除政策和制度上对创新的束缚,破解知识产权的创造、保护和运用方面的挑战和困难。全市两级法院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关于支持民营企业发展的各项决策部署,充分发挥审判职能作用,加大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力度,积极为民营企业创新发展提供优质法律服务、营造良好法治环境。本白皮书分析了我市民营企业知识产权民事纠纷案件的基本情况及特点,总结了全市两级法院民营企业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的主要做法,梳理了当前民营企业知识产权保护存在的各种问题,在此基础上提出针对性的对策建议,旨在为保障民营经济健康有序发展提供参考。

一、民营企业知识产权民事纠纷案件的基本情况及特点

(一)基本情况

近五年来,宁波两级法院共受理各类民营企业知识产权民事纠纷一审案件12676件、二审案件377件,共计13053件;审结各类著作权民事纠纷一审案件11834件、二审案件349件,共计12183件。

  从案由分布看,近五年宁波两级法院受理的民营企业知识产权民事纠纷案件案由以著作权纠纷、商标权纠纷、专利权纠纷、不正当竞争纠纷、侵害商业秘密纠纷为主,分别为7558件、2323件、2640件、129件、43件,分别占全部民营企业知识产权民事纠纷案件的57.9%、17.8%、20.2%、1%、0.3%

从结案方式来看,五年来,宁波两级法院共审结民营企业知识产权民事纠纷案件12183件,其中判决结案的有2322件(一审2142件,二审180件),调解结案的有963件(一审946件,二审17件),撤诉结案的有8375件(一审8225件,二审150件),以裁定移送或其他方式结案的有523件(一审521件,二审2件)。一审案件的调撤率为77.5%,二审案件的调撤率为47.9%。

(二)特点

1.案由分布相对集中。由于市场行为内容的复杂性,我市民营企业诉讼案由涉及较全,涵盖各类知识产权合同纠纷、知识产权权属及侵权纠纷、不正当竞争及垄断纠纷,但其中九成以上案件的案由集中于侵害著作权纠纷、侵害专利权纠纷、侵害商标权纠纷、不正当竞争纠纷和侵害商业秘密纠纷。

2.涉诉行业特点鲜明。大部分案件发生在准入门槛低、技术难度小、自主品牌少、仿造成本低、竞争激烈、产品低端且同质化现象普遍的行业,如文具、小家电、五金、照明等传统制造业,案由以外观设计专利权纠纷、商标权纠纷为主。与之相反,高新技术领域各行业由于重视知识产权保护,发案率普遍较低,案由集中于发明专利权纠纷、计算机软件著作权纠纷、不正当竞争纠纷,案件标的额大,影响范围广。

3.电商领域案件涌现。随着电子商务的发展和普及,我市网络购物发展迅猛,用户规模和交易规模持续双增长,大量民企涌入电商领域,利用电商平台传播盗版作品、出售侵害专利权或商标权的产品、擅自利用他人图片作为经营性使用等案件大幅增加。电商领域侵权具有隐蔽性强、动态变化快、发生频率高、辐射面广等特点,加大了取证和审理难度。

4.系列案较多,被告以中小民企为主。近五年,我市民营企业知识产权民事纠纷案件中系列案约占三成。其中,著作权纠纷,多为音像集体管理组织对同一区县的多家KTV经营企业同时提起诉讼;专利权和商标权纠纷高发于商品批发零售业,多为同一权利人对同一批发市场或乡镇街道内的多家个体工商户同时提起诉讼。系列案虽有利于维护权利人权益、强化企业知识产权意识,但呈现出重终端维权、轻源头打击的商业化维权特征,易引发群体性事件。

5.原告诉讼目的多样。越来越多大型民企将知识产权诉讼作为企业知识产权战略的组成部分,目的不仅仅局限于个案输赢,更是为了获取市场竞争有利地位。例如,利用专利权纠纷突破竞争对手限制、阻碍对方进入己方市场、提高市场占有率,利用不正当竞争纠纷、商标权纠纷,提升企业知名度、抢占市场份额。

6.判赔数额显著提升。随着原告举证能力的逐渐增强、知识产权价值市场认可度的逐年提升、国家保护知识产权力度的不断加大,宁波两级法院审结的民营企业知识产权民事纠纷案件平均判赔额从2014年的7.6万元提升至2018年的19.3万元,五年间增长了153.9%,充分发挥了司法对知识产权的价值认定和保护作用。

二、民营企业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的主要做法

(一)践行“最多跑一次”改革精神,助力企业高效解纷

1.建立网上立案和跨域立案。依据《浙江法院网上立案规则》和《浙江法院跨域立案规则》,拓宽立案渠道,建立网上立案和就近、便捷的跨域立案,实现高效率、低成本立案,便利诉权行使。自2017年开始实行至2018年底,宁波民营企业知产案件网上立案、跨域立案数为3768件,占同期总收案数的61%。

2.完善纠纷多元化解机制。一是深化跨区域管辖诉调对接机制。在各地原有的知产诉调对接基础上,依托宁波市知识产权综合运用和保护第三方平台,与温州、台州、绍兴市新昌县等地建立有效的诉调对接机制,对诉讼一方在协作法院辖区的,在自愿基础上,移交该诉调对接机构调解。二是建立司法调解、人民调解、行政调解“三位一体”大调解格局。先后与市文广局、市场监督管理局、市科技局等签订合作框架协议,通过信息资源互通、工作机制互动、培训调研互助、法制宣传互联,全方位建立知识产权司法、行政调解联动机制;强化与10家行业协会调解中心的合作,发挥行业协会在知识产权案件诉讼调解过程中的协助、补充作用,打造多领域延伸式人民调解格局。三是成立驻院调解室。邀请中国互联网协会调解中心的调解员常驻法院诉讼服务中心,负责知产案件的引调工作,提供快捷解纷服务。五年来,通过上述机制成功化解各类民营企业知产纠纷4102件,占调撤案件总数的43.9%。

3.推进“移动微法院”应用。创新“互联网+”解纷新模式,落实诉讼便利原则,依托微法院人脸识别身份验证、多路双向音视频、语音识别、支持文字图片发送等功能,根据需要,企业可选择立案、缴纳诉讼费、证据交换、质证、诉讼事项申请、送达、庭审等诉讼所有环节或部分环节在线上进行,实现网上网下、有线无线的互联互通,让数据多跑路,让企业少跑腿,实现诉讼“最多跑一次”甚至“一次不用跑”。自2018年初微法院平台上线至2018年底,两级法院运用“宁波移动微法院”审理民营企业知产案件达1229件,进行送达、证据交换、调解等程序性事项达11929次。

(二)打造知识产权司法保护高地,破解企业维权难题

1.适用证据规则,破解举证难问题。运用证据披露规则,在权利方初步证明账簿、销售票据、海关报关凭据等关键证据由对方或第三人持有,但因客观原因无法获取时,由法院调取。适用优势证据规则和举证妨碍规则,证据保全裁定和证据披露决定作出后,证据持有人拒绝提供或提供虚假证据的,产生推定对方当事人主张成立、降低证明标准的效果,实现权利救济与平衡。在证据交换、举证质证等程序中,根据诉辩对抗转换,依法适度增加被诉侵权方提出反证及说明的义务,合理降低权利方举证难度,平衡诉辩力量。依法运用证据保全制度,充分固定证据。例如,慈溪市洁达纳米复合材料有限公司诉深圳市泰鼎丰塑料制品有限公司、孙良军侵害发明专利权纠纷案新产品方法专利侵权纠纷,权利人难以获取被告的产品制造方法,存在维权难困境,法院根据原告申请,通过拍照、录像,提取产品样品、制作现场笔录等措施进行证据保全,充分固定被告涉案产品制造方法,为保护权利人合法权益排除了障碍。

2.多措并举,破解维权成本高、赔偿低问题。一是积极采取保全、诉前禁令等临时措施,提高知产司法救济的及时性、便利性和有效性,切实减轻企业维权负担。五年来,实施临时措施268次,裁定支持率达96.2%二是尊重市场,提升知识产权侵权损害赔偿数额与市场价值的契合度。积极运用经济分析的思维和方法,综合考量知识产权的创造性、成熟度、盈利能力、竞争情况、权利稳定性、保护期限等因素,提高损害赔偿计算的科学性和合理性,实现赔偿数额与知识产权市场价值相契合,让权利方获得充分赔偿。三是对于具有重复侵权、恶意侵权以及其他严重侵权情节的,在确保由败诉方承担维权成本的同时,依法适用惩罚性赔偿规则,加大赔偿惩戒力度,显著提升侵权成本,让侵权者付出应有代价,充分发挥法律威慑作用。通过上述措施,极大提升了个案判赔额,其中,东蓝数码有限公司诉宁波市镇海智慧城市运营科技有限公司计算机软件开发合同纠纷一案,判赔额高达2450万。

3.创新机制,破解维权周期长问题。一是案件繁简分流。对案情明确、法律关系清楚、争议不大的简易案件,利用微法院尽快审理或移送调解,调解成功的力促立即履行,调解不成的及时判决;对复杂疑难、影响重大的案件,实施精细化审理。因案制宜,实现简案快审、繁案精审。二是建立知识产权审判技术专家库从各领域选定技术专家25人组成专家库,充分发挥专家作用辅助法官快速查清疑难专业的技术性事实,缩短复杂案件审理周期。

(三)延伸知识产权司法审判职能,对接企业现实需求

1.掌握需求,精准服务。深入推进依法精准服务企业活动,通过走访企业、举办座谈会、发布司法预警、发送司法建议等方式,深入掌握企业司法需求,帮助企业增强风险防范意识,提升企业知识产权运用和管理水平。

2.编印手册,指导维权。编印《企业知识产权风险防范与维权手册》,分为著作权保护、商标保护、专利保护、不正当竞争、特许经营、其他等六编内容,为企业提供理论指导,提升企业知识产权保护水平。

3.司法公开,正确指引。通过在每年知识产权周发布司法保护白皮书、典型案例等形式,及时总结和展现知产司法保护的新成果、新规则、新经验。推进审判流程公开,推行网络庭审直播,促进司法公开信息化、数据化、精细化。丰富司法宣传手段,加强司法裁判的规则指导作用,为企业提供正确的行为模式指引。

4.推进诚信诉讼,营造良好法治环境。一是大力推行庭前诚信诉讼宣誓制度,就伪造重要证据、影响案件事实查明、严重妨碍民事诉讼的行为出具处罚决定书。二是整合全市知产法庭审判信息,促进信息共享,全面掌握、快速识别虚假诉讼、恶意诉讼案件当事人信息和案件信息,防范少数人通过虚假诉讼、恶意诉讼陷害企业。

三、民营企业知识产权保护中存在的问题

(一)民营企业自身问题

1.知识产权意识不强。一是权利方保护意识薄弱。企业较为重视有形资产的保护,容易忽视知识产权对企业发展的巨大推动作用,多数企业缺乏完整保护知识产权的措施,没有根据自身实际制定长期知识产权发展战略。少数企业在自有知识产权受侵害时,甚至抱以消极态度听之任之。二是侵权方法律意识不足。因不懂知识产权法而在无意中实施侵权行为或抱着侥幸心理故意侵害他人知识产权的现象十分普遍。涉诉后,部分企业尤其是小型企业往往怠于应诉,放弃参加庭审、举证质证、答辩等诉讼权利,导致最后需要支付更高的赔偿额。

2.知识产权管理体系不健全。除了少数大企业设有专业部门管理知识产权外,大部分民营企业在知识产权管理方面并没有设立专门部门,没有投入专项资金,没有配备专业人才,也没有制定系统的规章制度,而是采取传统的集权化领导、专制式决策的家长式管理,与知识产权的高度专业性特点不相匹配。另外,部分企业获得自有知识产权后管理不善,商标不续展、专利年费不续交的情况时有发生,导致知识产权流失严重。

3.知识产权风险点把握不准。企业在经营过程中,必然要面对和防范法律风险,但部分企业由于缺乏对风险点的正确认识,导致发展中遇到不少困难。著作权方面,风险主要集中在三类企业:一是KTV经营企业,未严格依照合同约定在音像集体管理组织享有著作权的作品范围内使用相关作品;二是电商企业,在经营性使用的网页中不合理使用他人图片;三是门户网站经营企业,在网页或客户端未经许可发布他人作品和配图。专利权方面,风险点有二:一是产品仿制或不完全仿制专利产品,落入他人专利权保护范围;二是自有专利质量不高,易被无效,导致市场竞争失利。商标权方面,风险点有三:一是不注重商标注册,或本着“酒香不怕巷子深”的理念,未对在先使用的商标及时提出注册申请,导致商标被他人抢注;二是对商标源头维护不足,对他人拟申请注册的在公示阶段的近似商标不关注,埋下该商标实际使用后挤占己方市场的隐患;三是在利益驱使下打擦边球,攀附知名商标。商业秘密方面,风险点主要在于企业员工在职时泄露商业秘密,或离职后披露商业秘密,以及保密措施不够完备。知产合同方面,风险点有三:一是合同签订前,对对方履约能力审查不严,导致违约情况发生;二是约定不明确,例如对技术成果的验收标准、权利归属、风险责任、保密条款等约定不明,导致争议发生;三是用语不规范,知识产权专业性较强,知产合同会涉及较多专业用语,若用词不规范,极易引发纠纷。

(二)外部环境问题

1.经济转型影响。近年来,我市正加快传统产业改造升级,聚焦重点细分行业,培育发展新兴产业体系,促进产业集群向中高端发展。经济转型、创新活跃有助于经济向优向好发展,但转型过程也会推高知识产权纠纷的发生率。部分研发技术不足、核心技术缺失的企业,遭遇经济转型升级期的发展瓶颈,为了谋取短期利益,采取伪造商标、仿制产品等方式抢占市场,引发纠纷。部分高新技术企业在高速发展过程中,极易卷入重要专利、不正当竞争、技术合同等纠纷。

2.司法审判质效有待进一步提升。2017年,宁波知识产权法庭成立,集中管辖发生在宁波市、温州市、绍兴市、台州市、舟山市辖区内的专利、技术秘密、计算机软件、植物新品种、集成电路布图设计、涉及驰名商标认定及垄断纠纷的第一审知识产权民事案件,案件数量激增,疑难案件比例增加,影响案件审理质效。

3.知识产权服务业发展相对滞后。知识产权服务业包括知识产权代理服务、法律服务、信息服务、商用化服务、咨询服务、培训服务等,我市知识产权服务业整体处于初级阶段。表现在:服务主体发育不健全,优质服务机构少,专业化服务内容不完善;服务机构与产业园区、企业的对接不紧密;基础服务不完善,知识产权保护信息收集和公开、知识产权诚信奖惩、知识产权侵权监管、知识产权纠纷调解等工作不到位;高端服务业欠缺,知识产权金融服务和涉外维权服务能力弱;缺乏知识产权战略研究、预警分析、诉讼应对、信息开发利用、涉外知识产权服务等高层次、复合型服务人才。

四、加强民营企业知识产权保护的对策与建议

(一)企业方面

1.提高知识产权意识。知识产权保护对企业长远发展具有重要意义,企业应紧跟时代潮流,转变发展观念,将知识产权战略放在应有位置。如果自有知识产权受到侵害,可通过发送书面通知的方式通知侵权方停止侵权,若对方继续侵权行为,可协商签署协议,合法授权并要求支付费用,若对方拒绝协商解决,应及时收集证据,通过向行政部门投诉或向法院诉讼等方式主张权利。如果企业是侵权人,应在收到权利人通知后及时核实并停止侵权,若收到诉状,应积极应诉答辩,寻找合理的抗辩事由,保障自身诉讼权利。我市出口企业较多,涉外纠纷时有发生,应转变以前怠于应对的态度,主动熟悉TRIPS 协议等国际条约有关知识产权的规定,同时了解境外国际贸易中有关知识产权的判例等,积极做好应诉准备,维护自身合法权益。

2.建立知识产权管理体系。借鉴优秀的知识产权管理经验,结合具体实际及战略目标,划拨资金构建适合自身发展知识产权管理体系。设立专门从事知识产权创造、运用、保护的机构,依托知识产权定性和定量分析,制定知识产权运营和保护策略;配备知产管理人员,负责档案管理、信息传递、内部协调、外部联络、阶段考评等知产管理日常事务;制定知产管理制度,确保管理工作界限清晰、权责明确、奖惩分明;适时聘请专门的知识产权中介服务机构提供专业系统的服务,最大限度优化知识产权管理,强化知识产权保护。

3.正确应对知识产权风险点。著作权方面,KTV、门户网站、电商等经营企业在使用他人享有著作权的音乐、文字、摄影、计算机软件等作品时,需同著作权人订立许可使用合同并支付费用;企业在创作作品后,可考虑及时申请著作权登记,取得作品登记证书,该直观化的权利证明有利于降低维权举证难度。专利权方面,需要对特定产品进行研发或二次研发时,应对该领域已有专利进行全面检索,谨慎对待已存较成熟的技术方案,采取绕开或进行规避式改进策略,避免侵害他人专利权;研发过程应注重专利质量,避免专利被无效,同时应注重专利战略和专利布局。商标权方面,将商品或服务投放市场前,应采取全面注册、跨类别注册、国际注册、注册集体商标等策略进行商标注册;重视源头维护,对他人在公示阶段的近似商标及时提出异议;另外,应树立企业信心,加强自主创新,培育自有品牌,摒弃攀附知名商标心理。商业秘密方面,秘密性、商业价值性和保密性(采取保密措施)是商业秘密的构成要件,其中保密性要求企业必须针对商业秘密采取保密措施,例如与涉密人员签订保密协议,进行保密培训,对办公设备加密等。商业秘密保护还是专利保护是许多企业会考虑的问题,可以结合反向工程难易程度、科研成果价值期限长短、获得专利可能性大小、经济价值大小等因素综合考量、具体决策,若仍难有定论,建议选择专利保护,因商业秘密存在被他人在先申请专利的风险,另外,就我市民营企业现状看,大部分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都没有建立完善的商业秘密保护体制,商业秘密较易泄露。知产合同方面,合同签订前,审查对方履约能力和知识产权有无瑕疵,订立合同时,注意用语规范,并对许可方式、权利归属、验收标准、风险责任、保密条款等具体涉及事项制定明确约定条款。

(二)司法方面

1.依法平等保护。准确认识党和国家鼓励、支持、引导民营企业发展的大政方针,坚持依法、平等保护包括民营企业在内的各类市场主体的知识产权,不因为企业规模不等有所偏见,不因为所有制成分不同有所偏颇,维护经济转型期市场竞争的正常秩序。

2.实行行为保全、先行判决。根据2018年12月13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查知识产权纠纷行为保全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兼顾及时保护与稳妥保护,依法采取诉前责令停止有关侵犯知识产权行为的措施,对受侵害的知识产权予以及时救济。根据民事诉讼法规定,结合个案实际,适用先行判决制度,防止权利人损失扩大,提升案件审理效率,提高司法公信力。

3.构建多元化技术事实查明体系。着手建立技术调查官制度,引入技术调查、技术咨询、专家陪审和技术鉴定“四位一体”的技术事实查明体系,加强技术调查官队伍建设,细化和完善技术调查官参与诉讼活动的工作职责,规范技术调查报告的采信机制,形成多元技术事实查明机制,确保技术事实查明的客观性、科学性和高效性。

4.全面推进知识产权审判“三合一”。深入推进落实三合一工作,实现知识产权案件审理专门化、管辖集中化、程序集约化和人员专业化,统一裁判标准和尺度、实现人案动态配置、发挥改革聚合效应,推动建立公正、高效、权威的知识产权审判体制。同时,完善三合一外部协调机制,统一刑事司法标准。加强与公安局、检察院的联席会议机制建设,确定刑事案件移送标准,推进疑难案件会商,实现学习考察资源共享,形成工作合力,提升刑事司法工作规范性与实效性。

(三)社会服务方面

1.优化知识产权服务环境。搭建知识产权公共服务平台,围绕知识产权维权、信息、交易等服务,构建多层次、多功能、全覆盖的知识产权公共服务体系;引进信贷资金、社会资本投资知识产权服务业,加大对知识产权服务机构提升业务服务能力、搭建公共服务平台、创新服务模式等的资金支持;完善知识产权服务业竞争制度,构建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市场体系,促进知识产权服务业规范化发展。

2.完善知识产权保护联盟。行业组织要发挥服务、维权、自律、合作职能,积极开展知识产权市场调研、人员培训和交流协作,全面提高企业管理、运用和保护知识产权的水平。建立知识产权保护自律机制和重大知识产权纠纷应对机制,创建覆盖面广、服务能力强的知识产权维权援助网络,提供行业知识产权信息交流、法律咨询、纠纷调解、维权援助服务,提高企业应对知识产权纠纷,尤其是应对国际知识产权纠纷的能力。




返回顶部】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