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通知:
当前位置:首页
 > 审判信息 > 案例研究
苏善伍诉宁海县大佳何镇张坑村股份经济合作社、苏岭峰为建设工程合同纠纷案
发布日期:2019-05-25浏览次数:字号:[ ]

苏善伍诉宁海县大佳何镇张坑村股份经济合作社、苏岭峰为建设工程合同纠纷案

——当事人有相反证据的,可推翻合同明确约定的内容

 

关键词

没有约定  明确约定  约定不明  理解有争议

裁判要旨

在民商法中,当事人意思自治,应当按照约定全面履行自己的义务。依法成立的合同,对当事人具有法律约束力,有约定从约定,无约定从法定,约定在不违法的前提下约定优于法定。除了明确约定没有约定之外,合同也有可能约定不明,当事人对合同内容理解有争议的情形。合同有明确约定时应当遵照执行,但当事人如果可以提供相反证据证明当时的约定不是真实意思表示或者该约定缺乏相应的事实依据的,合同约定的内容可以认定无效。合同没有约定或约定不明时,先看有无法定情形,再按《合同法》第61条的规定,以协商或解释的模式处理,按61条仍不能解决的,适用第62条为代表的先协商后解释优先的法律规制模式处理。

【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61条、第62条、第125

案件索引

一审:宁海县人民法院(2018)浙0226民初545号(20181124日)

二审: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2019)浙02民终27号(2019228日)。

基本案情

原告苏善伍。

被告宁海县大佳何镇涨坑村股份经济合作社。

第三人:苏岭峰。

原告苏善伍诉称:2004427日,第三人与被告签订《涨坑村坦坑通山公路工程承包合同》一份,约定了工程范围、合同固定价为695 000元及第三人垫资承包建造等条款。合同签订后第三人如约建造完成。2007217日,被告支付第三人20 000元,尚欠675 000元,第三人多次催讨无果。2016730日,第三人将全部债权(含逾期利息)转让给原告,但经原告催讨仍未果。涉案工程经宁波弘正工程咨询有限公司鉴定,参照合同单价,工程款为263 822元。现原告诉至法院要求:1.判令被告支付原告债权转让款243 822元及逾期付款利息损失(以243 822元为基数,自2007218日起按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同期同类贷款基准利率算至实际履行日止);2.本案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被告宁海县大佳何镇涨坑村股份经济合作社辩称:首先,原告主张的基础债权未成就。根据被告与第三人签订的《涨坑村坦坑通山公路工程承包合同》,合同明确约定本工程由县交通局全额拨款建造,第三人垫资承包建造;工程竣工后,由第三人向被告提出验收,经被告验收合格后,方可支付工程款;支付办法,坚持县交通局拨款到位付清工程款,未到位不付款的原则,被告不出资,确实做到专款专付。从上述约定可看出,被告不承担付款义务,第三人没有做到合同约定的工程量,工程尚未完工,没有竣工验收合格,付款条件也不成就。其次,本案已过诉讼时效。第三,宁波弘正工程咨询有限公司出具的工程造价咨询报告书不能作为定案依据。早在200447日,被告与第三人就已签订一份《坦坑通山公路工程承包合同》,当时约定全长8 000米,承包款总价695 000元,2004421日的招投标公告中亦载明总投资695 000元(含附属工程),因合同约定无需被告出资,故695 000元是随便写的数字,不是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宁波弘正工程咨询有限公司出具的方案一以合同随便写的金额,结合主路面积计算出造价263 822元,也没有考虑合同中约定的工艺要求、附属工程,该方案根本不足取;方案二根据定额套算,定额套算的前提是施工单位具备相应施工资质,但本案是个人施工,不能套用定额,且该方案也没有考虑下浮率,故方案二也不能作为定案依据。综上,请求法院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第三人未到庭陈述。

宁海县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200447日,被告与第三人签订一份《坦坑通山公路工程承包合同》,约定被告为了建造一条村级坦坑通山公路,全长8 000米,由第三人垫资承包,承包款总价695 000元。2004421日,被告就涉案工程发布招投标公告,明确工程建设及要求、总投资与付款方式,并载明该工程现未经立项,属全垫资工程,村方不出资,中标者必须要与村方共同努力争取款项到位。2004427日,第三人与被告签订《涨坑村坦坑通山公路工程承包合同》一份。合同约定:1.工程总长4 000米及相应的施工要求;2.承包款总额为695 000元,由县交通局全额拨款建造,第三人垫资承包建造,坚持交通局拨款到位付清工程款,未到位不付款的原则,被告不出资,确实做到专款专付;3.工程竣工后,由第三人向被告提出验收,经被告验收合格后,方可支付工程款。2007217日,被告支付第三人20 000元。2016730日,第三人签订《债权转让告知书》一份,将剩余工程款675 000元及相应利息转让给原告,由原告向被告主张债权。201681日,被告法定代表人签收上述材料。原告在之前庭审中陈述被告支付的15 380元小工费是替第三人支付的。

经鉴定,宁波弘正工程咨询有限公司于2018112日作出鉴定报告书:方案一参照合同单价(以主路面积计算),工程量按现状主路面积计算,得出涉案工程的造价为263 822元;方案二根据现状路面情况,进行套价取费计算,得出涉案工程的造价为96 049元。

裁判结果

宁海县人民法院于20181124日作出2018)浙0226民初545判决:一、被告宁海县大佳何镇涨坑村股份经济合作社限于本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支付原告苏善伍债权转让款60669元并支付相应逾期付款利息损失(以60 669元为基数,自201689日起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同期同类贷款基准利率计算至实际履行日止);二、驳回原告苏善伍的其他诉讼请求。

一审宣判后,原、被告不服,向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9218日作出(2019)浙02民终27号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裁判理由

宁海县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一、 2004年第三人与被告先后签订了两份承包合同,并确实为被告坦坑通山公路进行了施工。宁波弘正工程咨询有限公司为涉案工程出具鉴定报告书,方案一参照合同单价得出造价263 822元,方案二根据套价取费计算得出造价96 049元。针对方案一,两份合同一份约定工程全长8 000米,价款695 000元,另一份约定全长4 000米,价款也是695 000元,双方陈述签订合同时没有施工图纸、预算书,承包款根据道路长度、宽度估算的,且合同对施工工艺及附属工程也进行了约定,实际上第三人却未按约施工,另外鉴定时原告也要求按实结算工程款,故认定工程款不宜根据合同单价计算,以套价取费计算为宜,造价为96 049元,扣除已付的35 380元,尚欠60 669元。被告抗辩方案二没有考虑下浮率、第三人不具备施工资质的意见,不予采纳。二、2004427日《涨坑村坦坑通山公路工程承包合同》约定本工程由县交通局全额拨款建造,第三人垫资承包建造,坚持县交通局拨款到位付清工程款,未到位不付款;但根据招投标公告中的说明,本工程现未经立项,属全垫资工程,村方不出资,中标者必须要与村方共同努力争取款项到位,由此被告作为工程发包方,有争取立项的义务,现被告不争取立项、也未能争取到县交通局拨款,故被告作为发包人及受益人,应当承担相应的付款义务。三、承包合同约定:工程竣工后,由第三人向被告提出验收,经被告验收合格后,方可支付工程款;支付方法,坚持县交通局拨款到位付清工程款,未到位不付款的原则,被告不出资,确实做到专款专付。审理中,各方当事人均未提交证据证实涉案工程已经竣工验收,被告认为第三人未完工且工程存在质量问题,却未提供证据证明被告曾要求第三人继续施工或进行修复,涉案工程已实际使用,视为被告认可工程验收合格。综上,第三人对被告享有60 669元的合法债权,第三人将该债权转让给原告,并通知到被告,债权转让应以第三人对被告享有的债权为限,原告可要求被告支付债权转让款60 669元并计算自第一次起诉之日(即201689日)起的逾期付款利息,超出部分,本院不予支持。

【案例注解】

合同的内容是指合同的各项条款,合同条款是确定当事人权益和义务的根据,应当明确、肯定、完整,而且条款之间不能相互矛盾。合同法出台之后,对词语的明确性采用的是明确约定没有约定约定不明理解有争议的四分法。明确约定与没有约定一般不会产生歧义,约定不明通常指合同条款的词语表达混乱、不完整,界限不清等,不能得出明确、确定的结论,即没有结论。理解有争议一般指引使用的词句本身由不同的含义或者不同条文之间不统一,可以得出两个以上的结论,导致出现理解上的争议。

一、明确约定及其例外情况

有约定从约定,无约定从法定,约定在不违法的前提下优于法定,这是从事民商审判工作人员的普遍共识。在建设工程领域,最高院在[2001]民一他字第2号对河南省高院的电话答复意见:你院关于建设工程承包合同案件中双方当事人已确认的工程决算价款与审计部门审计的工程决算价款不一致时如何适用法律问题的请示收悉。经研究认为,审计是国家对建设单位的一种行政监督,不影响建设单位与承建单位的合同效力。建设工程承包合同案件应以当事人的约定作为法院判决的依据。只有在合同明确约定以审计结论作为结算依据或者合同约定不明确、合同约定无效的情况下,才能将审计结论作为判决的依据。最高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22条规定:当事人约定按照固定价格结算工程价款,一方当事人请求对建设工程造价进行鉴定的,不予支持。最高院在(2015)民提字第26号民事判决书中也详细阐述了工程施工合同中有约定结算方式的,应以约定的方式计算工程量及结算,重新委托第三方审计机构审计,不能推翻原合同约定的结算方式及金额。

本案中,涉案合同采用的是固定总价,明确约定工程造价695 000元,一般情况下,被告应当按照合同约定支付工程款。但第三人与被告先后签订两份合同,内容上有冲突,计算得出的合同单价并不一致,而且第三人并没有按照合同约定施工完毕,更重要是的双方在签订合同时并未就涉案工程绘制施工图纸,也没有制作预算书,对工程量及工程款均是估算。被告提供的证据已经证实当时的约定缺乏相应的事实依据,合同价格是估算的、不确定的,不能以此作为定案依据,据此采用鉴定机构确定的方案二计算工程款。

二、没有约定、约定不明与理解不一致的厘定

为解决上述三种情形,法律上设置了先协商后解释模式(合同法第61条为代表)、直接设立法律规则模式(如合同法第78条、第211条)、先协商后解释优先的法律规则模式(合同法第62条为代表)以及理解有争议的解释模式(合同法第125条为代表)。四种模式都有其使用的对象,前三种都是用来解决没有约定、约定不明情形的,而第四种适用的对象是理解有争议。

当我们将这些处理规则思考如何运用到具体案件的时候,首先是要启动识别程序,识别合同条款是没有约定、约定不明还是理解有争议。没有约定、约定不明(没有结论),第一步先看是否属于直接设立法律规则模式的情形(法律有明确规定),第二步,若不属于直接设立法律规则模式的情形,转向合同法第61条的规定,按先协商后解释模式处理,第三步,按61条规定仍不能解决的,转入第62条为代表的先协商后解释优先的法律规则模式处理。经识别是理解有争议(多种结论),应适用合同法第125条,依据相关合同解释方法进行解释。上述方便被称为先识别后区别适用法

本案中,被告发出的招投标公告,载明工程现未经立项,属全垫资工程,村方不出资,中标者必须要与村方共同努力争取款项到位;合同约定,由县交通局全额拨款建造,第三人垫资承包建造,坚持交通局拨款到位付清工程款。被告作为涉案工程发包方,本来负有支付工程款的相应义务,但其与第三人的合同明确约定由案外人承担付款义务。被告或者县交通局,对于谁是付款义务主体理解有争议。经识别,适用理解有争议的解释模式,被告作为发包人,其应负的义务在取得交通局同意之前不得转移,而且不符合相关法律、行政法规、行业规范的规定。对于付款条件,合同约定坚持交通局拨款到位付清工程款,未到位不付款,工程竣工后,由第三人向被告提出验收,经被告验收合格后,方可支付工程款。双方对于付款条件确实约定了,但是根据上述内容无法得出款项何时支付的结论,按照先识别后区别适用法,没有直接设立的法律规则模式可以适用,双方也协商不下,根据合同法第62条关于履行期限不明确的,债务人可以随时履行,债权人也可以随时要求履行。从第三人债权转让之后原告主张权利之日起算。

返回顶部】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