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通知:
当前位置:首页
 > 审判信息 > 案例研究
孙义东诉安阳市富鑫运输有限公司、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郑州市分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
发布日期:2019-02-25浏览次数:字号:[ ]

孙义东诉安阳市富鑫运输有限公司、中国人民财产保

险股份有限公司郑州市分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

——增驾的实习期不得牵引挂车情形的认定

 

关键词  增驾实习期、禁止性驾驶行为、格式条款、免责事由

裁判要旨

审查商业保险免责条款是否有效是审理机动车交通事故中极为重要而又复杂的问题,因保险合同大多规定了免责事由,而保险合同往往都是格式合同,因此在审理过程中双方发生的分歧与争议较多。根据《保险法解释(二)》第十条“保险人将法律、行政法规中的禁止性规定情形作为保险合同免责条款的免责事由,保险人对该条款作出提示后,投保人、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以保险人未履行明确说明义务为由主张该条款不生效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的规定可知,若保险人将法律、行政法规中禁止性规定情形作为免责事由并尽到告知义务,法院应当予以支持

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三十九条:“采用格式条款订立合同的,提供格式条款的一方应当遵循公平原则确定当事人之间的权利和义务,并采取合理的方式提请对方注意免除或者限制其责任的条款,按照对方的要求,对该条款予以说明。”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六条:“提供格式条款的一方对格式条款中免除或者限制其责任的内容,在合同订立时采用足以引起对方注意的文字、符号、字体等特别标识,并按照对方的要求对该格式条款予以说明。提供格式条款一方对已尽合理提示及说明义务承担举证责任。”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条:“保险人将法律、行政法规中的禁止性规定情形作为保险合同免责条款的免责事由,保险人对该条款作出提示后,投保人、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以保险人未履行明确说明义务为由主张该条款不生效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一条:“保险合同订立时,保险人在投保单或者保险单等其他保险凭证上,对保险合同中免除保险人责任的条款,以足以引起投保人注意的文字、字体、符号或者其他明显标志作出提示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其履行了保险法第十七条第二款规定的提示义务。”

《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二十二条:“机动车驾驶证的有效期为6年,本条例另有规定的除外。机动车驾驶人初次申领机动车驾驶证后的12个月为实习期。在实习期内驾驶机动车的,应当在车身后部粘贴或者悬挂统一式样的实习标志。机动车驾驶人在实习期内不得驾驶公共汽车、营运客车或者执行任务的警车、消防车、救护车、工程救险车以及载有爆炸物品、易燃易爆化学物品、剧毒或者放射性等危险物品的机动车;驾驶的机动车不得牵引挂车。”

案例索引

一审:宁波市北仑区人民法院(2018)浙0206民初6493号(2018年12月17日)

二审: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2019)浙02民终657号(2019年4月23日)

基本案情

原告孙义东诉称被告安阳市富鑫运输有限公司、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郑州市分公司承担因交通事故给原告造成的损失,要求被告安阳市富鑫运输有限公司、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郑州市分公司赔偿财产损失28 190元。

被告人保财险郑州公司答辩称,张永奎发生事故时系在实习期内驾驶牵引挂车的机动车,故因本起事故造成的损失保险公司在商业三者险内可免赔的事实。同意在交强险范围内对原告的财产损失进行赔偿,超出交强险范围外的损失其认为应由被告富鑫运输公司予以承担。

被告富鑫运输公司答辩称,原告的损失并未超过保险范围,故应由被告人保财险公司予以赔偿

宁波市北仑区人民法院经审理查2018年2月4日16时30分,张永奎驾驶豫EP9965号重型半挂牵引车后拖挂车在大高速出口南往北行驶,途经泰山路岔口附近倒车时与同方向由王柯驾驶的苏M99A00号轿车相撞,造成两车受损的交通事故张永奎应承担本起事故的全部责任,王柯无责任。原告孙义东苏M99A00号轿车驶证上登记的所有人,张永奎系被告富鑫运输公司员工,本起事故发生在其履行职务行为时,被告人保财险郑州公司系张永奎驾驶豫EP9965号重型半挂牵引车后拖挂车交强险、商业险保险人。

裁判结果

宁波市北仑区人民法院于2018年12月17日作出(2018)浙0206民初6493号判决书,判决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宁波分公司在交强险财产责任限额范围内赔偿原告孙义东财产损失2 000该款应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付清;被告安阳市富鑫运输有限公司应赔偿原告孙义东超出交强险财产责任限额部分的损失合计26190元,该款应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付清。一审宣判后,安阳市富鑫运输有限公司向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裁判理由

宁波市北仑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关于原告主张的财产损失28 190元,双方对金额并无异议,本院予以认定。因增加准驾车型的驾驶人在实习期内不得驾驶机动车牵引挂车属于行政法规的禁止性规定,人保财险郑州公司将该禁止性规定列为保险条款的免责事由,且被告富鑫运输公司亦确认收到过该免责条款。故本院确认被告人保财险郑州公司作为肇事机动车的保险人在交强险范围内先行承担赔偿责任,原告超出交强险部分的财产损失应由被告富鑫运输公司予以承担。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一款、第十九条、第三十四条、第四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条、第十一条的规定,判决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宁波分公司在交强险财产责任限额范围内赔偿原告孙义东财产损失2 000元,该款应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付清;被告安阳市富鑫运输有限公司应赔偿原告孙义东超出交强险财产责任限额部分的损失合计26190元,该款应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付清

案例注解

在该案件审理中,主要争议焦点即是该损失应当由谁承担。而确认这个问题的关键即是保险公司主张的在实习期内驾驶牵引挂车的机动车造成的损失保险公司在商业三者险内可免赔的商业保险免责条款是否有效。因商业保险合同多为格式合同,因此判定该条款是否有效,主要审查以下两个方面:

一、提供格式条款一方是否尽到合理提示说明义务。

《合同法》第三十九条、《合同法解释(二)》第六条明确规定:“提供格式条款的一方对格式条款中免除或者限制其责任的内容,在合同订立时采用足以引起对方注意的文字、符号、字体等特别标识,并按照对方的要求对该格式条款予以说明。”只有达到以上标准才可以认定提供格式合同方采取了合同的提示说明义务,否则该条款无效。

在本案中,人保财险郑州公司将该保险条款的免责事由加以黑字体的方式记载于保险条款的责任免除部分,且被告富鑫运输公司亦确认收到过该免责条款,因此人保财险郑州公司属已尽明确说明义务,该免责条款的前提要件已满足

二、该格式条款是否合理、正当,不违反法律规定。

《保险法解释(二)》第十条规定:“保险人将法律、行政法规中的禁止性规定情形作为保险合同免责条款的免责事由,保险人对该条款作出提示后,投保人、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以保险人未履行明确说明义务为由主张该条款不生效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由此可知,保险人若将法律、行政法规中的禁止性规定情形作为保险合同免责条款的免责事由,应属有效。本案中,人保财险郑州公司与被告富鑫运输公司达成的商业保险合同中,将驾驶员在实习期内驾驶牵引挂车的机动车这一情形列为保险条款的免责事由正属于法律、行政法规的禁止性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二十二条第三款中明确规定,机动车驾驶人在实习期内驾驶的机动车不得牵引挂车。

但是在实践中,对于上述禁止性规定的理解却存在不同意见。第一种意见认为:根据《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22第2款规定,机动车驾驶人初次申领驾驶证后的12个月为实习期,第3款规定在实习期内不得牵引挂车的实习期系为初次申领驾驶证的12个月实习期。在发生交通事故时驾驶人若是增驾A2驾驶证实习期间,并非初次申领驾驶证的实习期,则不能适用上述规定A2驾驶证准驾车辆包括全挂、半挂汽车,驾驶人已经取得A2驾驶证,说明已经取得了驾驶与A2驾驶证相符车辆的资格。如在实习期内不得驾驶准驾车辆,就失去了实习期设立的目的和意义,不符合立法的原意。第二种意见认为:按照公安部制定的《机动车驾驶证申领和使用规定》,机动车驾驶证的申领分为初次申领和已持有机动车驾驶证申请追加准驾车型的申领。而准驾车型为牵引的A2驾驶证只能以增加准驾车型的方式申领取得,无法通过初次申领的方式取得。若《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二十二条规定的实习期内禁止性驾驶行为仅理解为驾驶证初次申领后的实习期情形,则该条规定实习期内驾驶的机动车不得牵引挂车将缺乏规制对象。因此该实习期应当包括增加准驾车型驾驶证的实习期。据此,笔者赞同第二种观点,理由如下:                                                                                                                                                                                                                                                                                                                                                                                                                                                                                                                                                                                                                                                    

根据公安部的《机动车驾驶证申领和使用规定》第九条、第十四条、第十五条的规定可知,驾驶牵引车属于已持有机动车驾驶证,申请增加准驾车型的其中之一,另外申请增加牵引车准驾车型的,还要已取得驾驶中型客车或者大型货车准驾车型资格三年以上,或者取得驾驶大型客车准驾车型资格一年以上,而其中获得中型客车、大型客车驾驶资格还需其他条件,所需持有初次申领驾驶证的时间条件也都在1年以上,即是说,想要获得驾驶牵引车资格的驾驶证,其必然已经经过了初次申领驾驶证的实习期,因此《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二十二条第三款规定的实习期若只理解为初次申领驾驶证的实习期则毫无意义,因为在该实习期内本就不可能获得A2驾驶证。至于上述第一种意见认为的获得A2驾驶证在实习期不能驾驶失去实习期意义的观念笔者认为有失偏颇,因A2驾驶证的准驾车型有很多,而在实习期内能够多加练习熟悉这些车型,对于之后牵引挂车也是有相当的帮助,实习期的意义也并未消失。

其次,《机动车驾驶证申领和使用规定》是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及其实施条例等法律法规而制定,其对驾驶人增驾申领驾驶证所规定的实习期,亦是遵循了上位法《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二十二条关于驾驶人在实习期内的驾驶安全管理立法宗旨。《机动车驾驶证申领和使用规定》第七十五条亦有《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二十二条类似之规定,内亦未将两个实习期做出区分,因此应当理解为在两个实习期内驾驶的机动车都不得牵引挂车。

综上分析,应当认定增加准驾车型的驾驶人在实习期内不得驾驶机动车牵引挂车属于法律法规的禁止性规定。本案中,人保财险郑州公司将该禁止性规定列为保险条款的免责事由,并以加黑字体的方式记载于保险条款的责任免除部分,被告富鑫运输公司亦确认收到过该免责条款,该条款应当视为有效,因原告财产损失已超出交强险财产责任限额,故本院确认原告超出交强险部分的财产损失应由被告富鑫运输公司予以承担

 

 

编写人  宁波市北仑区人民法院  欧林 邱小波

 

返回顶部】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