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通知:
当前位置:首页
 > 审判信息 > 案例研究
丁建国诉张文艺、张小文等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
发布日期:2019-07-25浏览次数:字号:[ ]

 

丁建国诉张文艺、张小文等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

——车交饮酒之人驾驶致损的赔偿模式重塑

 

关键词:民事  驾驶人酒后驾车  车主有过错  赔偿模式

裁判要旨

知道他人有饮酒,仍将机动车交其驾驶,且酒后驾驶是该机动车一方主要致损行为,车主与驾驶人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应当知道他人是酒后驾驶,或酒后驾驶非该机动车一方主要致损行为,车主承担与其过错程度和行为原因力大小相应的赔偿责任,而驾驶人不仅要承担自己的责任,还应连带担保车主的责任份额。

【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四十九条  因租赁、借用等情形机动车所有人与使用人不是同一人时,发生交通事故后属于该机动车一方责任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部分,由机动车使用人承担赔偿责任;机动车所有人对损害的发生有过错的,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案件索引】

一审:浙江省慈溪市人民法院(2018)浙0282民初11083号(2018111日)

【基本案情】

原告丁建国诉称:被告张文艺饮酒后驾驶浙B××××1号小型轿车与同方向前车由原告驾驶的电动自行车发生碰撞,后又撞到由高明辉停在路边的浙B××××2号小型轿车和由沈绍龙停在路边的浙B××××3号小型轿车,造成原告受伤及四车损坏的道路交通事故。经慈溪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认定,被告张文艺全责,原告无责。事故发生后,原告住院治疗17天,后被鉴定为十级伤残,伤后休养时间为6个月,护理期限3个月,营养期限2个月,后续治疗费(拆除内固定)8000元。综上,原告丁建国请求判令:1.被告张文艺、张小文连带赔偿原告后续治疗费(拆除内固定)800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510元、营养费1800元、鉴定费2600元、护理费9613元、误工费32789元、残疾赔偿金111312元、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元、交通费800元,共计172424元;2.被告浙商财产保险公司在机动车交强险和第三者责任商业险范围内先行赔偿,且精神损害抚慰金在交强险范围内优先赔付,不足部分由被告张文艺、张小文连带赔偿;3.被告太平洋财产保险公司在机动车交强险无责赔付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4.本案诉讼费由四被告承担。

被告张文艺辩称:对事故的发生、责任认定无异议,被告张小文的浙B××××1号小型轿车在被告浙商财产保险公司投保了机动车交强险、第三者责任商业险,故应由被告浙商财产保险公司在相应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而浙B××××2号小型轿车和浙B××××3号小型轿车均在被告太平洋财产保险公司投保了交强险,故应在交强险无责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

被告张小文辩称:自己是浙B××××1号小型轿车的所有人,但对事故的发生没有过错,不应当承担责任,故请法院驳回原告对自己的诉讼请求。其余答辩意见和被告张文艺的一致。

被告浙商财产保险公司辩称:对事故发生及责任认定无异议,也同意在交强险限额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但是第三者责任商业险部分应予免责。因为被告张文艺是饮酒后驾驶机动车,该行为违反了道路交通安全法的禁止性规定,且免责条款明确约定,饮酒后驾驶机动车发生事故的,保险人不赔偿。

被告太平洋财产保险公司辩称:对事故的发生及责任认定无异议,浙B××××2号小型轿车和浙B××××3号小型轿车在其处投保了交强险,其同意在交强险限额范围内赔偿原告损失。

法院经审理查明,被告张文艺饮酒后(血液酒精浓度30mg/100ml)驾驶浙B××××1号小型轿车,与同方向前车由原告驾驶的电动自行车发生碰撞,后又撞到由案外人高明辉停在路边的浙B××××2号小型轿车和由案外人沈绍龙停在路边的浙B××××3号小型轿车,造成原告受伤及四车损坏的道路交通事故。经慈溪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认定,被告张文艺饮酒后驾车负全责,原告及案外人高明辉、沈绍龙均无责。经司法鉴定,丁建国为十级伤残,误工期6个月,护理期3个月,营养期2个月。原告损失有:后续医疗费800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510元、营养费1800元、误工费32789元、护理费9613元、交通费5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元、残疾赔偿金111312元、司法鉴定费2600元。被告张小文的浙B××××1号小型轿车在被告浙商财产保险公司投保了机动车交强险、第三者责任商业险及不计免赔险,浙B××××2号小型轿车和浙B××××3号小型轿车均在被告太平洋财产保险公司投保了交强险。

【裁判结果】

浙江省慈溪市人民法院于2018111日作出浙江省慈溪市人民法院(2018)浙0282民初11083号民事判决:一、被告浙商财产保险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赔偿原告丁建国118592元;二、被告太平洋财产保险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赔偿原告丁建国23718元;三、被告张文艺赔偿原告丁建国交强险责任限额外的损失27214元和司法鉴定费2600元,被告张小文在40%范围内就此款项对原告丁建国承担赔偿责任;四、驳回原告丁建国的其他诉讼请求。宣判后,未提出上诉,判决已发生法律效力。

【裁判理由】

法院生效判决认为: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的部分,机动车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之间发生交通事故,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没有过错的,由机动车一方承担赔偿责任。多辆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第三人损害,损失超出各机动车交强险责任限额之和的,由各保险公司在各自责任限额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损失未超出各机动车交强险责任限额之和,由各保险公司按照其责任限额与责任限额之和的比例承担赔偿责任。本案中,被告张文艺驾驶的浙B××××1号小型轿车在被告浙商财产保险公司投保了交强险,且被告张文艺负事故全部责任,浙B××××2号小型轿车和浙B××××3号小型轿车在被告太平洋财产保险公司投保了交强险,且案外人高明辉、沈绍龙无责,故后续治疗费800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510元、营养费1800元,合计10310元,由被告浙商财产保险公司与被告太平洋财产保险公司按照各自责任限额与责任限额之和的比例承担赔偿责任,故由被告浙商财产保险公司承担六分之五,计8592元,被告太平洋财产保险公司承担六分之一,计1718元;误工费32789元、护理费9613元、残疾赔偿金111312元、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元、交通费500元,合计159214元,由被告浙商财产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责任限额内赔偿110000元,被告太平洋财产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责任限额内赔偿22000元;交强险责任限额外的损失27214元以及司法鉴定费2600元,因被告张文艺系侵权行为实施人,且负事故全部责任,故由被告张文艺赔偿原告,而被告张小文系浙B××××1号小型轿车所有人,事故发生时乘坐在该车上,且张小文从事酒吧经营工作,故本院认为其应当知道被告张文艺系饮酒后驾驶机动车,因此被告张小文对损害的发生有过错,其应对交强险责任限额范围外的损失以及司法鉴定费二者的40%承担赔偿责任。因被告张文艺系酒驾,依据保险合同免责条款,保险人不予赔偿第三者责任商业险。综上,被告浙商财产保险公司合计应赔偿原告118592元,被告太平洋财产保险公司合计应赔偿原告23718元。交强险责任限额外的损失27214元和司法鉴定费2600元由被告张文艺赔偿原告,被告张小文对其中40%承担赔偿责任。

【案例注解】

《侵权责任法》第四十九条规定,因租赁、借用等情形机动车所有人与使用人不是同一人时,发生交通事故后属于该机动车一方责任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部分,由机动车使用人承担赔偿责任;机动车所有人对损害的发生有过错的,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因表述不甚明确,实务对何为“相应的赔偿责任”,有按份责任、补充责任、连带责任等不同理解,其中以按份责任为主流。本文结合饮酒后驾驶(特指交警部门认定的酒驾、醉驾)、无证驾驶等情形,对按份责任、补充责任等赔偿模式进行反思,并对“不足部分由驾驶人赔偿;车主对损害发生有过错的,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进行合理解释,以期找到对受害人权益保护更有利且符合利益平衡要求的赔偿模式。

一、按份责任模式质疑

当车主知道或应当知道驾驶人系酒驾、醉驾或无证驾驶时,诸多判例判决驾驶人和车主就该机动车一方的责任承担按份责任,车主的责任份额按其过错程度和行为对损害发生的原因力大小确定,具体由法院酌定。这种赔偿模式有如下问题:首先是不利于受害人权益保护。这一问题在受害人严重伤残或死亡,医疗费、伤亡赔偿金、被扶养人生活费高昂时尤为突出。因酒驾、醉驾和无证驾驶,保险人无需赔付商业三者险保险金,交强险不足部分由驾驶人和车主按份承担。若车主赔偿能力有限,受害人的这部分损失将无从救济。其次是在车主明知驾驶人存在醉酒、吸毒或无驾驶资格情形,仍放任其驾驶时,判决按份责任,社会效果不佳。一方面,若车主无赔偿能力,受害人对其权利将无法实现;另一方面,驾驶人却可以逍遥法外。反之,若驾驶人无赔偿能力,后果类似。换言之,放任他人在醉酒时驾驶机动车,车主和驾驶人已经构成共同侵权。此时,判决车主和驾驶人承担连带责任,符合受害人权益保护和利益平衡之宗旨。最后,驾驶人的行为满足对外承担全部侵权责任的要件,车主的过错不应成为实质性减轻驾驶人责任的事由。综上,当车主知道或应当知道驾驶人系酒驾、醉驾、毒驾、无证驾驶时,判决驾驶人和车主承担按份责任难谓妥当。

二、补充责任模式商榷

对《侵权责任法》第四十九条“相应的赔偿责任”的理解,实务中不乏补充责任的声音。该补充责任指狭义的补充责任,即全部补充,当直接责任人无力赔偿、赔偿不足或下落不明时,受害人有权请求补充责任人赔偿剩余全部损失。全部补充模式存在以下问题:一是车主责任的性质可能与其过错行为应有后果不相匹配。当驾驶人赔偿全部损失时,车主无需承担责任。但《侵权责任法》第四十九条明确规定,车主有过错的,需要承担赔偿责任。二是车主可否追偿有争议,若能追偿,车主责任的性质又将与法律给予其行为否定评价的目标不相称。三是不合文义,可能对车主不公。“相应”的含义是相适应,[1]故相应的赔偿责任指与过错程度和原因力大小相适应的赔偿责任。若车主是过失或其行为对损害的发生起次要作用,驾驶人无力赔偿的,车主将成为全部责任的最终承担者。综上,《侵权责任法》第四十九条“相应的赔偿责任”不能解释为狭义的补充责任。

“相应的赔偿责任”不能解释为全部的补充责任,同样,也不能解释为相应的补充责任。相应的补充责任与全部的补充责任不完全相同,指与过错程度和原因力大小相适应的补充责任,即纵使受害人的损失都不能获赔,补充责任人也只在一定范围内承担责任。二者差异在于补充赔偿的范围。[2]相应的补充责任模式存在的问题:首先也是车主责任的性质与其行为应有后果不匹配。其次,将“相应的赔偿责任”解释为“相应的补充责任”,不合乎文义与体系。《侵权责任法》中,“相应的补充责任”共出现三次,分别在第三十四条第二款、第三十七条第二款和第四十条。因一部法律中特定概念的表述是统一的,故第四十九条的“相应的赔偿责任”不可能是“相应的补充责任”。最后,在特定情形下,判决车主承担相应的补充责任难言合理。如车主知道他人服用了国家管制的精神药品且剂量较大,仍将机动车交由该他人驾驶且同乘一车。这种情形下车主与驾驶人构成共同侵权,应当判决二人承担连带责任。

三、连带责任模式适用条件

当车主知道他人饮酒,仍将机动车交由其驾驶,且饮酒驾驶是该机动车一方的主要的加害行为时,《侵权责任法》第四十九条“相应的赔偿责任”应解释为连带责任。首先需要指出,“相应的赔偿责任”并非一概是连带责任,解释为连带责任需满足特定条件。如果“相应的赔偿责任”就是连带责任,立法者的表述应该是“连带责任”。此外,“相应”的含义是相适应,于此指车主的赔偿责任与其过错程度和行为原因力大小相适应,由此也能推知“相应的赔偿责任”不等于连带责任。其次,当车主知道他人系饮酒驾车,甚至是无证驾驶或毒驾,且这些行为是该机动车一方的造成事故的主要原因时,将《侵权责任法》第四十九条“相应的赔偿责任”解释为连带责任符合条文内涵。相应的赔偿责任指与过错程度和行为原因力大小相适应的赔偿责任。上述适用连带责任的条件在过错程度和原因力大小这两方面都有所考虑。过错方面,车主是明知他人饮酒仍放任其驾驶,二者构成共同侵权。至于原因力方面要求饮酒驾车是该机动车一方造成损害的主要原因,是因为有些程度轻微的酒驾案件中还有闯红灯、逆行、飙车等因果上更直接的加害行为,若判决车主承担连带责任可能会不适当地加重其责任。

关于连带责任模式,还需澄清一点,即车主承担连带责任是基于其过错程度和行为对损害发生的原因力大小,而非车主这一身份。《侵权责任法》起草时,法律界对机动车驾驶人和车主不一致时谁是责任主体有过比较大的争议。第一次审议稿第二十七条第一款规定,出租、出借的机动车在运行中造成他人损害的,机动车所有人和承租人、借用人承担连带责任。机动车所有人对损害的发生没有过错的,向受害人赔偿后,可以向承租人、借用人追偿。显然,草案规定中车主承担连带责任仅仅是因为车主这一身份。由于这般规定对车主的行为自由、人际交往和相关行业发展都会造成严重阻碍,《侵权责任法》最终摒弃了这一赔偿模式,确立了车主承担过错责任的规则。但这并不是完全否定连带责任适用的可能,如满足前述条件,“相应的赔偿责任”即是连带责任。

四、驾驶人连带担保车主责任份额的情形

当车主应当知道他人是酒后驾驶,或酒后驾驶非该机动车一方主要的致损行为时,车主承担与其过错程度和行为原因力大小相应的赔偿责任,而驾驶人不仅要承担自己的责任,还应连带担保车主的责任份额。该赔偿模式构建的理由是:一方面,因符合侵权责任构成要件,驾驶人对外承担全部赔偿责任有法理依据。其是直接侵权人,加害行为实行者。其明知自己有饮酒(甚至无驾驶资格、吸毒)仍驾驶机动车致他人权益受损,由其对外承担该机动车一方的全部责任并未有失公允。另一方面,车主对损害的发生也有过错,法律需要对该过错行为作出否定的评价,车主应对受害人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且赔偿后不能向驾驶人追偿。但驾驶人承担车主的责任份额后,可以向车主追偿,故本文称这一赔偿模式为驾驶人连带担保车主责任份额模式。

驾驶人连带担保车主责任份额模式有如下优点:一是较按份责任更保护受害人权益;二是未加重驾驶人责任;三是未改变车主的法律地位。因此,在车主应当知道他人是酒后驾驶,或酒后驾驶非该机动车一方主要的致损行为时,宜采用驾驶人连带担保车主责任份额的赔偿形式,而非按份责任。

 

 

 

 

 


[1]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词典编辑室编:《现代汉语词典》,商务印书馆2002年增补本,第1373页。

[2] 杨立新:《侵权责任法》,法律出版社2010年版,第251页。

 

返回顶部】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