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通知:
当前位置:首页
 > 审判信息 > 案例研究
马塞尔·若尼·欧斯特维(Marcel René Oosterveen)诉宁波北仑宇创机械工业有限公司公司解散纠纷案
发布日期:2019-04-25浏览次数:字号:[ ]

 

马塞尔·若尼·欧斯特维(Marcel René Oosterveen)诉宁波北仑宇创机械工业有限公司公司解散纠纷案

 

关键词  公司解散/条件/中外合资

裁判要点

  衡量中外合资公司的解散是否符合法定条件时须注重公司维持原则。公司解散意在运用公权力为无法通过其他途径破解公司僵局的股东提供司法救济。只要公司正常经营,未发生严重困难,就应继续维持。而判断公司经营决策是否发生严重困难的关键在于董事会能否正常召开,而非决议内容有效与否或实施与否

  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一百八十二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二)》第一条

  基本案情

原告马塞尔·若尼·欧斯特维(Marcel René Oosterveen)(以下简称“马塞尔”)诉称:被告宇创公司系原告与第三人龙霞于2010530日共同投资设立,注册资本50万元人民币,双方各持50%的股权,第三人龙霞任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龙霞配偶周伟健任公司监事。公司经营范围为滑板、滑轮车、PU轮、轮芯及五金配件的生产制造。原告长期在国外进行公司产品的市场营销,没有直接参与公司的经营管理,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始终为第三人龙霞及其配偶周伟健。原告曾委派案外人丹尼斯(Dennis Van Mierlo)和约翰(Johann Moreau)代表其参与公司日常经营,但因该两名代表与第三人龙霞及其配偶周伟健矛盾日深,最终导致肢体冲突,原告被迫于20146月将两名代表撤回。自成立后,公司从未召开过股东会或董事会并形成有效决议,期间已超过两年,公司经营管理发生严重困难。因公司设立的所有程序性文件均由第三人龙霞一人签署,根据其签署的公司章程,实际将原告的参与公司决策经营权架空,即使原告要求召开股东会或董事会,对解决公司僵局也于事无补。原告曾于20147月与第三人龙霞协商,要求收购龙霞在公司的股份,但最终未能达成协议。第三人龙霞配偶周伟健还存在私下设立与被告经营范围重叠的其他公司、向客户发送诋毁原告商业信誉及名誉的邮件等损害被告公司利益和原告股东权益的行为,原告曾于20141023日请宁波市对外贸易经济合作局(以下简称宁波外经贸局)下属的外商投资企业投资协调中心进行调解,但无果,原告与第三人龙霞之间矛盾已不可调和。故原告诉至本院,请求判令解散被告。

被告宁波北仑宇创机械工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宇创公司”)辩称:原告的诉请不能成立。不存在法律意义上的公司僵局,也不符合法律规定的解散条件。被告近几年经营良好,有盈利、有分红、客户不断增加。第三人与原告之间也不存在不可调和的矛盾,可以友好交谈。解散公司是最后的无奈之选,不但会损害第三人的利益,也会损害职工等人的权益。应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第三人龙霞陈述称:与被告宇创公司答辩意见一致

法院经审理查明:201029,马塞尔书面授权龙霞代理其办理宇创公司设立的各项审批。同年223日,龙霞代理马塞尔与自己签订中外合资经营宇创公司合同1份,约定各出资25万元人民币。同年531日,宇创公司登记成立,注册资本50万元人民币。马塞尔任副董事长,龙霞任董事长,案外人周伟健任董事,案外人秦涛任监事。公司章程规定董事会是最高权力机构,例会每年召开二次;经三分之一以上的董事提议,可以召开董事会临时会议;董事会原则上在公司所在地举行,均须作详细的书面记录,并由全体出席的董事签字,记录文字使用中文和英文,记录由公司存档。

2014628,马塞尔委托他人办理受让龙霞持有的全部股权事宜,并委托上海诚汇会计师事务对宇创公司2012年至2014630的财务状况、经营成果和现金流量以及相关内部控制进行尽职调查,后该会计师事务所出具尽职调查报告1份,列举了宇创公司存在的相关问题,资产总计人民币1411万元。最终,股权转让无果。83,龙霞亦委托他人参与宇创公司50%股权的收购与反收购事务。86,马塞尔通过电子邮件向龙霞表明,希望将宇创公司解散清算。

8112时,宇创公司董事周伟健发电子邮件给马塞尔和龙霞,建议在当天召开董事会议;3时,马塞尔回复同意,并约定“中国时间上午十点在线召开”。9时,马塞尔发送主题为“关于董事会议”的邮件给龙霞和周伟健,内容涉及与合作企业的相关事务、公司财务等事务的分工等。124时,周伟健发送主题为“811号上午10:00到下午1:00股东会议最终协议”的邮件给马塞尔和龙霞,请求确认会议商定的3件经营事务的记录;6时,周伟健又发送催告确认邮件给两人。11时,马塞尔邮件回复周伟健(并抄送龙霞),对待确认邮件进行逐条回复,并称“关于股东会议期间我们讨论的所有的事都没有改变,所有的事都已经确认”。12时,马塞尔再次回复周伟健邮件(并抄送龙霞)称:“这是份正式的邮件。”

马塞尔曾委派代表到宇创公司工作,20146月,该代表与龙霞及公司员工发生肢体冲突。20141215日,因经营上存在分歧,马塞尔带多人到宇创公司,要求查询公司电脑资料并停止生产,遭拒后与龙霞、周伟健等多人发生争吵,相互拉扯、推搡、殴打,致多人轻微伤。该案经公安机关调查,决定不予行政处罚。

201412月,宇创公司仍在正常生产经营

  裁判结果

  浙江省宁波市北仑区人民法院于2015610日作出(2014)甬仑商外初字第169号民事判决,驳回原告马塞尔·若尼·欧斯特维(Marcel René Oosterveen)的诉讼请求。宣判后,马塞尔提出上诉。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51118日作出(2015)甬仑商外终字第45号民事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裁判理由

法院生效裁判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被告宇创公司是否符合法定的解散条件。对此法院分析如下:

第一,本案系一起注册地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浙江省宁波市北仑区的中外合营企业公司解散纠纷,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十六条、第二百六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第十四条的规定,本院作为公司住所地法院对本案享有管辖权,并应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审理本案

第二,《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一百八十二条规定:“公司经营管理发生严重困难,继续存续会使股东利益受到重大损失,通过其他途径不能解决的,持有公司全部股东表决权百分之十以上的股东,可以请求人民法院解散公司”,该法第二百一十七条同时规定:“外商投资的有限责任公司和股份有限公司适用本法;有关外商投资的法律另有规定的,适用其规定”。故虽然《中外合资经营企业法实施条例》第九十条列有六种情形合营企业解散须报审批机构批准,并没有包括公司法第一百八十二条规定的公司发生僵局的情形,但工商外企字(2008)226号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务部《关于外商投资企业解散注销登记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第二条关于解散的情形及审批依据中的第(一)项规定:“外商投资的公司因章程规定的经营期限届满而解散,被司法裁定解散,依法被吊销营业执照、责令关闭或者被撤销而解散的,直接进入清算程序,无需经过审批机关批准。”也即外商投资的公司可以被司法裁定解散,无需经过审批机关批准。

    第三,《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二)》第一条对公司法第一百八十二条中“公司经营管理发生严重困难”进行了具体规定,即公司持续两年以上无法召开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股东表决时无法达到法定或者公司章程规定的比例,持续两年以上不能作出有效的股东会决议或者股东大会决议;公司董事长期冲突,且无法通过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解决;经营管理发生其他严重困难,公司继续存续会使股东利益受到重大损失。公司解散必须符合上述法定条件。

本案中,首先,关于股东会有无召开及能否作出有效决议。被告宇创公司系中外合资经营企业,由于合营企业只设董事会,不设股东会,故董事会是合营企业的最高权力机关。召开董事会会议即是合营企业作出经营决策的方式。宇创公司公司章程中也明确规定,董事会是合营公司的最高权力机构,董事会例会每年召开二次。经三分之一以上的董事提议,可以召开董事会临时会议。董事会原则上在公司所在地举行。原告马塞尔与第三人龙霞系被告宇创公司持股各50%的股东,公司共有董事三人,除原告马塞尔与第三人龙霞外,尚有董事周伟健。法院审理认定的事实表明,2014年8月11日,董事周伟健发电子邮件给原告马塞尔和第三人龙霞,建议在当天“开一个董事会议,用一个小时时间来确认所有的事”。同日,原告即通过电子邮件回复董事周伟健和第三人龙霞:“好的,一个小时,中国时间上午十点我将会在线召开董事会议。”可见公司的三位董事就在线召开董事会议一事达成了合意。公司章程中也规定董事会“原则上”在公司所在地举行,也即特殊情况下可以变通,并非必须在公司所在地举行。在原告马塞尔长期在国外,三位董事又就在线召开董事会议达成共识的情况下,在线召开董事会并无不妥。公司章程同时规定,董事会每次会议,均须作详细的书面记录,并由全体出席的董事签字,记录文字使用中文和英文,记录由公司存档。原告马塞尔显然清楚知晓这一规定,并在其于同日9时11分发送给第三人龙霞和董事周伟健的主题为“关于董事会议”的邮件中特别强调:“注意你方应该有人参加并且必须要写会议记录,因为这是一次正式的股东成员会议,会议记录需要用两种语言打印出来,并且送达每个股东成员。请确认,否则股东会议无效”。2014年8月12日4时48分,董事周伟健发送主题“8月11号上午10:00到下午1:00股东会议最终协议”的邮件给原告马塞尔和第三人龙霞,载明:“以下是在宇创工厂股东会议中我们确认事情的记录……请确认以上事情……签署以上内容,今天我将会翻译出来。”同日6时10分,董事周伟健又发送了主题为“回复:8月11号上午10:00到下午1:00股东会议最终协议”的电子邮件给原告马塞尔(并抄送第三人龙霞):“这是已经确认的正式的,对吗?”同日11时49分,原告马塞尔发送主题为“回复:8月11号上午10:00到下午1:00股东会议最终协议”的电子邮件回复周伟健(并抄送第三人龙霞)称:“我的回答如下:……我回答了所有你的问题,关于股东会议期间我们讨论的所有的事都没有改变,所有的事都已经确认。”同日12时13分,原告马塞尔发送主题为“关于:8月11号上午10:00到下午1:00股东会议最终协议”的电子邮件回复周伟健(并抄送第三人龙霞)称:“这是份正式的邮件。”上述可见,本次在线召开的董事会形成了一致的决议,会议记录也通过电子邮件的形式经过了原告马塞尔的确认,并送达了包括第三人龙霞在内的所有董事会成员。宇创公司通过在线召开董事会的方式形成了决议,表明宇创公司的董事会机制并未失灵。股东之间的冲突并非无法通过董事会解决。因此,原告马塞尔关于公司设立后从未召开过董事会并形成有效决议的诉称,法院难以采信。

其次,关于公司董事之间是否存在无法解决的冲突。法院认定的事实表明,原告委派的代表丹尼斯(Dennis)与第三人龙霞及宇创公司员工曾于2014年6月发生肢体冲突,但原告马塞尔随即与第三人龙霞通过电子邮件的沟通妥善处理了该事件。之后公司更于2014年8月召开了在线董事会并形成决议。而2014年12月15日公司三位董事之间的冲突发生在原告起诉后,公安部门尚在调查中,无法表明董事间存在长期的冲突且无法通过董事会解决。故原告关于董事之间冲突激烈无法通过董事会解决的诉称,法院难以采信。

再次,关于经营管理有无发生其他严重困难。宇创公司处于正常经营状态,原告马塞尔也未能提供证据证明宇创公司公司经营发生严重困难以及继续存续将使其他股东利益受到重大损失,故原告关于不解散将严重损害其股东权益的诉称,法院难以采信。

综上,公司解散之诉,意在运用公权力为无法通过其他途径破解公司僵局的股东提供司法救济,而本案中股东之间虽有矛盾,但公司的经营决策并未陷入僵局,与本案相关的问题并非董事会决议内容实施与否及决议是否有效,而是确定董事会能否正常召开,故原告马塞尔以董事会决议未实施、决议部分内容违法为由来否定董事会正常召开的抗辩理由不成立。公司不符合法定的解散条件,原告马塞尔请求解散宇创公司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法院不予支持。

 

备注:本案曾获评2016年度全市法院“优秀案例”,发表于《宁波审判》2017年第2期。根据该案撰写的论文《中外合资经营公司解散的法定条件》曾发表于《人民司法》2016年05期。

 

作者简介:陈广秀,女,1977年5月生,吉林大学法学博士,现任宁波市北仑区人民法院民四庭庭长,员额法官,专攻知识产权领域。2009年及2010年其作为首批成员分别入选浙江省商事审判人才库和知识产权审判人才库(相关文件:浙高法〔2009〕49号及浙高法〔2010〕204号)

 

作者联系方式:0574-86771657;13777235755;jiuxianghuanpei@sina.com

 

 

返回顶部】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