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通知:
当前位置:首页
 > 数说审判 > 统计调研
宁波法院调研2019年第六期-法律职业共同体视野下法官律师互评互督机制运行实效考察-宁波市海曙区人民法院陈胡琼苏廷文邵春朝
发布日期:2019-08-21浏览次数:字号:[ ]

 

 

宁波法院调研

 

第六期

 

 

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编            二○一九年八月二十一日

━━━━━━━━━━━━━━━━━━━━━━━━━━━

 

法律职业共同体视野下法官律师互评互督机制

运行实效考察

——以宁波市海曙区人民法院一年来的运行实践为样本

宁波市海曙区人民法院  陈胡琼 苏廷文 邵春朝

 

长久以来,法律职业共同体建设都是深化依法治国实践、推进法治中国建设不可或缺的力量。早在2004年,最高人民法院和司法部就联合下发了《关于规范法官和律师相互关系维护司法公正的若干规定》;2018年,最高人民法院与司法部又联合印发《关于依法保障律师诉讼权利和规范律师参与庭审活动的通知》,着眼于构建法官与律师之间彼此尊重、相互支持、相互监督的良性关系。全国各地法院也就建立法官与律师之间的良性互动关系、推动法律职业共同体建设进行了大量的有益探索。其中,浙江省宁波市海曙区人民法院(以下简称“海曙法院”)于2018年8月利用腾讯问卷(网络免费版本)零成本打造了法官律师互评互督电子平台,实行法官对律师和律师对法官个案庭审规范化和职业素养的互相评价和监督,以期通过法官律师的互评互督达到互信互尊的良好状态。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浙江高院”)联合浙江省司法厅于2019年5月30日出台《关于建立律师与法官互评机制的实施办法(试行)》(以下简称“《实施办法》”),提出要建立健全律师与法官互评机制,进一步推动法律职业共同体建设,该文件的出台也表明海曙法院的互评互督机制在全省得到推广。

本文以海曙法院法官律师互评互督机制运行一年来的数据为样本,分析法官与律师在司法礼仪、工作作风、履职尽责等方面存在的不足,并就建立和完善法官律师的良性互动机制提出相关建议,从而助力健全法官与律师的新型关系,进一步推动法律职业共同体建设,提升司法公信力。

一、法官律师互评互督机制的设计构想

海曙法院联合宁波市律师协会(以下简称“宁波律协”),借助微信零成本开发电子平台,通过数据化、智能化方式实现法官与律师之间的互评。在平台设计上,海曙法院强调评价的“个案、程序、自愿、真实、便利”五大原则,具体来说,主要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一)评价角度:聚焦个案评价

传统的法官与律师之间的互评方式往往采用召开座谈会、发放问卷等形式进行,反馈数据体现的多是法官与律师之间模糊的总体评价,存在评价较为笼统、针对性不强、流于形式、滞后性强等不足。考虑到总体性评价的不足,海曙法院参考淘宝的交易评价模式,将评价角度聚焦于个案评价设立了法官律师互评互督平台,鼓励法官、律师在每次庭审结束后扫描二维码进行实时互评、一案一评,使评价结果成为数据化、细节化、即时性的真实评价。

(二)评价范围:针对程序性问题进行评价

传统的法官律师之间的评价内容往往既包括对办案过程的评价,也包括对案件实体处理结果的评价,同时还包括对法官个人的评价。但对判决是否公正等实体处理结果的评价存在主观性过强、立场不同可能导致评价结果失真等问题。裁判结果即当事人胜诉与否可能根本地影响律师对法官的评价,但对判决结果的不服或不满可以通过上诉等二审程序解决,将对裁判结果等案件实体处理结果的评价纳入互评范畴有违职业间彼此尊重的初衷,没有太多的实质意义。因此,海曙法院在评价内容的设计上仅限于双方在案件办理过程中的司法礼仪、工作作风和案件处理的程序性问题,对案件的实体处理结果并没有设置评价项。同时,这一平台也是给予双方尤其是给律师通畅的反馈渠道,如果律师在对法官的庭审情况作出正面评价后又因对判决结果不满进行投诉时,其此前对法官的评价也可以作为法官是否依法履职的参考依据。

(三)评价意愿:遵循自愿原则

创建法官律师互评互督机制的目的是为了让法官与律师之间“点赞”“差评”以及工作建议能有合适、畅通的渠道,但这种互评模式应当以自愿原则为前提,而不是强制要求法官或者律师做到每案必评,从而避免互评成为法官、律师的负担或者流于形式。因此,海曙法院在推进互评互督机制的过程中贯彻自愿原则,对法官和律师评价均不作强制要求,仅是通过律师联络专刊、微信公众号、内网提醒、文书送达嵌入评价二维码等方式鼓励更多的法官和律师加入到互评的队伍中,并对参与评价数量较多的法官进行通报表扬,对评价情况进行实时双向反馈,即对相关统计分析结果在该院内网公示并向宁波律协进行通报,从而形成评价—反馈—改进—正向激励—再评价的良性循环。

(四)评价内容:坚持问题导向

在设置评价内容时,海曙法院与宁波律协多次研讨,从便于参与者回答、问题简洁明了、直面庭审中容易出现的问题等角度出发,筛选出律师关注度高或感受度较为直观的法官言行项目,包含“法官是否平等保障诉讼参与人合法权益、庭前准备工作是否充分、有无不当言行”等7项律师评价法官内容;从法官的感受和诉讼进程要求等方面筛选出“律师是否按指定期限提交证据、是否服从法庭指挥、发表意见有无围绕争议焦点”等8项法官评价律师内容,充分关注法官与律师在庭审中可能存在的问题点(详见图表一)。2019年2月底,海曙法院结合“基本解决执行难”工作,在与宁波律协深入探讨律师反映的执行工作中常见问题的基础上,增设了执行法官评价监督平台,从执行效率、执行态度、执行回复情况、执行廉洁度等群众反映较多的7个执行问题出发设计问卷,希望在当事人及代理人的评价和反馈中真正发现问题并落实整改,从而进一步提升执行的规范度和力度。

图表一:法官律师互评互督平台评价内容展示图

 

 

 

 

 

 

 

 

 

 

 

 

(五)评价程序:注重便利可行

借助互联网尤其是普及率高的微信打造的互评互督平台,是一种最容易被接受、使用度最高最便利的互评方式。海曙法院通过腾讯问卷的网络免费版本设置两份问卷,形成法官和律师两个二维码通道,分别置于审判席和代理人席上,法官和律师开庭只需要通过扫描对应二维码进入对应评价通道,便可根据自身情况选择在任何时候填写问卷。前期海曙法院与宁波律协通过问题对比、问卷测试等方式合理设置选择题型,参考淘宝的5分评定制,确定问题的度量区间为1-5分的满意度,并增设可填写的具体建议栏,畅通意见反馈渠道。经统计,每次评价的平均耗时为1分零5秒。操作简便、耗时较短等优势大大提升了参与人的评价意愿。

(六)评价结果:强调真实客观

传统的座谈会、问卷调查等方式的互评因迫于人情、面子等各方面的因素考虑,往往不会讲真话,导致采集的互评结果失真。因此,海曙法院在设计互评机制时以评价结果的真实客观为一大原则,评价范围针对法官律师自身参与庭审的个案,类似于淘宝网真实的卖家和买家,评价在庭审结束后即可进行,也可以在离开法庭后或案件结案后等任何时间予以评价,评价结果因法官律师均全程亲身参与而相对真实可信,即使个别人出于某种原因恶意评价,评价结果在大数据积累之后也会趋于客观。在平台试运行期间,海曙法院发现律师给法官打的基本上是满分,经分析可能是因为律师要填写案号、姓名,因此在给法官评价时存在一定的顾虑。为此,海曙法院将律师参与的评价问卷的评价人姓名一栏改为可选择匿名或实名,案号也予去除,只保留选择案件类型(含刑事、行政、民商)及填写被评价法官姓名,并通过宁波律协向律师再次明确对法官个人的实名评价不会向具体的法官公开,匿名评价来源不可追溯,只作统计和建议使用,从而消除律师疑虑,保证评价结果的客观性。之后,在后台统计中海曙法院随即开始收到几次律师对法官的负面评价和意见建议。

二、法官律师互评互督平台大数据分析

(一)互评互督平台使用情况分析

2018年8月至2019年6月,该院法官律师互评互督平台收到评价3583次,实名参与评价人数179人,被评价人数1084人,互评基本呈现常态化。

参与评价的员额法官共计44人,占海曙法院审判条线员额法官人数的91.8%,共评价3296次,评价律师人数1045人,占宁波专职、兼职律师总人数(2588人)的40.4%,评价覆盖范围较广。

实名参与评价的律师共计135人,被评价的审判法官39人,占海曙法院员额法官人数的66.1%,律师评价审判法官287次,其中实名评价198次、匿名评价89次。2019年2月至2019年6月30日,共收到对执行法官的评价15次。律师评价法官也有一定积极性。 

平台涉及案件数量2966件,其中民事、刑事、行政案件分别占93.1%、5.6%、1.3%(详见图表二),产生数据24985项,已初步形成法官律师互评互督的大数据。

图表二:被评价案件类型分布示意图

(二)审判法官对律师的评价数据分析

1.律师着装等礼仪规范度有明显提升。律师着装等礼仪规范度在互评互督平台运行初期存在明显不足。从海曙法院法官的反馈及该院庭审录像记录情况来看,互评互督机制运行以前,律师穿着多较为随意,穿T恤衫、运动衫、牛仔裤、短裤、拖鞋、运动鞋等与出庭礼仪不相称的服装、鞋子的较为常见,穿正装出庭的较为少见,穿律师袍出庭的更是特例。互评互督平台运行当月,法官对律师的评价中着装规范满分率[]只有44.4%,平均得分4.35分。有审判法官在平台问卷建议栏中直接对律师提出“律师着律师袍,显得庄重”的明确建议。的确,律师着律师袍出庭有利于提升律师尤其是年轻律师的职业形象,特别是在刑事案件庭审中,更能彰显控辩双方的平等性和法庭的威严。

律师着装等礼仪规范度在后期不断提升。2018年9月,海曙法院以律师联络专刊方式向宁波律协反馈律师着装规范问题。宁波律协根据海曙法院的反馈,出台了《宁波市律师出庭规范指引(试行)》,内容主要包括出庭着装、庭审言行和诉讼法律文书等三项规范化工作,并明确首先在海曙法院刑事审判庭审活动中开展律师出庭规范化试点工作,要求律师穿着律师袍,注重着装规范;要使用法言法语发表言论,符合司法礼仪;要按照法律文书规范制作并提供诉讼材料,提高法律文书质量。此后,海曙法院亦将互评互督平台反馈的情况以律师联络专刊方式定期发送给宁波律协。2018年11月,审判法官对律师的评价中着装规范满分率已上升至68.6%;2019年以来,满分率基本维持在90%左右(详见图表三)。结合庭审录像情况亦可以看出,2019年1至6月,刑事审判庭审共725件次,其中约92%的案件中律师均穿着律师袍参加庭审;其他律师虽未穿着律师袍,但也多是着正装出庭,与评价结果基本相符。

图表三:法官对律师着装等礼仪规范的满意度变化趋势图

 

年轻律师着装规范意识相对薄弱。反馈数据显示,律师着装规范度的分值在3分以下(含3分)的评价有103次,其中80后律师占比达90.3%。相对于年长的律师来说,部分年轻律师可能因为经验和意识不足等原因不太重视着装等礼仪的规范度。

2.律师言行规范度总体良好且呈上升趋势。律师言行规范度主要体现在“律师是否服从法庭指挥”“律师有无不当言行”和“律师在庭审过程中是否足够专注”三个问题的数据反馈上。律师在“服从法庭指挥”问题上的满分率达98.7%,律师在“有无不当言行”和“庭审过程中是否足够专注”问题上的满分率相对较低,分别为90.5%、86.7%,但审判法官对这两个问题的评价满分率总体呈上升趋势(详见图表四、图表五)。海曙法院法官普遍反映大部分律师在庭审时能自觉遵守法庭规则和庭审纪律,言行符合司法礼仪,能够体现其专业性和规范性。

图表四:审判法官对律师庭审专注度的满分率变化趋势图

图表五:审判法官对律师有无不当言行的满分率变化趋势图

但法官也表示少数律师的言行尚不够规范。这从审判法官在平台问卷的建议栏中对律师所提出的建议可见一斑。涉及律师言行规范的建议共10条,反映律师可能存在庭前行为不当、庭审中行为失范及言语不当等问题(详见图表六)。

图表六:法官反馈的律师言行不规范内容汇总示意图

海曙法院通过律师联络专刊、律师座谈会等形式积极向宁波律协反馈上述存在的问题,取得了一定效果。经统计,律师言行规范度在3分以下(含3分)的占比不断下降(详见图表七),反映出审判法官对律师言行规范的认可度不断提升。

图表七:律师言行规范度得分3分以下情况汇总表

时间段

1-3分评价数

总评价数

占比

2018.8-2018.11

26

646

4.02%

2018.12-2019.3

20

1942

1.03%

2019.4-2019.6

7

708

0.99%

3.律师的执业能力评价认可度尚有提升空间。问卷中律师执业能力主要体现在律师的庭前准备工作是否充分、是否按期提交证据及庭审中发表意见有无围绕争议内容三个方面,其中律师按期提交证据的满分率相对较高,为94.65%,但律师的庭前准备工作和发表意见有无围绕争议内容两项内容满分率相对较低,分别为82.6%和87.4%。从审判法官对律师的该两项内容每月评价满分率来看,上升趋势并不明显(详见图表八、图表九)。

图表八:审判法官对律师庭前准备工作的满分率变化趋势图

图表九:审判法官对律师发表意见围绕争议内容的满分率变化趋势图

其中,律师庭前准备工作不足问题较为突出。以审判法官在平台问卷的建议栏中对律师所提出的意见为例,64条意见中关于按时提交证据、做好庭前准备工作的相关意见有27条,占比达41.27%(详见图表十)。且部分法官反映律师证据突袭情况仍有发生。

图表十:法官在建议栏中提出的建议汇总示意图

(三)律师对审判法官的评价数据分析

1.法官的庭审规范度总体较好。根据当前律师的评价反馈,海曙法院法官在庭审礼仪、庭前准备工作、庭审驾驭能力、保障诉讼参与人权益等各方面的评价满分率均在98%以上,其中“法官是否平等保障诉讼参与人的合法权益”问题的评价满分率更是达到100%,法官的庭审情况得到参与评价律师的充分肯定。这从参与评价律师在问卷的建议栏中填写的内容亦可体现。该院收到律师的建议共计14条(详见图表十一),其中85.7%的建议并非具体的建议内容,而是再次对海曙法院的工作或该院法官给予明确的正面评价。

图表十一:律师在建议栏中提出的建议统计表

内容

条数

法官很好、非常好

6

法官认真负责、公正亲切

3

继续保持

1

法官能够公平参与协商,化解社会矛盾

1

海曙法院公正规范标准

1

希望给法官配个大喇叭,碰到耳朵不好的代理人真的太累

1

法官以非常不礼貌的方式无理贬低律师

1

合计

14

 

2.个别法官庭审中可能存在不当行为。经统计,2018年8月至2019年6月评价内容中有一项及以上未能获得满分的被评价案件共8件,占所有被评价案件的3.3%。其中有2件案件中法官的司法礼仪得分低于3分,有1件案件中法官的庭前准备工作及庭审驾驭能力得分均为3分,表明个别法官的庭审规范度尚有提升空间。2018年12月,法官律师互评互督平台首次收到律师在建议栏中对法官给出的负面评价,即有律师反映一位法官以非常不礼貌的方式无理贬低律师,违反该院出台的禁止法官当庭评价律师业务能力的相关规定,海曙法院高度重视这一反馈意见,在对评价律师信息严格保密的基础上第一时间在法院内网向全院干警进行“对事不对人”的通报,警示海曙法院法官务必要尊重律师,杜绝对律师业务能力进行当庭评价的不良现象。之后平台建议栏中未再收到类似当庭评价律师业务能力的负面评价意见。

3.刑事条线法官评价满意度较高。从案件类型来看,刑事案件共24件,所有评价均为满分,行政案件共2件,其中一件案件庭审礼仪规范、庭审驾驭能力、庭前准备工作三项未能获得满分;民商事案件共138件,庭审礼仪、法言法语使用情况、有无不当言行、庭审驾驭能力、庭前准备工作的满分率分别是98.5%、97.8%、98.5%、98.5%、98.5%,在平等保障诉讼参与人合法权益方面均为满分;另有123件案件未标注案件类型。

三、法官律师互评互督机制运行中存在的不足

(一)主体参与度尚有不足

从评价主体的参与度来看,审判法官评价律师次数虽然相对较多,但仅占律师参与开庭数量的一半左右,参与度仍有上升空间。而律师评价法官积极性也有待提高,尤其是律师对执行法官的评价更只有寥寥数条。究其原因,一是因为海曙法院为了避免互评成为负担,坚持自愿原则,对法官和律师评价均未作强制要求,仅是以鼓励和提醒为主。二是部分法官的庭审情况可能确实较好,律师认为并无问题反馈故未作评价,事实上部分律师存在负面评价意向时才会评价。三是平台在宣传和推广方面形式相对单一,目前主要还是以律师联络专刊、律师座谈会、诉讼服务大厅摆放二维码易拉宝等方式进行推广。因此,评价数据总量仍然偏少,律师评价的积极性也未有明显提升。

(二)评价范围有一定的局限性

从评价的范围来说,目前海曙法院的互评仅在员额法官和律师之间就庭审过程中的程序性问题展开,其着眼点在于通过互评提升法官与律师的庭审规范度,促进彼此职业技能的提升,从而推进法律职业共同体建设。但从另一方面来说,评价的主体及内容范围在设置上有一定的局限。首先,在员额法官与律师之外,检察官、法官助理、实习律师同为法律职业共同体成员,往往也参与案件的审理,但尚未纳入评价的主体范围。其次,办案过程并不限于庭审,法官的诉讼服务是否到位、律师或法官在证据交换、调解时的具体表现如何、双方在庭审之外的沟通是否顺畅等是否也可以考虑纳入评价的范围,从而更全面客观地反映法官与律师的工作作风和司法礼仪。

(三)评价“问题”也需与时俱进

设立法官律师互评互督平台的目的是希望通过法官与律师之间的相互评价和监督来发现彼此存在的不足,通过深层次的自查自纠促进职业技能的提升,最终达到共同进步的目的。因此,在问卷的评价内容设计上要坚持以问题为导向,对于一些满分率长期较高的问题,应当进行分析研判并适时进行调整。比如上文所说的“法官是否平等保障诉讼参与人的合法权益”这一问题满分率达100%,对该问题是否应当进行变更或者替换有必要进行研究探讨。

(四)评价结果转化力度和方式有所欠缺

互评成果的运用是保持平台生命力的必然要求。但目前来看,评价成果的转化方式仍较为单一、转化力度不足的问题比较突出。海曙法院对于律师对法官的评价结果主要以不具名的内网通报为准,同时针对律师作出的负面评价在严格保护律师信息的基础上对个别法官进行谈话提醒,但还未与法官考核、晋升晋级、评优评先等相挂钩。同时,法官对律师的评价海曙法院虽定期通报至宁波律协,但律师协会作为行业自治组织,对律师缺乏刚性的约束措施。故无论是法官还是律师,对于评价结果的重视程度均有待提高。

四、完善法官律师互评互督机制的相关建议

(一)加大平台推广使用力度,促进参与主体广覆盖

目前浙江高院出台的《实施办法》令互评互督机制具备顶层设计的支撑和大范围运用的前景,但要让该机制具有长久生命力,形成良好的用户习惯,则还须进一步加大推广使用力度,提升参与主体积极性,使得评价结果具有更多大数据支撑。具体来说,法院层面可采取自愿与鼓励相结合的方式,对评价数量较多、律师评价结果良好的法官给予荣誉嘉奖,在学术交流和培训活动中优先考虑等,让法官逐步养成主动、自觉进行互评的习惯。比如海曙法院每周对参与评价数量较多的法官进行内网通报表扬,并考虑进一步加大鼓励力度等。同时,可利用官方微博、微信公众号、户外LED等自有媒体平台及文书送达嵌入二维码、新闻发布会、工作通报、巡回审判等其他多种方式,加强对互评互督平台的宣传力度。司法行政部门及当地律师协会层面,可联合各律师事务所进一步加大宣传力度,通过在律师事务所放置易拉宝、宣传册及推送微信多种方式消除律师的疑虑和担心,培养律师的互评习惯,并考虑对积极性较高、评价次数较多的律师进行通报嘉奖,让更多的律师自愿、放心地参与到个案互评工作中来。

(二)深入拓展评价范围,推进监督“全链条”化

互评互督平台的价值在于以评价实现监督,以监督促进提升。除了法官与律师之外,在刑事审判中,检察官也全程参与案件的审理,其与法官、律师对彼此的庭审礼仪、司法作风等也有直观的判断和感受,因此,可以考虑进一步拓展评价主体范围,将检察官等主体纳入评价主体,从而促进监督的多元化和立体化,深化法律职业共同体的建设。除此之外,在评价内容的范围方面,可结合浙江高院出台的《实施办法》进行进一步拓展,从对庭审情况的评价扩展至包括诉讼服务、调解、证据交换等程序在内的办案全过程的评价,实现监督范围的全链条。

(三)科学优化评价内容,推动互评体系更加成熟

从互评的方式和渠道来看,在互联网时代利用手机端如微信等线上平台进行互评是最便捷、最有效的方式。但作为大数据采集和分析的平台,仍要根据实际使用效果和评价情况以问题为导向不断调整评价的题目类型、选项、赋分标准等,逐步完善、拓展互评系统平台功能,使之更加科学、合理。因此,有必要对运行过程中发现的新问题,或者满意度长期较高的部分问题进行深入分析和讨论,对于确需调整的内容要及时通过后台修改或者添加问题,从而不断优化问卷内容,真正做到发现问题、解决问题。

(四)强化激励考核机制,提升评价结果的有效转化

实现互相监督的效果、构建法律职业共同体是建立互评机制的最终目的,将法官、律师的互评结果进行成果转化是实现这一目的的关键环节。法院可以与司法行政部门及当地律师协会建立紧密的联络机制,制定合作备忘录将互评机制作为法律职业共同体建设的重要一环。对于平台收集的互评结果数据资料,双方可以加大研判分析力度,并建立定期通报制度,对于后台统计中发现的一些不规范问题视情提醒或作出相应处理,让监督的作用进一步发挥,同时可以将互评数据作为衡量法官和律师职业形象、业务能力等的辅助考评方式纳入到对法官与律师的考核中去,将其作为法官绩效考核、晋升晋级、评先评优及律师执业年度考核、评先评优的重要参考,从而更好地督促法官与律师提升司法礼仪与业务水平。

(责任编辑:马艳华)

 

 

 

 

(此页无正文)

 

 

 

 

 

 

 

 

 

 

 

 

 

 

 

 

                                                             

报:省高院。

送:市委政法委,市人大常委会研究室、法工委、内司工委,市政府办公厅,市司法局,市律师协会,市政协社法和民宗委。

市检察院,宁波海事法院。

发:各区县(市)人民法院,本院各部门

                                            (共印60份)

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研究室       2019年8月21日印发

 


[]说明:法官律师互评互督平台中设置的其中一个问题是“律师着装等礼仪是否规范”,由法官分别给出15分的评价,其中5分最高。着装规范满分率是指得分5分的评价数占评价总次数的比例,下同。

 

返回顶部】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