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通知:
当前位置:首页
 > 审判信息 > 审判文件
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关于防范和惩治恶意诉讼的实施意见(试行)》
发布日期:2022-11-14浏览次数:字号:[ ]

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关于防范

和惩治恶意诉讼的实施意见(试行)》

甬中法〔2019〕47号

 

为防范和惩治恶意诉讼,规范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合法行使诉讼权利,保障人民法院依法高效审判案件,维护司法权威和司法秩序,依照相关法律和司法解释,结合我市实际,制定本实施意见。

第一条 【概念】本意见所称恶意诉讼,是指行为人为谋取不正当利益,恶意提起没有合理根据的诉讼或在诉讼过程中滥用诉讼权利,侵害相对人合法权益的行为。

第二条 【行为的认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进一步保护和规范当事人依法行使行政诉权的若干意见》的相关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认定为恶意诉讼:

(一)明知自己的诉求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企图通过提起诉讼使得相对人在诉讼中遭受损失的;

(二)没有新的事实和理由,针对同一事项重复、反复提起诉讼,或者反复提起行政复议继而提起诉讼等违反“一事不再理”原则的起诉;

(三)不以保护合法权益为目的,长期、反复提起大量诉讼,滋扰行政机关,扰乱诉讼秩序的;

(四)明显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立法目的,反复、大量提出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进而提起行政诉讼,或者当事人提起的诉讼明显没有值得保护的实际利益的;

(五)其他应当认定为恶意诉讼情形的,由审判业务部门依照相关法律规定认定。

第三条 宣传警示】人民法院应当在诉讼服务大厅或者人民法庭张贴恶意诉讼警示标语,通过法院网站、12368短信平台、移动微法院等方式向当事人明确告知参与恶意诉讼的法律后果,公布恶意诉讼的举报电话,引导当事人依法行使诉权,诚信诉讼。

第四条 【系统检索】通过在审判业务系统导入《不诚信诉讼黄名单》和《不诚信诉讼黑名单》,建立恶意诉讼大数据检索预判制度,提示立案人员在立案时对被列入上述名单的人员提高警惕。

第五条 【立案环节的防范】为防范恶意诉讼,立案审查部门在落实立案登记制的同时,根据案件实际情况做好以下工作:

(一)核对原告是否已被列入《不诚信诉讼黄名单》或《不诚信诉讼黑名单》,如已被列入,予以标注并随卷移送至审判业务部门;

(二)被诉主体与所诉事项明显没有利害关系,经释明后原告仍坚持将其列为被告,可能涉嫌恶意诉讼的,立案人员应制作备忘录并随卷移送至审判业务部门。

第六条 【审理阶段的防范】诉讼活动中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审判人员应当谨慎审查,及时发现和制裁恶意诉讼行为:

(一)当事人与起诉的事实和理由明显没有利害关系的;

(二)以明显不合理的理由提起管辖权异议拖延诉讼的;

(三)以明显不合理的理由申请回避、延期举证、延期开庭、中止诉讼等干扰诉讼的;

(四)提起其他诉讼或仲裁以阻挠或不当影响案件审理的;

(五)对基于同一基础法律关系的事项多次提起诉讼的;

(六)信访已经终结或已经签订息诉罢访协议、领取司法救助金后,仍然依据相同的事实理由再次起诉的;

(七)以隐瞒真实地址、擅自变更住所地等方式,给人民法院送达法律文书制造送达障碍的;

(八)其他违反诚信原则的恶意诉讼行为。

第七条 【执行环节的防范】执行过程中,执行法官应当加大对以下情形的审查力度,及时发现和制裁恶意诉讼行为:

(一)审慎采取财产保全措施,依法维护企业和企业家的合法权益。加强执行与立案、审判环节在财产保全方面的协调配合,强化财产保全方面的衔接,在执法办案中努力做到不影响企业的正常生产经营;

(二)对被执行人与案外人涉嫌恶意串通虚构租赁关系的情况,按照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关于在办理执行案件中识别、防范和打击虚假诉讼、虚假租赁的工作指引》处理;

(三)严格执行关于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的管辖规定。在执行阶段,案外人对人民法院已经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提起异议之诉的,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七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民事诉讼法执行程序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八条的规定,由执行法院受理;

(四)加强对破产案件的监督。执行法院发现被执行人有虚假破产情形的,应当及时向受理破产案件的人民法院提出。申请执行人认为被执行人利用破产逃债的,可以向受理破产案件的人民法院或者其上级人民法院提出异议,受理异议的法院应当依法进行监督。

第八条 【类案审查】以下几类恶意诉讼高发的案件,审判人员应当加大证据审查力度:

(一)劳动争议案件;

(二)涉及侵害商标权、专利权的知识产权案件;

(三)滥用政府信息公开申请权、行政复议申请权、行政诉讼起诉权等案件

(四)其他需要特别关注的案件。

第九条 【劳动争议案件的审查】对涉及劳动争议的案件,应当侧重审查以下几个方面:

(一)工资、奖金等支付凭证或相关记录;

(二)是否存在故意多次提出工伤鉴定恶意拖延诉讼进程的;

(三)是否存在通过拆分诉讼请求对同一企业多次提起诉讼的;

(四)是否存在通过拆分诉讼请求对同一企业多次提出财产保全行为的。

第十条 【侵害商标权纠纷的审查】对涉及侵害商标权的纠纷,应当审查当事人是否存在恶意取得商标权的情形,即当事人是否存在明知获得该商标注册不具有实质上的正当性却申请注册该商标并获得商标权的行为,具体包括以下情形:

(一)在先使用商标已经有一定的影响,而商标申请人明知或者应知该商标,仍以不正当手段抢先注册该在先使用并有一定影响的商标;

(二)以欺骗手段以外的其他方式扰乱商标注册秩序、损害公共利益、不正当占用公共资源或者谋取不正当利益的;

(三)对商标申请人是否“恶意注册”他人驰名商标的认定,应综合考虑引证商标的知名度、诉争商标申请人申请诉争商标的理由以及使用诉争商标的具体情形来判断。引证商标知名度高、诉争商标申请人没有正当理由的,可以推定其构成“恶意注册”。

第十一条 侵害专利权纠纷的审查】对涉及侵害专利权的纠纷,应审查当事人是否存在恶意取得专利权的情形,即当事人是否存在明知不应当获得专利保护的发明创造申请专利并获得了专利权的行为,包括下述情形:

(一)将申请日前专利权人明确知悉的国家标准、行业标准等技术标准中的技术方案申请专利并取得专利权的;

(二)国家标准、行业标准等技术标准的制定参与人,将在上述标准的起草、制定等过程中明确知悉的他人技术方案申请专利并取得专利权的;

(三)将明知为某一地区广为制造或使用的产品申请专利并取得专利权的;

(四)采用编造实验数据、虚构技术效果等手段使涉案专利满足专利法的授权条件并取得专利权的。

第十二条 滥用行政诉讼起诉权的审查对于涉嫌恶意提起行政诉讼的情形,应当侧重审查以下几方面:

(一)当事人提起行政诉讼的诉求、动机、目的、方式、价值以及案件数量;

(二)当事人违反诚实信用原则,明显缺乏提起行政诉讼的利益而以各种形式无理缠诉的;

(三)被认定为滥用行政诉讼起诉权的当事人,经生效法院裁判确认后,当事人就同一事项再次提起行政诉讼的。

第十三条 【讨论与甄别】对可能涉嫌恶意诉讼的案件,承办法官应当及时向部门负责人反映。部门负责人应当及时组织人员讨论,认为可能存在恶意诉讼行为的,可提请法官专业委员会或审判委员会讨论。

第十四条 【释明权的行使】法官在审理案件中发现当事人可能存在恶意诉讼行为的,要及时行使释明权,告知当事人可能存在的风险和法律后果,并对其进行批评教育。

第十五条 【职权调查】有充分理由怀疑可能存在恶意诉讼行为的,应依职权主动调查,查明事实真相,有效防止恶意诉讼。对可能存在恶意诉讼的案件,人民法院在审理过程中可以采取下列措施:

(一)传唤当事人本人到庭接受询问;

(二)通知当事人提交原始证据或者其他证据;

(三)通知证人出庭作证;

(四)依职权追加与案件处理结果可能存在法律上利害关系的当事人;

(五)邀请有关部门、专业人士等参与研讨涉嫌恶意诉讼的行为;

(六)对可能涉嫌恶意诉讼的案件进行关联案件分案,由同一承办法官或合议庭进行审理;

(七)通过测谎等技术手段形成心证;

(八)依法可以采取的其他措施。

第十六条 【管辖异议阶段的处理】当事人对下列案件提出管辖权异议的,人民法院依法不予审查:

(一)发回重审或者按照审判监督程序再审的案件;

(二)上级法院指定管辖的案件;

(三)执行法院受理的执行异议之诉案件;

(四)作出生效民事判决、裁定、调解书的法院受理的第三人撤销之诉案件;

(五)行政诉讼异地交叉管辖案件;

(六)其他明显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以拖延诉讼为目的提出的管辖异议申请。

第十七条 【不属于法定回避申请的处理】在行政诉讼中,当事人仅以以下情形申请回避而未能提供证据证明,可以认定为明显不属于法定回避事由的申请,法庭可以依法当庭驳回:

(一)认为法院未能满足其相关要求可能影响案件公正审理而申请法院整体回避的;

(二)认为对方当事人本人或者公司、行政机关的负责人等未到庭应诉,经法院作出相关释明后,仍认为法院存在偏袒行为而申请回避的;

(三)认为审判长或合议庭成员曾审理过与本案相关的其他关联案件或曾经驳回其另案诉请,不能公正审理本案而申请回避的;

(四)以审判长驳回其对对方出庭人员的异议为由申请回避的;

(五)法院对当事人委托的诉讼代理人不符合相关法律规定而不准许参加庭审,当事人认为法院存在不公正申请回避的;

(六)当事人以对方当事人的律师未向其出示律师证或律师出庭未穿法袍等理由申请律师回避的;

(七)其他明显不属于法定回避事由的申请。

第十八条 【诉讼阶段的处理】对当事人涉嫌滥用行政诉讼起诉权的,依照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宁波市人民政府行政复议办公室《关于建立联合甄别滥用政府信息公开申请权、行政复议申请权、行政诉讼起诉权行为机制的会议纪要》【甬中法(行政)〔2018〕79号】等文件的规定进行甄别,如果确已被认定为滥用行政诉讼起诉权的,不再进入正常的诉讼程序。当事人就同一事项再次提起行政诉讼的,人民法院可以不予立案,或者在立案后裁定驳回起诉。

第十九条 【执行阶段的处理】对涉嫌恶意诉讼的行为,执行人员应当采取以下措施:

(一)案外人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七条的规定,未经执行异议和执行异议之诉,直接向其他法院提起确权、离婚、析产等诉讼的,其他法院已经受理尚未作出裁判的,应当中止审理或者撤销案件,并告知案外人向作出查封、扣押、冻结裁定的执行法院提出执行异议;

(二)对于当事人恶意诉讼取得的生效裁判应当依法再审。案外人违反上述《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七条的规定,向执行法院之外的其他法院起诉,并取得生效裁判文书等规避执行行为的,执行法院可以向作出该裁判文书的人民法院或者其上级人民法院提出书面建议,有关法院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和有关司法解释的规定决定再审。

第二十条 【惩处措施】经审查后可以认定恶意诉讼的案件,对原告提出撤诉申请的,不予准许。同时参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二条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八十二条的规定,裁定驳回起诉或判决驳回诉讼请求,并依法予以罚款、拘留;构成犯罪的,依法移送公安机关追究刑事责任。具体惩处措施可参照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关于防范和打击虚假诉讼的实施意见(试行)》处理。

第二十一条 【实施意见的解释】本意见由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负责解释。

第二十二条 【实施意见的时效】本意见自公布之日起施行,与新颁布法律法规不符合的,以新颁布法律法规为准。

 

 

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

2019年8月28日

 


返回顶部】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