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通知:
站内搜索
关键字:
栏目名:
当前位置:首页 > 数说审判 > 审判执行白皮书 >
2011-2015年宁波法院性侵未成年人案件审判白皮书

发布时间:2016/7/8 15:13:49

2011-2015年宁波法院性侵未成年人案件审判白皮书
 
 录
 
 
内容摘要
一、基本情况
二、主要举措
三、对策和建议
 
  
 
 
 
 
 

 
2011-2015年宁波法院性侵未成年人案件审判白皮书
 
内容摘要:近年来,受诸多消极因素影响,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案件仍处于多发态势。据统计,2011至2015年,宁波法院审结各类性侵未成年人犯罪案件共计302件,且呈逐年上升趋势。在审判中发现,未成年人遭到性侵的案件,呈现作案者熟人占比高、作案手段隐蔽,老年人作案突出,受害者存在低龄化、主要系外来务工人员子女及农村留守儿童,侵害时间长、侵害后果严重,案件处理较为复杂等特点。宁波法院一直以来十分重视性侵未成年人案件的审理工作,注重全面审查被害人的陈述及全案其他证据,正确处理保护未成年人权利与从严打击犯罪之间关系。预防、减少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是一项复杂的社会系统工程,需要社会各界的重视、参与和支持。建议社会、学校、家庭加强预防未成年人性侵害知识教育和宣传,提高未成年人安全防卫及自我保护的意识和能力;完善相关法规,扩大性侵未成年人案件中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范围;建立国家补偿制度,完善社会救助制度。
 
一、基本情况
2011年至2015年,宁波法院共审结各类性侵未成年人犯罪案件共计302件,其中2011年49件,2012年55件,2013年61件,2014年67件,2015年70件,呈现逐年上升的趋势。302件案件中,强奸136件,猥亵90件,组织卖淫24件,强迫卖淫13件,引诱、容留、介绍卖淫36件、引诱幼女卖淫3件,涉案罪犯334人,未成年被害人339人。(见附件图一)
(一)熟人作案者占比高,案件具有隐蔽性
从未成年被害人与加害人间的亲疏关系来看,熟人作案的性侵害案件共165件,占比高达54.64%,这一方面反映出未成年人对外人,尤其是熟人缺乏应有的戒备心;另一方面也反映出加害人利用熟人身份作案更加肆无忌惮。其中,利用亲戚身份作案的7件,邻里关系的65件,朋友(包含网友)关系的86件,师生关系的3件,医患关系的1件。302件案件中加害人与被害人之间完全是陌生人关系的性侵害案仅为137件。(见附件图二)由于性侵害案件的发生一般没有第三人在场,而未成年人的认知和辨别是非的能力较差,加害人常常采取欺骗、诱惑等方式实施性侵害,使未成年人意识不到这是一种侵害行为。有些未成年人由于年龄小、生理卫生知识缺乏等原因,认识不到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侵害行为的性质。在未成年人遭受亲戚、邻居、老师等熟人侵害的情况下,一些未成年人碍于“名声、面子”而忍气吞声不敢向家长诉说,客观上助长了犯罪气焰;另外一些未成年人即使能够隐约的将侵害行为向家长等成年人诉说,但是有时候成年人往往采取不相信和轻易否定的态度。成年人的忽视往往使未成年人受到更严重的伤害,也使案件很长时间内不能被发现。
(二)老年人实施性侵害突出
302起案件334名加害人中,50岁以上老年人为68人,占加害人总数的20.35%,其中年龄最大的为79周岁。老年人实施的性侵害案件中,一般是邻居、同村人或者利用金钱关系哄骗被害人后实施性侵害。如被告人李某(时年60周岁)猥亵儿童一案中,被告人李某数次猥亵邻居8周岁的女童,其手法均是每次猥亵后给该女童几块零花钱。
(三)受害者存在低龄化现象
339名被害人中,已满14周岁未满18周岁的有114名,已满10周岁未满14周岁的有109名,10周岁以下的有116名,其中年龄最小的仅4周岁。(见附件图三)幼女年龄较低,认知能力、辨别能力以及反抗能力较差,这使得她们更容易成为性侵害的犯罪对象。如被告人高某猥亵儿童一案中,其采用看手相、跟其走会长命等手法骗取三名未成年被害人(年龄为6-8周岁之间)的信任,将三名幼女骗到其捡垃圾的仓库内实施猥亵犯罪。
(四)外来务工人员子女及农村留守儿童是主要受害者
339名被害人中,系外来务工人员子女的有127名,系农村留守儿童的有20名,占总数的43.36%。究其原因,该部分未成年人的家长监护不力,有些家长忙于工作,无暇顾及孩子,有些家长则长期外出打工,留守孩子交给老人监护,甚至无人监护,导致罪犯尤其是熟人作案者有机可乘。此外,该部分人群一般居住在流动人口较多的社区,由于没有可临时托管孩子的机构,缺乏可供学习、娱乐、活动的公益场所,很多儿童只能选择在路边、工地、野外等具有严重安全隐患的地方玩耍。这些社区的治安条件差,监控盲点多,安全隐患多,容易成为犯罪分子作案的高发地。
(五)侵害时间长,侵害后果严重
陌生人实施的性侵害行为一般只是一次,而亲戚、邻居、朋友、教师等熟人作案的案件因其隐蔽性较强,性侵害行为的持续时间都比较长,有的数次,有的数月,甚至长达数年。例如,被告人陈某强奸、猥亵儿童一案中,被告人陈某利用其继外公的身份,在近一年时间内,多次强奸、猥亵两名继外孙女,直至在一次猥亵行为中因不慎撞落其中一名被害人的牙齿才被家人发现。案发时经检查,两名未成年被害人均为处女膜陈旧伤。
性侵害不但给未成年人造成生理上的伤害后果,比如可能由于过早的性行为而令生殖器官受到严重损伤、导致身体经常不适、全身疼痛、染上性病以及怀孕等;更导致受害人精神和心理的严重伤害。这是因为一方面侵害对象是心理没有发育成熟的未成年人,另一方面由于案件的性质是性侵害。遭受性侵害后,未成年被害人通常会表现出恐惧、不安、自闭、做噩梦,出现精神问题以及成年后适应社会困难等。研究表明性侵案件中的未成年被害人会出现“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和“社会退缩”现象。前者主要变现为疼痛与折磨、精神打击、丧失生活乐趣、寿命缩短等;而后者主要表现为重新融入社会的障碍,被害人对生活失去信心,自暴自弃,放任自流等。
(六) 案件处理较为复杂
未成年人遭受性侵害案件的审判上特殊性体现为:证据很难保存,这一方面体现为证据很容易消失,另一方面体现为未成年人及其家长也没有及时保存证据的意识;侦查取证困难,体现为这类案件发生在封闭场所,缺少目击证人,即使案件进入法律程序后也存在着难以调查取证的问题;从被害人的角度看,未成年人在陈述案情事实、参与诉讼以及被询问等方面都与成年人有所区别,而且在诉讼程序中这些人心理重复受到伤害的可能性更大。
二、主要举措
全市两级法院高度重视性侵未成年人犯罪案件的审判工作,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联合发布的《关于依法惩治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的意见》(以下简称《性侵意见》)为指导,加强对基层法院调研指导,统一疑难问题的法律适用;加强专业化审判队伍建设;以案件审判为中心,不断完善司法保护工作机制。通过精心部署安排,严格依法审理,依法从严惩治性侵未成年人犯罪,对未成年被害人给予“特殊、优先”保护。
  1.认真学习《性侵意见》,加强调研指导,统一疑难问题的法律适用。对基层法院审理性侵未成年人犯罪案件中遇到疑难、复杂案件,通过市中院平台建立的两级法院未成年法官联络制度、未成年审判工作例会制度等形式及时进行指导,同时对相关法律适用疑难问题进行提炼、总结,规范两级法院审理性侵未成年人刑事案件相关工作要求,统一司法标准和力度。
  (二)加强专业化审判队伍建设,提升案件质效。鉴于性侵未成年人犯罪案件是一类特殊的案件,在证据审查、事实认定等方面具有其特性,为此,我市法院坚持培养打造一支既精通法律,又有心理学、教育学基础,工作耐心细致、热心未成年人权益保护的复合型法官队伍。两级法院注重选拔政治素质高、业务能力强,善于做未成年人思想教育工作又精通刑事、民事审判技能的业务骨干,负责该类案件审理,确保最高院“两个最”要求落到实处,即“最大程度的保护”和“最低限度的容忍”,做到同案同判。
  2.案件事实认定高度重视初始证据的证明力,并综合全案证据予以考量。一般说来,未成年人的记忆力,尤其是在惊惧状态下对于案件事实的记忆,是比较容易受到外界因素影响的,其对于案件事实的准确、完整陈述能力也相对较弱。而对于成年被告人而言,大多容易在未成年人的陈述中找到某些欠缺或者不合理之处,竭力为自己找到辩点甚至开脱罪责。所以,在性侵未成年人案件的诉讼过程中,案件事实发生变化是此类案件的常见情况。我们之所以在性侵未成年人案件中高度重视初始证据的证明效力,一方面是因为初始证据在时间上离案件事实比较接近,相对清晰、准确一些。另一方面,初始证据受到事后污染的可能性要小一些,证明效力一般会高一点。其次,司法经验表明,性侵未成年人案件中的有些事实情节,是很难当场或事后取证的。尤其是在危害后果及其程度方面,被害人大多能够完整陈述,但无法提供确切证据。例如,被害人的监护人提出小孩可能多次受到性侵,但现实中往往只有被害人最后一次遭到性侵的证据,但该一陈述事实的真伪对于量刑来说具有重要意义。因此,法官就有必要根据自己所见到的未成年被害人的陈述、精神状态表现,结合监护人所陈述事实的完整性和可信度,及被告人的供述、其他证人证言作出综合认定。倘若以孤证为由而简单地不作采信,则是忽略案件事实特点的机械办案。
  3.对未成年人受性侵案件中的被害人提供心理抚慰服务。未成年人遭到性侵后,若得不到及时有效的心理治疗,形成的心理创伤将影响其终生。2013年始,宁波法院开始试行对未成年人受性侵案件中的被害人提供心理抚慰服务。目前,已有29起性侵案件的未成年被害人得到了心理咨询师的治疗。根据心理咨询师的反馈,这些未成年被害人的心理创伤均得到一定程度的抚慰。而且,心理咨询师在访谈治疗中,运用一些技术手段使未成年被害人自己重述的案发经过,也更具有可信度。
4.强化宣传教育氛围,取得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的有机统一。一方面,宁波两级法院通过新闻媒体加强《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的宣传,形成全社会关心少年儿童健康成长的社会氛围。通过群众喜闻乐见的形式,开展基层人口道德教育和法制教育,提高法律意识和道德水平。另一方面,宁波两级法院积极通过法制宣传进校园活动,主动与民工子弟学校、少年宫等单位联系,向广大未成年人宣讲性侵案件的典型案例,散发青少年犯罪预防与自护手册等,引导未成年人加强自身保护,维护合法权益。
三、对策和建议
(一)加强对未成年女性的教育和监护
要加强对未成年人尤其是未成年女性的性知识教育,特别是对农村留守儿童、城市务工人员子女的性知识教育,父母要适当地跟孩子进行沟通,不要刻意避谈,让她们从小了解一些生理方面的知识,要她们知道性知识是一种常识,要树立“身体神圣不可侵犯”的自我防范与保护意识,同时了解一些自我防范的常识,如不要单独地与异性近距离接触等。同时要告知女童,一旦遇到侵害,要及时报告老师、家长或向公安机关告发,以利于案件及时侦破。同时家长或者监护人对幼女要严加监管,尽量避免其单独外出,更不能随便轻易接受别人的财物,以免上当。父母均外出打工者,更应随时关注留守儿童的身体健康以及身体、生理、心理的变化,不能将孩子交给老人便不管不问。同时,要告知老人提高对周围单身男士等人群的警惕性和戒备心,消除身边可能存在的隐患。
(二)完善相关立法规定
一是实体法方面,刑法修正案(九)取消了嫖宿幼女罪,在实践中对此类犯罪行为的量刑相对于其他奸淫幼女的行为应予以区别对待,需司法解释予以明确。二是程序法方面,在侦查、询问、审判过程中建立对此类被害人隐私权的特殊保护制度。同时,规定尽可能在第一次制作笔录时就问清案情,并在制作笔录的同时进行录像,此后在各诉讼环节都尽量不再对被害人进行询问。如果在庭审时必须被害人作证的,应当安排录像作证,避免被害人受到二次伤害。
(三)扩大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收案范围
现行刑事司法模式,是以犯罪嫌疑人和被告人为中心的,而被害人的利益则被严重弱化:比如,被害人没有请求精神损害赔偿权,没有最后陈述权,没有上诉权等。刑事被害人要获得损害赔偿的途径,只有提起附带民事诉讼,或提起自诉,除此之外没有其他法定途径。因此,刑事被害人权益受保护是相当有限的。应扩大刑附民收案范围,增加法定司法救济途径。
(四)建立国家补偿制度,完善社会救助制度
国家是公民的强大后盾。在目前刑事案件被害人的物质损失得不到有效赔偿和精神损害赔偿诉求得不到支持的双重困境之下,应当建立对刑事被害人特别是未成年女性被害人的国家补偿制度,对符合条件的,尤其是有特殊困难的未成年女被害人,给予经济救助。可以设立专项基金,以罚金、罪犯服刑期间劳动收入、社会捐款等为资金来源。在国家补偿制度的基础上,逐步完善社会救助制度。被害人所在的社区、居委会、村委会可以对被害人及其家属进行经济上和精神上的帮助;当地医疗机构可以设立“未成年女性被害人心理康复中心”,为其提供心理咨询或医疗服务;被害人所在的教育部门可以设立针对未成年女性被害人的特别援助机构,在求学的过程中给予特殊帮助等等。同时,政府也可以牵头组织社会各界设立针对这些特殊群体的社会救助基金。

附件:
图一:
图二:
图三:
 
 

   

 

关闭窗口

 

               
地址:浙江省宁波市兴宁东路568号   邮编:315000
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网站访问量:
5
5
4
3
9
3
2
今日访问量:
1
6
1
5
4
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2002-2015 by nbcourt.org All rights reserved. Reproduction in whole or in part without permission is prohibited
浙ICP备14024094号-1